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天地人间 > 现代聚焦 >

黑窑案 周道明命悬一线 律师王莹忙断腿

时间:2010-09-03 12:43来源:    潇湘晨报    作者:张莹 点击:
黑窑案 周道明命悬一线 律师王莹忙断腿

 

9月2日,湘潭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周道明嘴里插满了呼吸导管,医生说不马上手术他会有生命危险。图/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杨抒怀

 

 

周道明正躺在湘潭市中心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靠呼吸机和点滴维持生命。 图/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杨抒怀

 

 

周道明的父母亲都身患残疾。图/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杨抒怀

  潇湘晨报9月3日报道周道明有过两次生命。第一次是父母赋予的。三年前他离开山西永济黑砖窑,算是重生。

  1992年底失踪之前的周道明,五官端正、皮肤白皙;三年前他回来的时候蓬头垢面,认知障碍;今日的他靠呼吸机和点滴维持生命。

  他说自己经历了14年暗无天日的山西黑砖窑的生活,换来的仅仅是1220元工资和此后三年维权得到的2万赔偿金以及劳动局给的1000元慰问金。

  奴役,贫困,疾病,被遗忘,被放弃……周道明是在黑砖窑里靠啄食泥土生存的众多窑奴中的一个缩影。

  9月1日,知名媒体人钭江明等将周道明重新拉入人们的视线,一直努力为周道明维权的律师王莹也呼吁人们更多关注这位窑工。而网友们正在以不同形式表达了对他的关心。

  湘潭市岳塘区,湘潭体育中心所在地。

  沿着这座第11届省运会主赛场,车往湘江方向拐,周道明的家在顺江村。顺江村,顾名思义,只要江里涨水,周家的几分薄地就会被淹没。

  家门口,73岁的老父亲坐在轮椅上,抠着小腿的痒处。里屋黑漆漆的,他的母亲必须拄着长凳才能挪动身体。周道明的床上,是没有被套的棉絮,以及一包价值1.8元的芙蓉烟。蚊香还剩半盘未燃尽。

  A)病危3小时手术切除1.5米小肠此刻的周道明正躺在湘潭市中心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靠呼吸机和点滴维持生命。双手被绑上淡紫色的棉布条,医生说是为了防止间歇性躁动。

  当前天他被送到湘潭市中心医院的时候,他总想喝水,喉咙里呜呜作响。医生嘱咐说他不能喝水,家人就用棉签沾了一点,碰碰他的嘴唇。他扭过脖子,手指指向水杯。家人不忍心,给他喝了一口,但马上就呕了出来。

  45岁的周道明,双鬓已经斑白,眼睛深凹。前天下午,他做了3个小时腹部探查手术,切除将近1.5米长的小肠。这意味着,他的小肠坏死了一半。此外,弥漫性腹膜炎,感染性休克,急性肾功能不全和多器官功能衰竭,可能随时剥夺他的生命。

  “他意识不清楚,痛也说不出,耽误了治疗。”主任医师马铁祥说,致病原因或许是周的腹部受过外伤,或许是他家的卫生、饮食条件太差。

  B)往事暗无天日的窑奴经历据他的母亲回忆,周道明是1992年12月22日下午4时走失的。周道明依稀地记得,他跟随当时租住在他家附近收废品的一些湖北人去了长沙,再后来不知是怎么就到了山西。

  2007年6月26日,周道明失踪14年后,被山西有关方面护送回湖南湘潭。当看到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身体羸弱的儿子时,年过七旬的父母亲和他的三个兄弟简直不敢相信,他们以为周道明早已死去。亲人相逢,母子相拥,不禁失声痛哭。

  在接受长沙媒体的采访时,周道明告诉记者,他被送进黑砖窑干活,天还没亮就得起床,每天要干上十八九个小时的苦活,稍不留神就会挨打。两只狼狗、5个打手时刻看管着他们,整天不能出门。晚上睡的是木板,吃的是馍馍、包菜,他们中年纪最小的只有8岁。

  周道明回家的时候,头上有一处深深的疤痕,牙齿也掉了好几颗,他还被鉴定为认知存在障碍,属于十级伤残。邻居们说,14年前的周道明五官很好、皮肤白皙、身材微胖,与这个模样是天壤之别。

  除开一身伤病,他带回家的还有1220块钱,是砖窑老板给的24天工钱。

  C)生活给中风的父亲炒菜吃周道明一度成为湘潭乃至长沙媒体的关注焦点。一位姓张的模具厂老板得知,便请周到厂里当门卫,一个月700块钱,还管午饭。

  2008年雪灾期间,周道明出门摔了两次跤,几天没去厂里。张老板委婉提出,怕他出事故,以后还是不上班算了。每个月还是发500块钱,除开缴养老保险,其它都帮周存起来。

  后来,周道明的律师王莹带他去一家砖厂,问他要不要留下来做事。周闷声摇头,说自己“已经有饭吃了”,从此再没有出过顺江村。

  周道明喜欢钓鱼,由于心智有点问题,于是有人开玩笑说他做的是“直钩子”,但他总能钓上尺把长的鲢鱼。他会修灯泡,还打磨铁棒,自己做起子、钻子。他洗衣服用刷子,还不忘把衣角扯齐。他还给中风的父亲炒菜吃,口味偏辣。

  周道明不断把流浪狗带回家里,给它们洗澡、梳毛。家人经常看到,他蹲在角落里,跟狗说“你要乖,你要快长大”。

  周道光说,哥哥“脑子还是不太清楚”,吃过“治精神病”的药,后来又不肯吃了,说不想花钱。他的低保是每月100块钱。

  周道明谈过一次恋爱。那年他24岁,皮肤白皙,身材微胖。经人介绍,他认识了某个漂亮的她。弟弟周道光回忆,对方可能是嫌周家条件不好,没多久就分了。那可能是周道明此生中最幸福,也最知冷暖的时光。前两年,弟弟问他还想不想讨个堂客。他讪讪地说,算了。

  D)变故住院前打死了自己养的狗刘文斌的家,距离周道明家大概百来米。他知道周道明是“疯子”,半夜里总乱吼乱叫。全村人都不敢接近周,尽管周很少出门,也从来没伤过人。

  弟弟周道光说,哥哥待人是客气的,而且记性好。村民和他打招呼,他会说:“哦,我记得你呢。”他不出门,是因为自卑,说“受不得别人的样子”。

  越来越多的时间里,周道明躺在床上,一声不吭。亲戚送来一台索尼电视机,但很快就被雷劈坏了,雪花点淹没了演员的表情。

  家人捉摸不清周道明的心情,因为他根本不说,也不提要求。给他吃一块冰镇西瓜,他就会露出笑容。

  二十多天以前,郴州人郑灶军搬到了周家对面的小楼。一个大雨天,他亲眼看到,邻居的二儿子突然狂躁,活活把亲手喂大的狗打死了。当时,郑灶军的老婆只能搂紧1岁多的孩子。

  没过几天,周道明说肚子胀痛。家人给他买了香蕉、泻药和十滴水,不管用。周开始无法进食,但肚皮一天天鼓胀,走路佝偻着腰背。被送进医院后,他把手臂上的点滴扯掉,把医生推开,说看病要花钱。周道光只好通知了王莹。三年来,王莹是除亲人外唯一与周道明接近的人,间或去看望他,算是朋友。

  E)维权四家黑砖窑赔偿2万块湖南湘剑律师事务所的王莹,成为周的维权律师之一。他们一道北上,在山西永济呆了半个月,找到四家黑砖窑的老板。王莹说,周被奴役的案情,追溯到2004年3月就断了线索。

  周道明在200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自己干了14年多的苦活,却没有拿到一分钱的工钱。”律师王莹说,目前掌握的证据能确定2004年3月之后的三年里是在黑砖窑干活,再往前,就不确定了。

  后来,这四家黑砖窑的老板给周道明追加了2万块钱的赔偿款,当地劳动局也给了1000块钱慰问金。

  但这段经历让他想起“砖窑”总有切肤之痛。回湘潭的路上,王莹让周道明用“砖窑”造句,他的回答是:“那里是穷人的砖窑,苦人的砖窑。”此行以后,维权索赔不了了之。

  王莹说,周道明从山西回湘潭后,做过一次全身体检,当时并没有发现问题。突然发病,或许是精神上彻底垮了,或许是黑砖窑时期留下病根。

  “14年,太久了。他已经彻底异化,见到黑砖窑老板还在憨憨地笑。”王莹说,周道明回到砖窑指认窑主时,他称呼对方“老表”,还特地打开口袋,得意地说:“我也有钱了。”周道明也许从没像人一样活着。

  有朋友告诉王莹,死也许是种解脱。但王莹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想尽办法救活他。当初从山西拿回来的2万块钱,本来说好无论如何不能动用,以后是周的养老钱“。但现在的情况,入院两天就交了8000多,2万块随便就花掉了”。

  F)关注窑工维权困难重重对周道明的关注,很快从现实世界延伸到网络。知名媒体人钭江明以网友“寻找窑工袁学宇”的身份发帖说,“周道明是我所知道的被窑奴时间最久的黑窑受害者。”

  昨天,他向记者表示,黑窑工现象一直存在,2007年时最盛,经过一系列力度很大的打击后有所好转。他认为黑窑工现象的症结在于,基层政府职能缺失;与社会上唯金钱至上的风气有关。

  黑窑工在维权等方面面临大量问题,他介绍,黑窑工张徐勃因为大量媒体报道引起中央重视获得赔偿,其他黑窑工还没有超越张徐勃的“成功案例”。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