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天地人间 > 大千世界 >

起死回生的纪老头

时间:2017-02-22 23:58来源:博客 作者:午后阳光 / 点击:
起死回生的纪老头
1、
纪老头的老伴儿十年前去赶大集,被一个桑塔纳撞了,送到医院没抢救过来,没了,死亡赔偿金得了二十万。
对方也是个穷家主儿,赔这么多算倾家荡产了。
这二十万一直在纪老头手里把着,他对两个儿子和媳妇说,这钱我先拿着,早晚是你们的,放心,没不了。
两个儿媳妇心知肚明,这是拿捏呢,怕把钱都给他们,自己落不到好了。
你们谁对我好,我将来兴许多给谁点。老人都有点这弯弯心思。
“哼,这老爷子,鸡贼。”两个儿媳妇心想。
那也没办法,不能逼着老头把钱掏了啊,这话说不出口,好歹得顾全点脸面。
于是只好拼命表现,把纪老头都想往自己那院接,说是为了照顾方便,结果老头说,我不去,我有胳膊有腿,也能跑能跳呢,不用你们伺候,我还要在我的老院子自己过。
自己过就自己过,反正我们请过了,你也别挑理。这第一局,两媳妇算打个平手。
 
2、
纪老头自己在小院子过,虽说寂寞点儿,倒也自在,就是饭做得不大好吃,早餐油条豆浆,街上有卖的,午餐不行,做起来有点艰难,烙出来的饼跟坐过煤堆的小孩屁股,乌漆麻黑。
他还天天去下地,地里的草被拔的一棵不剩,生化武器屠戮过一样。这么一个又勤劳又富有的老头儿,就被村里人盯上了。
有人给他介绍对象:“纪大爷,你这岁数也不大呢,再找个老伴儿吧?我给你查看查看?”
老头说“我不要,没用!”
这消息马上被两儿媳妇知道了,她们站在大街上骂:“哪个浪张的,没事找事,都七十多了还叫岁数不大?夜里还能干点啥?一看就是盯上我们公公那点钱了,想把自家包袱甩出来!”
这话一出,可够硬,就没人敢张罗了。
但这事儿还是把纪老头的吃饭问题解决了。她们怕纪老头万一哪天因为吃不上好饭愤而续娶,把这一份家私让外人拨弄了去,不约而同地招呼纪老头去家里吃饭,今天到这家吃顿饺子,明年到那家吃顿炖肉,纪老头生活滋润起来。
他只需自己解决个早餐,但他富贵不淫,早晨喝豆浆也没喝一碗倒一碗,还是下地干活儿,不但把自己的地屠戮了,两儿子的也屠戮一番。
俩媳妇一高兴,伺候起来更加精心,他也就这么过了十来年。
 
3、
纪老头到了八十,不行了,油尽灯枯,要死,去医院检查,哪也没什么大病,但哪儿也不好使了,医生说这也得开刀,那也得换,心脏,得安起搏器,安起搏器有风险,岁数太大了,有可能死在手术台上,还有那腿,关节老化,换一个进口的假的也行,但没什么意义,这要是全身报废零件都换下来,得百八十万!
两儿子一合计,不能冒险,死在手术台上不划算,不如回家挨着,还能挣点儿光阴。
纪老头就回家了,专门等死,他不怪儿子不给他治,儿子要真给他治,他也得抵死不从,他知道自己该死了,一个人连饭都吃不下去的时候,还能活多久?他现在半碗小米粥就饱,人一辈子吃多少饭都是有定数的!
这期间俩媳妇也算尽心尽力,换汤换药地伺候着,他很满意。
临死前,他把两家子都叫到床前,交代后事,他把自己的存折拿出来,说这20万,我这十年一共花了3万,每年卖点粮食贴补着,也不大动这些钱,这起子看病,花了1万,还剩16万,你们两家儿把这钱先取出来,一家8万分了,我这破房子,以后要折合着卖了,你们就一家一半,不卖呢,就这么放着,东山上的地给老大家,离你那个山坡地近,南沟的地给老二家,离你那片果园近,还有块河边我开荒的整地,你们一家一半,我门前这菜园子,也一分为二,园子里那棵老杏树,你们每年打了杏,就一家一半分了,我本打算一家打一年,但果子有大小年,那么着不公平......
纪老头一边说着,一边让老二媳妇拿笔记着,洋洋洒洒记了一大篇儿,大到房子土地,小到水缸擀面杖,总体来说十分公平,两媳妇听得都掉泪儿了。
遗嘱说完,他让两儿子在上面都按了手印儿,这两媳妇的心可算是呱嗒撂到肚子里了。
这些年悬的啊!
 
4、
剩下就安心等死吧,可总也死不了,纪老头眼瞅着气若游丝了,一晚上又缓过来,吧嗒吧嗒嘴儿,又吃半碗小米粥。
这一日,天光暗下去,雪沫子满天飞,纪老头又不行了,大口大口地捯气儿,鼻子下面两片白胡子跟小白鸟的两片翅膀似的呼哒呼哒扇,看得人心惊,俩翅膀扇着扇着又平静了,只见进气儿,不见出气儿。
儿子们守一宿,第二天又好了。
纪老头死得千回百转。
有一天,这俩白翅膀儿终于不扇了,像是咽了气,儿子呜呜叫着“爸!爸!”,儿媳妇们也“爸呀~,爸呀~”地嚎哭四起。
这回可是死了,七手八脚把装老衣裳穿上,赶着身体还热乎又七手八脚把人抬下去,放到地上的一副旧门板上——都是备好了的。
吹鼓手到位,孝布子扯起来,刺啦刺啦响,一片白,一片白,村里帮忙的也都上前儿,张罗饭的,打坑的,人潮涌动,喇叭“滴滴答答”吹起来,算是宣布纪老头的正式死亡。
俩儿子从这16万里拿出6800去买了一副棺材,剩下的开支也打算在这里出,发送完了再分钱。
村里有交情的都来吊纸,张大娘,李大妈的,伏在尸体上嚎哭一阵,纪老头穿着宝蓝色云锦万字纹寿衣,戴着一顶清宫电视剧里那种圆顶小帽,
脑门处镶个“红宝石”,身上蒙着黄布,脸上盖着一片蒙脸纸——是个体面的死人。
到纪老头那个堂妹回来奔丧的时候,可就热闹了,堂妹眼泪串成串儿地流,趴在身上一声“哥”长,一声“哥”短地叫,拉拉扯扯,堂妹哭得声气凝噎,恨不得要死去一般。
突然,她发现纪老头的蒙脸纸动了动,底下像有气息,她停下哭来瞅着,又动了动,堂妹一把扯开蒙脸纸。
“哎呦妈呀,我的哥呀,你没死啊!”
只见纪老头瞪着眼在那捯气儿呢,鼻子下的两片白胡子还在那在扇乎。(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