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让人琢磨不透的新疆怪事

时间:2014-07-09 19:25来源:深蓝 作者:深蓝 点击:
让人琢磨不透的新疆怪事

       我生 在 新 疆,是 地 地 道 道 的 新 疆 汉 人。从 小 我 就 有 许 多 去 南 疆 北 疆 旅 游探 亲 的 经 历 。从 前 新 疆 的 公 路 建 设 非 常 不 发 达,很 多 地 方 都 不 通 公 交,于 是,我 有 了 数 不 清 的 搭 车 经 历。茫 茫 戈 壁 往 往 在 漫 长 的 路 途 中,唯 有 与 司 机 师 傅 说 说 话 才 能 打 发 掉 时 间。而 司 机 特 别 是 上 了 年 纪 的 老 司 机,就 会 给 我 讲 一 些 跑 车 过 程 中 亲 身 经 历 的 或 是 道 听 途 说 的 奇 异 怪 事。这 些 事 情 都 经 老 师 傅 们 口 耳 相 传 , 在 新 疆 货 车 司 机 中 影 响 颇 深。现 在 经 过 仔 细 整 理 ,拿 出 来 与 朋 友 们 分 享 一 下,只 为 大 家 在 工 作 闲 暇 时 解 解 闷 放 松一 下。希 望 大 家 喜 欢。
      事件一:空巴士
     
这个故事是我搭南疆巩乃斯林运木头的车,从司机老马口中听到的,是他的亲身经历。
      那是在90年代中旬的一天,老马拉了一车木头,从林场出发,目的地是和静县。当时林场的路非常不好走,大都是砂子路,还有数不清的便道,七拐八拐,货车又走不快,所以司机往往要开夜车,才能在第二天一早到达目的地。这一天老马当然也是赶夜路。出林场的这条路本来走的车就不多,晚上更是没几辆车走,茫茫的戈壁只有老马的一辆车开着大灯在黑暗的路上走着,这些情况老马走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开到凌晨两点多,老马突然看到前方有一辆车的尾灯在不停地闪烁,忽隐忽现,老妈也没在意,心想可能是遇到同行了, 于是踩了一脚油门准备追上去打个招呼。前面的车越来越近了,老马凝神一看,发现这不是一辆拉木头的车,而是一辆中型的巴士车。老马觉得奇怪了,林场到和静县的巴士没听说过还有夜班车的呀?但想想也就算了,也许是新近开通的自己不知道罢了。那两巴士越来越近了,老马已经可以看到车牌,新M,是巴州的车(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林场也属于巴州管辖,老马更不用奇怪了。跟着巴士走了有十分钟,他嫌车开得太慢,准备超车,于是按了喇叭,巴士倒也机灵,缓缓让开一条小道,让老马超。
    老马一加油超了过去,车行到与巴士并齐时,老马瞄了一下那辆巴士,里面没有开灯,黑洞洞的,不知有多少乘客,可能都睡了吧,老马想。于是超了过去,就继续走着,一路上也没遇到其他的车,凌晨3点,老马又隐隐看到前面有一辆车,车灯忽隐忽现,挺熟悉的,老马也没有细想就开了过去,开的近了,老马也看到了车牌“新M...
    嗯?好熟悉呀,好像在哪见过,不对!这不是刚才超过的那辆巴士吗??!老马这时脊背有些凉,怎么可能?刚才明明超过的啊?这条路老马走了好几年了,根本没有什么近道,车不可能从其他路上超过来,那他怎么就又跑到我前面去了呢?老马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按了喇叭,准备超过去看看司机是何许人也。车再次与巴士并排,老马望了望驾驶座,黑蒙蒙的什么也看不见,老马又按了下喇叭,开近些,再仔细一望... ...驾驶座上,没有人!!!老马感到一阵凉意,全身都僵住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猛踩油门,飞速的超了过去,当超到看不见那辆车时,老马松了口气,回想刚才,越想越后怕,老马是信一些鬼神的(开长途车的老司机基本都信)觉得不能再跑了,于是就从一个岔道上拐到乡里过了一夜。
     这就是老马讲的事情,后来他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个车牌号了。从那时起老马就再也不开夜班车了,他说,晚上再走那条路还是感到后怕
  
      故事二 :消失的拉面馆

       这个故事是我从一位姓王的老司机那里听来的,他跑了20多年的车,路上经历过不少奇事,后面还会有他的故事。
      听老王讲那是2000年的事了,有一次老王拉了一车服装从乌鲁木齐到阿克苏,由于老板催着要货,老王不得不连夜赶路,但是天有不测,半路上老王的卡车出了故障,待老王修完车,已经是晚上11点了。老王没有吃晚饭,肚子非常饿,于是想赶到新河(阿克苏下一个县)去吃点东西。老王开了半个多小时,突然看到路边微微亮着灯光,老王心里嘀咕:这一段路上全是戈壁滩,应该没什么人住呀。待走近一瞧,微弱的灯光下“回民拌面王”几个字依稀可见。哦,原来是个饭馆,这么晚了怎么还营业呢?刚巧老王正饿得难受,于是也没多想就在路边停了下来,多少吃点东西。
     老王下了车,看见那是一间很小的屋子,孤单单地耸立在路边,背后就是戈壁滩,远处是连绵的群山。在这种地方那个开馆子,真是奇怪,老王想。门是虚掩的,在晚风的吹动下吱嘎作响,老王听了不知为什么有种不好的感觉,但饥饿趋使他走了进去。店里很暗,只有一盏昏黄的灯泡亮着。一个顾客也没有。老王进去后,一个50多岁回族的老汉迎了上来微笑着问要吃点什么,老王看那老头倒也和蔼,心安了不少。他要了一盘过油肉拉面,坐在了位置上。老王环顾四周,这家店的摆设非常简单,墙上挂着伊斯兰风格的壁画,周围也就四五张桌子,很久的样子。老王的这张还吱嘎作响,靠近老王的墙上,挂着一张破旧的日历,上面的年份是1985年。十五年前的老黄历怎么还挂着啊?老王纳闷。
      老王等了两分钟,面就上来了,饥饿的老王埋头吃了起来。那老汉就坐在一边,微笑的看着。席间,老王问那老汉怎么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开店,老汉很不自然的笑了笑,短短地说开了很久,习惯了。老王又问这么晚了怎么还营业,老汉又干笑了一下,说一直是这样的。老王见老汉不怎么说话,也就没多问。
      饭后,老王问多少钱,老汉回答5元,倒也不贵,老王掏出了一张五元的递给老汉。老汉看了那前半天没说话,好像第一次看见这种钱似得,老王说这是新版的,老汉才收下。
      老王上了车,见老汉在对自己招手,老王也挥挥手。发动车离开了饭店。大概开出100米,老王瞄了一眼后视镜,见那老汉还在对自己招手,动作好像与之前的一样,老王也没在意。在车上,老王想这着家饭店味道不错,价格还比较便宜,以后要常来。从前怎么就没发现这家呢?车奔驰着,饭馆幽暗的灯光缓缓没入夜色之中。
      一周后,老王有一批货要拉到乌鲁木齐,临近中午又走到这一段路上,老王想:午饭不如还吃哪家的吧,于是就寻找那家饭馆,可是车开到了饭馆附近的路段,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家饭店了,连屋子都没看见,明明就在这附近呀,老王疑惑了,刚吃过饭的饭店就这样消失了,老王想着心里有点凉意。不行,再回头找找,老王又掉了个头,他是个较真的人,大有找不到不罢休的架势,找了一段路,依然没有!老王头皮发麻了,一间屋子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走着走着,老王突然发现,前方的路有一段断墙,老王心中一紧,这段墙看着好熟悉呀... ...对了,这不就是一周前吃饭的哪家饭馆吗?!怎么被拆掉了?老王特意停下了车,走到废墟前,这墙早已风化了,应该早就成了石头,与戈壁连为了一体,没有10年以上不会成为这样子。也就是说这屋子已经拆了很久了... ...老王脑子一片空白,发疯似的跑回了车里,离开了那段遗迹。
     许多年过去了,老王对那晚发生的事情还记忆犹新。从那以后,老王就再也没有随便在路边的来面馆吃饭了,他说,看到那拉面就觉得恶心和恐怖。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6)
85.7%
踩一下
(1)
14.3%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