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天地人间 > 史海浮沉 >

“巨匪”乌斯满的最后岁月

时间:2010-07-31 00:38来源:新疆平叛纪事 作者:王玉胡 点击:
“巨匪”乌斯满最后岁月

点击进入下一页

1951年4月29日,乌鲁木齐各族群众8万余人在人民广场举行公审大会,审判匪首乌斯满及杀害陈潭秋等共产党人的凶手李英奇等,并于当日执行枪决。

乌斯满被俘以后,根据西北军区的指示,很快押回新疆。因乌斯满属于罪大恶极的要犯,押回新疆以后被押在迪化军区军法处。当时的迪化军区由罗元发的那个军兼任,驻扎在乌鲁木齐河西岸的老满城。此城曾是历代屯兵之地,好大一个城垣除了营房没有其他建筑,也没有一般市民居住和市井的喧闹,来往的行人除了军人还是军人,倒是关押要犯最理想的地方。

乌斯满关押在老满城的第二天,兼任迪化军区司令员的罗元发便首先

给陈东海打电话说:“老陈啊,现在乌斯满已经押到我们军法处来了,我们虽然与此人打了好几个月的仗,可毕竟还没有亲眼看到此人是何等模样,如果你有兴趣,就马上到我这儿来,咱们一块儿欣赏欣赏此人的尊容如何?”陈东海当即回答:“好,我马上就到。”

十几分钟以后,陈东海驱车来到老满城。随后便在军法处的同志陪同下,与罗元发一同来到军法处的一间审讯室里。少顷,随着一阵沉重的脚镣声,乌斯满被押了进来。罗元发和陈东海上下打量着这个久闻其名但是第一次见面的乌斯满,好像并不陌生,大概是因为他们听到的有关乌斯满的传闻(包括乌斯满的相貌举止)太多了,眼前的乌斯满仿佛与他们想像中的乌斯满并没有多少区别,只是由于他此刻的神色颓丧,以及那沉重的脚镣使得他本来就有点残疾的脚更加步履迟缓,那传闻中的所谓身材魁梧和仪表堂堂等等,似乎有些异样,但胖大的身材和浓密的络腮胡子,还有那深藏在浓眉后的炯炯目光,仍与听到的传闻完全一致。

罗元发示意乌斯满在一个木凳上坐下,随后问道:“你就是乌斯满巴图尔?”

乌斯满对称呼他巴图尔有点惊异,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真佩服你跟我们兜了好几个月圈子,最后竟兜到阿尔金山的荒山野岭中去了,可是你最终还是没能兜出人民解放军的手掌,还是当了我们的俘虏。现在我不妨向你介绍一下,坐在我身边这位陈东海师长,就是与你周旋了数月之久的我军前线总指挥,你在野马泉的惨败就是他指挥的。”

乌斯满不由把目光转到陈东海身上,陈东海趁机说:“说来有些遗憾,野马泉战斗虽然使你遭到惨败,但你却侥幸逃脱了。不过我可以断言,如果你没有逃离新疆,我们也会像甘肃的兄弟部队一样把你捕获的。”

罗元发紧接着说:“对,你当年与盛世才周旋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在新中国这个人民当家作主的时代,任何与人民为敌的人都是没有好下场的。对你来说,我们可说是做到了仁至义尽,我们曾多次想争取你站到人民方面来,而你却坚持与人民为敌,而且勾结外国反动势力,甘当外国人的帮凶。这里不妨顺便告诉你那两个所谓外国朋友的下场。那个曾经亲自伙同你策划了这场叛乱的马克南,在逃亡途中已在西藏被击毙;那个曾经多次为你提供情报并想借助你在北疆造成的局面,在南疆策动叛乱的何仁志,也已被驱逐出境。这也充分说明外国反动势力在中国横行霸道的时代也过去了,任何与外国反动势互相勾结的人也是没有好下场的。”

乌斯满听了这一番话很有一些震动,特别是听了马克南与何仁志的下场,更是百感交集。他不由想到马克南临行之前,曾建议把他的儿子谢尔德曼带到美国,幸亏他没有同意,否则他儿子也可能遭到与马克南同样的厄运。

罗元发与乌斯满的谈话是通过翻译进行的,当罗元发开始向他提问一些要害问题,他便装聋作哑,答非所问,想借口没有听懂翻译而搪塞过去。罗元发很快识破了他这种伎俩,便说道:“看来你是有意回避一些要害问题,这只能说明你仍在坚持与人民为敌的立场。你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老老实实地交代自己的罪行,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对你同样是适用的。我今天只是随便提问一些问题,并不是对你的审讯,我希望你能在即将开始的审讯中,真正交代一些要害问题,何去何从你自己决定吧。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军法处的同志即将把乌斯满押出室外,乌斯满却突然站住向罗元发说:“请问这位首长,我可否提两点请求?”

罗元发说:“可以,你说。”

乌斯满说:“我虽是戴罪之人,但我是虔诚的穆斯林,可否允许我遵照教义,每天作五次祈祷;另外,我是在野外过惯了的人,可否给我一点放风的机会?”

罗元发当即回答:“可以,对任何穆斯林的祈祷,我们都不会干涉;至于放风,即使你是在室内过惯了的人,我们也是允许的。”

乌斯满躬身道谢,随后便被押出审讯室去了。

从此以后,在老满城的大操场上,每天至少有两三次出现乌斯满的身影。在静寂的军营,他那沉重的脚镣声可以传到很远的地方,常常惊动一些过往的行人;他有时就利用放风的机会,在大操场上跪下来顶礼膜拜,显示着他对宗教的虔诚。当人们得知这就是久闻其名的乌斯满时,无不投以好奇的目光,而且议论纷纷,推测着此人将遭到怎样的下场。

在老满城关押期间,迪化军区军法处和地方政法部门互相配合,对乌斯满进行了多次预审。罗元发和陈东海也参加了几次预审,但给他们的印象是,乌斯满的态度仍十分顽固,他不但拒不交代一些要害问题,而且有时还肆意说些挑衅的话,以示对抗。这使罗元发和陈东海都非常气愤。罗元发说:“看来这家伙是决心带着花岗岩的脑袋去见他的上帝了。”陈东海说:“我看也是,听说最近就要召开他的公审大会,大概那就是他的末日了。”

几天以后,即1951年4月29日,在中共中央新疆分局门前的广场上,举行了公审乌斯满的群众大会。这时的广场还没有命名为人民广场,广场周围也没有绿化,地面还是泥土地面,但由于地处新疆最高领导机关门前,而且靠近大十字商业中心,广场东侧还有一个经营多年的戏园子和多家天津人开的饭馆子,著名的鸿春园饭庄也在广场一侧,平时也很热闹。特别是每到节假日,广场的摊贩星罗棋布,人群络绎不绝,如同熙熙攘攘的闹市。因今天的大会有数万人参加,临时搭起的主席台上红旗招展,广场四周贴满了红红绿绿的标语,广场上空还架起了好几个高声喇叭,较之一般节假日更是盛况空前。(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8)
80%
踩一下
(2)
2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