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天地人间 > 史海浮沉 >

邓小平被软禁的日子

时间:2010-04-10 13:33来源:中华网 作者:秩名 点击:
邓小平在江西新建县的日子

       1969年10月17日,林彪乘毛泽东外出之机,签署所谓"一号命令":以中苏边境局势紧张为名,全军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首都实行"战备疏散"。在这个命令下,将把一批党和国家领导人刘少奇、朱德、邓小平、陈云、王震等在三天内分别遣散到河南、广东、江西等省。

       10月18日,总参谋长黄永胜下达实施方案。

       周恩来得知林彪的"一号命令"后,异常气愤。他一方面告知正在外地的毛泽东,一方面给各地打电话,要他们保护这批老干部。

       “一号命令"下达到邓小平家中时,家中只有邓小平、卓琳和继母夏伯根。邓小平对前来家中话别的中办主任汪东兴提出一个问题:以前主席说过,有事情找你,到江西后是不是还可以给你写信?他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18日上午8时,周恩来给江西省革命委员会核心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程惠远打去电话。周恩来问:你是不是同程世清政委一起从济南部队调过来的?当周恩来得知程惠远是从北京中央军委调来的,便具体地布置起安置、保护邓小平的任务。程惠远放下电话,立即乘吉普车赶到婺源县,向正在那里检查工作的江西省革委会主任程世清当面汇报。

       10月20日下午,江西省革委会保卫部长陈昌奉和程惠远从南昌来到新建县拖拉机修配厂。此前周总理驳回了程世清想把邓小平放置在边远山区赣州的计划,提出要安置在南昌市郊。曾经做过毛泽东警卫员的陈昌奉,亲自对厂党总支书记兼革委会主任的罗朋布置任务:确保邓小平安全!不是百分之九十九,而是百分之百。30岁出头的宣传干事、普通军人黄文华,被选中作为邓小平的管理秘书,实质干的是"明保暗监"任务。接受任务后,黄文华立即和省革委会核心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人员赵子昌赶到新建望城岗南昌陆军步兵学校,查看邓小平将要居住的刚刚腾出来的"将军楼"。

       10月22日,邓小平、卓琳、夏伯根离开北京,举家南迁。

       初下飞机,邓小平三人被安排到滨江招待所。同从北京来的两名专案组成员,由江西方面陪同,查看了"将军楼"并向中央做了电话汇报,而后与邓小平做了次谈话。"专案组"成立一年多,这还是与他们审查对象第一次面对面的接触。

       三天后,邓小平住进步校"将军楼",从这天起,邓小平开始了他近三年的监禁劳动生涯。

       住进将军楼,他们开始了衣食住的忙碌。其中,涉及到医疗,除了指定到附近炮团卫生队看病外,还在新建县医院开了些常用药以备用。卓琳患有高血压、心脏病、胃溃疡,这些药好办,但邓小平要准备的是安眠药,黄文华不免一惊!黄文华专程驱车赶回省革委会,请示程惠远:"老邓要用安眠药,我不放心,万一想不开,多吃了怎么办?"程惠远考虑了一番后交代:可以给他吃。你每天晚上送一次,看到他在临睡前吞服后再下楼。

       邓小平被安排在新建县拖拉机修配厂劳动。新建县委作出了周密的安排,严格规定任何组织、个人不准干扰这个厂,县有关部门见到有黄文华落款的条子,需要什么就立即给什么。

       从县里开会回来的罗朋,立即布置成立了七人安全保卫小组,布置全厂一天之内将所有打倒邓小平的标语全部撕掉、洗净。邓、卓安排在修理车间劳动,保卫工作由陶端晋这位靠得住的支委负责。其他车间工人一律不准进修理车间,不准喊"打倒邓小平"口号,遇到外单位人员冲击喊口号,及时制止,随时电话报告省革委会。

      四五天后,邓小平、卓琳在黄文华的警卫下,由"将军楼"走出,来到二里外的拖拉机修配厂。罗朋在向他们介绍厂里情况时,巧妙地传达出厂里没有红卫兵造反派组织,老工人占多数,都是很本份的工人等信息。

       作为监管人员的黄文华,同邓家一起生活了好几天,他总在为一件事犯愁:该如何称呼邓小平。一天,邓小平走过来,主动对黄文华说:"你今后就叫我老邓,不要叫别的,这样还自然。"于是,"老邓"这个称呼便在厂里厂外叫开了。

       为安排邓小平劳动,陶端晋犯了难,开始是清洗零件,而卓琳则和程红杏、卢风秀等女工在电工班修理马达上的电线,也就是拆绕线圈。但约莫半个钟头,邓小平感到双腿麻木,蹲久了直不起身来。陶端晋又安排小平干划线的技术活,后考虑到他的眼睛看图纸吃力,又商量让他干起了钳工,锉镙丝和拖拉机斗的挂钩。

       工作台安置在车间的一角。看着这个工作台,记忆浮现在邓小平眼前:他16岁那年,从重庆一所专科学校随92名中国学生一起乘船到法国勤工俭学,在雷诺汽车厂,他就学会了这门手艺,没料到几十年后,竟然在江西的这个小修理厂派上了用场。

       看到小平如此熟练钳工活,陶端晋十分惊奇。邓小平干得满头大汗,有人开玩笑说:老邓,今天要多吃一碗饭罗。邓小平一笑:我一个月8斤米。

       黄文华一愣,这些日子,只顾忙邓小平的学习、劳动,却把这大事忘了。于是,自此每个月供应的8斤米,增至到20斤。

       每天上班的路,都要绕一个大弯,又是在公路上走,容易招引注意,不太安全。罗朋邀陶端晋,爬上围墙,勘查着要开辟一条近道。他们发现,只要在工厂的围墙上开个小门,对着将军楼开条小道,既减少路程,又可避免接触外人。他们把这个想法告诉给黄文华。黄文华也正为每天的护送发愁。于是,一条小道在工人们的手中修成了。此后,邓小平、卓琳每天就行走在这条小道上,工人们妮称它为"邓小平小道"。

       1969年悄然过去,1970年静静走来。南方的冬天是一种阴湿,透骨寒心、无以缓解的冷。尽管如此,邓小平仍每天坚持用冷水擦澡。

       一月份他们收到的工资只有120元,卓琳请黄文华问问怎么回事?经江西请示中办,答复说不是减工资,是改发生活费,其余的钱暂由中央办公厅代为保管。

       2月9日,邓小平给汪东兴写去一封信。围绕着钱不够用算了细帐,同时提到为照顾大女儿邓林身体不好,"如能将她分配到同我们靠近些(如果我们长期在南昌的话),则更是我和卓琳的最大奢望了"。

       信送走,没有得到答复。

       为了适应新的经济状况,邓家开始了一系列的节约开支。开荒种菜、饲养小鸡……节省到连碗馊了的菜汤也舍不得倒掉。

       转眼到了夏天,省革委会在不断催促黄文华督促邓小平写劳动学习的心得体会。这天,黄文华瞅着邓小平心情尚佳,在看报纸,他绕了个弯问:老邓,毛主席语录你有没有?卓琳回答说:没有。黄文华继续问,我们要不要搞一本来?邓小平丢开报纸,说,"毛主席著作我们学习过多少遍了。天天读在北京组织上曾规定我改为天天听,语录本字小看不见,以后可以到工厂跟工人师傅一起学。"邓小平接着说,"毛主席有些著作还是我们集体讨论写成的。"(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