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天地人间 > 史海浮沉 >

“潜规则”里的曾国藩

时间:2017-03-20 23:26来源:公众媒体 作者:游宇明/ 点击:
“潜规则”里的曾国藩
      在晚清,曾国藩算得上是个清官,他以两江总督兼湘军统帅之尊,手握数千万两白银的军费,死后仅给家人留下一万八千两银子,这种数额不到两江总督之职一年的养廉银。然而,有一点我们可能想不到:曾国藩律已严格不假,但对官场的某些“潜规则”却也身体力行。
      人治社会,人脉被视为升官、发财、出名的基本资源,想让人脉关键时候顶得上去,平时就得不断创造利益关联。曾国藩深知这一点。他做了地方官之后,特别重视给京官送礼。同治五年(1866年)十二月,他在给曾国潢的信中说:“同乡京官,今冬炭敬犹须照常馈送。”在这方面,每年要花数千两银子。同治七年(1868年),曾国藩由两江总督改任直隶总督,出发之前,身上带了一张二万两的银票,就是为了给京官们送“别敬”。此时的曾国藩已离京多年,那些与他有点沾亲带故关系的穷京官,眼睛早望成了一条长城。他在日记中多次记载自己如何“核别敬单”,“定别仪码”,“定分送各单”。给曾纪泽的信中,他这样说:“余送别敬一万四千余金,三江两湖五省全送,但不厚耳”。一万四千多两银子,相当于今天两百多万人民币,曾国藩依然觉得“不厚”。可见给每个京官送多少钱,礼轻、礼重是什么样子,他心里早有一杆秤。
      曾国藩也颇能容忍胥吏的敲诈勒索。清代由朝廷任命的官员数量很少,而且这些人是从科举里爬出来的,熟读经书、诗文,却对专业一窍不通,这就形成了清国特有的胥吏制度。胥吏虽然是懂得专门事务的人,但他们是衙门里的“临时工”,朝廷既不给编制,也不发工资。然而,人总是要生存的,遇事敲一把也就成了胥吏的入门功课。曾国藩打仗多年,花了三千多万两银子的经费,军费虽是自筹的,却也是依赖朝廷开政策口子,本质上还是属于使用公款,向朝廷报帐理所当然。想报帐,得经过胥吏这一关。将胥吏打点到位了,他们心情好,即使帐目不合规矩,也能顺利过关;将他们惹毛了,你的帐目做得再漂亮,他们也有办法吹毛求疵。在此次报销前,曾国藩就托李鸿章进京打听一下户部打算要多少“部费”,得到的反馈是近四十万两白银。四十万两白银实在太多了,不便筹措,做帐也是个问题,曾国藩只好命江宁布政使李宗羲托人请户部办事者吃吃喝喝,联络感情,最后双方商定的“部费”是八万两。正在此时,皇太后的批复到了,说是念在湘淮军平定太平天国、捻军的份上,且其军费多为自筹,同意他们免于审核,直接报销。曾国藩对此感激涕零,给儿子写信说:“真中兴特恩也。我朝酬庸之重,以此次最隆。”既然免于审核,直接报销,等于无需再经胥吏之手,“部费”可以不送,然而,为了下次办事方便,说好的八万两银子的“部费”,曾国藩还是一分不少地给了。
      曾国藩之所以遵守官场上的潜规则,自己当清官,却不要求别人同样廉洁,有想做圣贤之人的考虑在内。韩愈说:“古之君子,其责己也重以周,其待人也轻以约。重以周,故不怠;轻以约,故人乐为善。”在儒家看来,一个人严格要求自己,是修身与让家庭安全的需要,是留名后世的基本方式,如果对别人过于严苛,则可能失去宽容。曾国藩既然有意做圣人,自然也会研究前人的为人处世之道。
      清代是个高度糜烂的社会。京官大收“冰敬”、“炭敬”、“别敬”,利用调配人财物的权力谋取私利。地方官更更是收受陋规成风。欧阳兆熊、金安清《水窗春呓》里详细记载了各级官员一年可以收到的陋规数目。比如总督以两江为最,一年可收陋规三十万两白银,次则两广、四川。巡抚这一级是两广地区最有油水,一年可达白银十万两,其余则是浙江、江苏;布政使是江浙灰色收入最多,一年有五六万两白银,其余是四川、陕西、山东、山西。有时经济活跃地区的道台也能年收二十万两白银。大官如此,小官也有自己弄钱的路子。史载: 有管粮权的官员接手一个地方,会向上级报告说官仓中的粮有霉变,要求降价出售,一万石、两万石、五万石不等。上级批准后,地方官员会将这些粮以正常价格卖出,交给国家的就是打折款。清时粮食部价一石一两,官员卖出两万石本来有两万两银子,但官员只须拿出七八千两给商人生息,其余的统统装进个人腰包。身处这样的污浊中,曾国藩只有三种选择:一是像和珅一样,不管国家、民族变成什么样子,自己狠狠捞上一把再说;一是像海瑞一样,自己清廉还要求别人干净,然后被同僚与上级一次次收拾,终生郁郁不得志;一是自己洁身自好,但不要求别人也同样这样做,有明规则的地方按明规则干活,有潜规则的地方按潜规则走路。第一种人是想做圣人的曾国藩所唾弃的,第二种人是渴望出人头地的曾国藩不敢选择的,于是他便只能做第三种人。
      我这样说,绝无为走入“潜规则”的曾国藩辩护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在一个高度糜烂的社会里,要做一个完全冰清玉洁的人真的很不容易,即使像曾国藩这种有心向善的官员也只得变得圆滑。想让一个社会清清爽爽,唯一的办法是用无所不在的政治“监控器”看守权力,使官员时刻面对民意的阳光。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