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天地人间 > 七嘴八舌 >

《最好的告别》读后感

时间:2017-05-30 23:54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阮一峰/ 点击:
《最好的告别》读后感
      今天,我想介绍一本书《最好的告别:关于衰老与死亡,你必须知道的常识》(浙江人民出版社,2015)。
      作者是阿图•葛文德(Atul Gawande) 。他是麻省总医院外科医生、哈佛医学院教授、白宫健康政策顾问。作为一个顶尖医生,他将自己多年的思考写成了这本书。
一、医学的现状
      序言中,他提出了一个问题:面对死亡和衰老,当今医学做对了吗?
      跟前人相比,我们活得更长、生命质量更好。科学进步已经把衰老和死亡,变成了医学可以干预的项目。人们不再把它们看成一种自然的结局,而是将其看成一种病,千万百计希望"治愈"它。
      每一次病人医治无效去世,都好像是一种意外。媒体经常报道,某个90岁的老人跑马拉松的故事,仿佛这不是生物学上的奇迹,而是对所有人的合理期待。长生不老的幻觉大行其道。
 
      病人、家属、医生、社会都在追求延长生命、"战胜"死亡,这是否是正确的态度呢?
 
二、一个癌症末期病人的故事
      约瑟夫·拉扎罗夫到了癌症晚期,已无法治愈了。
      医生给了他两个选择:一是姑息治疗,二是实施手术。但是,手术治不好他的病,也不能纠正肿瘤引起的瘫痪,更谈不上恢复过去的生活,只能让他多活几个月。而且,手术本身也有危险,失血量会很大,术后可能发生各种并发症、恢复起来很困难。
      我尽量用委婉的语气把情况说清楚,但是,病人还是一下坐了起来。"别放弃我,"他说,"只要我还有任何机会,你们一定要让我尝试。"
      他签完字后,我出了病房。他儿子跟出来,把我拉到一边说,他的母亲死在监护室里,死的时候全身插满了管子,戴着呼吸机。当时,他父亲曾经说过,他绝不想这样的情形发生在他的身上。但是,时至今日,他却坚决要求采取"一切措施"。可见一个理智的人在死亡降临的时候,还是无法舍弃求生的欲望。
      结果,手术本身很成功。但是,病人身体太弱,术后一直没有恢复。
      他住在监护室,并发了呼吸衰竭、系统性感染,卧床不动又导致了血栓,然后,又因治疗血栓的血液稀释剂而引起了内出血。病情每天都在恶化,最后终于不得不承认他在向死亡的深渊坠落。第十四天,他的儿子告诉医疗组,我们应该停止"治疗" 了。
      作者觉得,病人选择手术,真是糟糕透顶的决定。
      他的选择之所以糟糕,不是因为手术有那么多风险,而是因为,手术根本不可能给予他真正想要的东西:排便节制能力、体力,以及过去的生活方式。他冒着经受漫长而可怕的死亡的风险(这正是他最后的结局),追求的不过是一种幻想。
      接着,作者问了三个问题。
      是不是大多数病人为了延长生命,都会选择冒险?
      除了手术,医学还有没有其他帮助?
      如果说病人在追求一种幻觉,医生是否也是如此?
      癌症已经扩散到全身,连恢复到几个星期前的生活状态都不可能了。为什么我们不坦然承认这点,却要给病人提供手术这种选择,还告诉他也许会有某种好的效果,而实际上只是披着新技术外衣,对他进行折磨。
 
三、衰老的来临
      写到此处,作者笔峰一转,开始探讨死亡的前奏----衰老。每个人都会老,而且我们的社会正在迅速老龄化。
      1790年的美国,65岁以上的人不到2%,今天已经上升到14%。在德国、意大利和日本,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20%。现在,中国是地球上第一个老年人超过1亿的国家。
      很多老人无法维持独立、自助的生活,身体太虚弱,必须有人照顾。
      一多半的高龄老年人独居无伴,而且子女数量比任何时候都少,老年病医生的人数,实际上还下降了。
需要照顾的老人,将会越来越多,社会将无法负担。唯一的办法是采取正确的措施,使得老人更长久地保持至关重要的生活能力。
 
四、一个养老院的故事
      1991年,31岁的比尔·托马斯(Bill Thomas)接任纽约州一个养老院的医疗主任。这所养老院有80位严重失能的老人。一半老人身体残障,80%的老人患阿尔茨海默病或者其他类型的认知障碍。
      初来乍到,托马斯在每间屋子里都看到了绝望。养老院让他觉得压抑,这里的居民如此缺少精神和活力。
      他决定为养老院注入一些活力,尝试把植物、动物和孩子们引入居民的生活,看看情况会怎样。
      他说,目标是抗击他所谓的养老院的三大瘟疫:厌倦感、孤独感和无助感。为了攻克这三大瘟疫,疗养院需要一些生命。要在每个房间里摆放植物;要拔除草坪,开创一片菜园和花园;要引入动物。
      他引进了两条狗和四只猫,以及100只鸟(为了让养老院听起来有积极的生命感)。他扔掉了所有的人工植物,在每个房间都摆上了鲜活的植物。他让员工子女放学以后过来玩,朋友和家人也可以在后院的花园玩,还有供孩子们游戏的操场。
      有一天凌晨3点,托马斯接到一位护士的电话。"狗在地板上拉屎,"护士说,"你要过来打扫吗?"对护士而言,这项任务不是她的份内之事,她上护士学校可不是为了打扫狗屎。
      托马斯于是决定,让老人来负责照顾动物。
      这一切在老人们身上的效果很快就彰显出来,无法忽视:他们苏醒了,活过来了。
      "我们认为不能说话的人开始说话了,"托马斯说,"之前完全孤僻、不走动的人开始造访护士站,说'我带狗出去散步'。"所有的鸟都被居民收养了,他们给每只鸟起了名字。人们的眼里有了光亮。
      托马斯总结自己的做法:我们不是在运营一个机构,而是要提供一个家。
      学者研究了该项目以后,发现比起其他养老院,这所养老院的处方药数量下降了一半,死亡率下降了15%。
 
五、如何告别?
医学进步让人们活得更长。但人们还希望活得更健康,更舒服。
      如果这两个目标发生冲突,即医学让病人活得更长的代价是不健康不舒服,我们应该怎么办?
      有些病人完全没有治愈希望。我们仍然选择干预。为了延长几个月生命,不惜让病人忍受巨大痛苦。对大多数人来说,因为不治之症而在监护室度过生命的最后日子,完全是一种错误。......你躺在那里,生活局      限于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台小小的电视机和半个房间----中间会用帘子把你和别人隔开。
      你戴着呼吸机,每一个器官都已停止运转,你的心智摇摆于谵妄之间, 永远意识不到自己可能生前都无法离开这个暂借的、灯火通明的地方。大限到来之时,你连一句话都已经说不出来了。
      作为病人,应该接受死亡是人生的自然结果,不应为了延长生命,听任技术摆布自己的身体。
      我们把生命的余日交给治疗,结果为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好处,让这些治疗搅乱了我们的头脑、削弱了我们的身体;我们在各种机构,比如养老院和监护室,度过最后的时光。
      我们一直犹犹豫豫,不肯诚实地面对衰老和垂死的窘境,本应获得的安宁缓和医疗与许多人擦肩而过,过度的技术干预反而增加了对逝者和亲属的伤害,剥夺了他们最需要的临终关怀。人们无法回避一个问题:应该如何优雅地跨越生命的终点?对此,大多数人缺少清晰的观念,而只是把命运交由医学、技术和陌生人来掌控。
      作为医生,要忍住干预、修复、控制的冲动,因为死亡已经超越了医学问题。面对衰老和死亡,医学技术只是一方面,心灵的滋养、理解和安慰是急需补上的另一方面。
      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把生病、衰老和希望的考验作为医学问题对待,而不是作为一个社会问题对待。不应该把病人的命运只交给技术,更应该交给重视和理解人类需求的人。
      结尾处,作者写道了父亲的死。
      他从来就明白生命的短暂以及个人的渺小。他把自己视为历史链条中的一环。我父亲帮助我们理解,他是有着几千年历史渊源的故事的一部分----我们也是。
      我幸而能够听到他讲述他的愿望,听到他跟我们说再见。通过有机会做这些事,他让我们知道,他的心境安宁。这也让我们心境安宁。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