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天地人间 > 信仰思想 >

泪为母亲流

时间:2015-01-03 14:15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侯振信 点击:
泪为母亲流 作者 侯振信原文发表于1998年第5期 《新疆民革》,《奎屯电视报》,本次发表有改动
      “男儿有泪不轻掸”,而我几次欲写母亲,却都因悲而泪,因泪更悲,无力下笔。但写母亲的强烈愿望,终于逼我动笔。
      母亲孙文卿生于1910年阴历7月初3,当时正是清朝灭亡前夕的动荡时代,旧德不扬,旧礼尚存,新制未建。封建的毒瘤任然根深蒂固,摧残着每一个善良的人,特别是善良的女人。母亲七岁正是活泼好动的幸福童年,却开始被逼缠足,将四个脚趾全部折断,然后强行和大脚趾扭在一起,用包脚布紧紧缠在一起。脚肿胀难忍,也不让放开包脚布,可怜的母亲躺在炕上痛苦了半年,才重新蹒跚学步。但她已失去了天足,得到了她不想要的小脚。当时已到了上学年龄,她又因家贫、因是女孩而失去了上学的机会。这被逼的“一得一失”决定了她一生的悲剧。
      母亲24岁和父亲结婚,婚后侍婆孝公,相夫教子,是村里有名的好媳妇。但是,1947年秋,在外革命的父亲却和母亲离了婚,从此离家再未归。当时家中有69岁的奶奶,76岁的二爷和四个孩子:大哥13岁,大姐10岁,4岁的二姐和不满周岁的我。我姑姑家里生活贫困,两个姑表姐有时也寄养在我们家。九个人的生活重担一下子全压在母亲一双缠足的小脚上。
      1948年,山东胶东地区刚解放,乡村生活贫困。葛格庄村83条要饭棍,奶奶就是这83人中的一员。70岁的奶奶只好拄着拐棍,拐着篓子,篓子插上光荣牌(军属),领着11岁的大姐到处要饭。我们那儿是丘陵,奶奶走不动,只能在外面风餐露宿,而让11岁的大姐孤身一人,穿山越岭,将要来的残渣剩饭送给家里老少,填充他们的辘辘饥肠。11岁的大姐又含着眼泪,提心吊胆(路上有狼、蛇、及坏人)返回去找奶奶。周而复始,日复一日,有时一个月,祖孙俩才能结伴回家一次。看着祖孙二人老的老、小的小到处要饭,母亲心如刀绞。
      我当时刚满周岁,靠吃母乳充饥,可母亲营养不良,经常饥饿难忍,奶水稀少。我吸不足奶,就本能的咬母亲的奶,疼的母亲赶紧轻轻推开我,我却大哭大闹。然后是母亲大滴大滴的眼泪,滴在我脸上,流到我嘴里,饥饿的我已分不清奶水和泪水,本能的将泪水当奶水吸进去。由于我营养不足,发育不良,面黄肌瘦,邻居婶婶、伯母主动来为我喂奶,有时奶奶也抱着我到邻居家要奶吃。我是吃百家饭、百家奶长大的。
      为了全家人的生存,母亲起五更,睡半夜,忙完田里忙家里。我记得8岁那年初冬一个早晨,母亲早上叫醒11岁的二姐和我上山挑柴禾。我和二姐小,只得将一个约5公斤的柴捆,分成两半担。山远路不平、天寒地又冻,我和二姐又怕狼,又怕虫(蛇),紧张得跟在母亲身后跑,累得直喘粗气,但也不敢落后半步。本该受父亲保护的母亲却成了我们的保护神。到6点许,天刚蒙蒙亮,我们已跑了两趟,足有10 公里,压得肩红肿,冻得青涕流。回家后母亲立即给我们做饭,让我们吃饱饭好上学,她又开始忙家里的活。当时田里、山上的活都是夜里干(女人当时上山下田干活让人笑话)。大姐十七岁时和母亲上山用毛驴驮草。毛驴也欺负小脚女人,就是不让往它背上放柴禾,气的母亲又急又恨又怨,放声大哭,大姐拼命硬是降服了毛驴。见到母亲如此伤心,大姐从此不让母亲赶毛驴驮草,自己担起了男人的活。特别重的活,就要亲戚帮忙。后来入了社,人们的观念逐渐转变,母亲白天也开始上山下田干活。她养过蚕,种过田,织过布,讨过饭,凭着她的勤劳和节俭,支撑了“半壁江山”,并供我们兄弟姐妹四人读书,又为我们一个个完婚,未给我们留下半分债务,至今想来,真是奇迹。
      除了勤劳和节俭,母亲的宽容和良善,也牢牢地刻在我的心田。离婚时,母亲才37岁,许多人劝母亲改嫁,母亲总是说:“我走了谁照顾二位老人,我也不想让孩子有个后爹受委屈。”为了照顾老人,因为怕孩子“受委屈”,她却委屈了自己一生。二爷(父亲的伯父)孤身一人,因母亲贤良,就投靠我家养老。母亲像对待自己父亲一样侍奉他至86岁去世。二爷卧床一年多,都是母亲亲手端水喂饭,倒屎倒尿。母亲也象待自已的母亲一样孝顺侍候奶奶至85岁善终。我当时随奶奶睡,奶奶死前对我说:“你妈妈真是个大好人,她吃的苦太多了,你长大了,可要好好孝顺她。”我含泪答应了奶奶。
      记得在奶奶活着时,有一次母亲和奶奶拉起家常,母亲说道:“他们(指父亲和后妈)孩子多,忙不过来,你可以去领几个孩子回来,我们帮他养着。”奶奶说:“他们的孩子是不会来的。”我当时只粗浅地认为母亲心眼好,自己不幸还想着别人。今天重想,一个被遗弃的农村妇女,又苦又累却无怨无恨,还能惦念着比自己生活强几倍的,城市里父亲和继母的困难。这是一种何等的胸怀!何等的善良!何等的宽容!法国大思想家、大文学家雨果说得好:“善良比伟大还伟大。”母亲因善良而伟大。
      母亲虽然被遗弃,但她从未在我们面前流露半点对父亲的不满,总是为父亲着想。说什么:“我不识字,不能随你父亲外出革命,成了人家的负担,所以离婚了,你们可要好好读书,别像妈,不识字。”母亲不但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在当时农村那样贫困,我们家那样艰难的情况下,她宁肯自己吃树皮,吃草根,出门讨饭,也坚决供我们读书。结果,我们兄弟姐妹四人一人中学毕业,二人中专毕业,一人大学毕业,三人成了国家干部,这在当时我们村是绝无仅有的。
      苦难是洗礼水,我跟着母亲享受了苦难,再大的苦难想想母亲也是甜;
      艰难是垫脚石,我跟着母亲走过了艰难,再大的艰难想想母亲也不难。
      母亲是我前进的灯塔,在前进中,面对迷茫,不迷航、不折返;
      母亲是我前进的动力,艰难行进中,精疲力竭时,想想母亲,力量泉涌再向前。
      如今,我们兄弟姐妹四人全部住进城市,过上了母亲生前期望子女“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富裕生活,而母亲却于1981年4月18日,正是她该享受却未能享受时离开了我们。
      母亲病逝,我常常为母亲流泪:为母亲的勤劳和苦难而流泪,为母亲的宽容和善良而流泪,为母亲重视教育将我们培养成人而自己却早早离开人间而流泪,更为子欲养而母不待而流泪。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20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