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天地人间 > 信仰思想 >

新 娘

时间:2015-01-07 09:06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侯振信 点击:
新 娘 作者 侯振信
      母亲走后,才想起写《泪为母亲流》,后悔又有何用?为了免吃后悔药,趁妻子还在,脑子还不糊涂,也趁自己还不糊涂,还能够写,让妻子在清醒时看到,得到安慰,写下此文。
      妻子张世敏,1947年10月27日生,家有父母爷奶,父亲是教师。她四个妹妹无兄弟,她自幼承担家中的“长男”角色。
      张世敏自幼好学,初中、高中都是学生干部,当过学习委员,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员,又是县女子篮球队员,可谓集三员(学习委员、文艺宣传员、体育运动员)于一身,家境又好,是很多军官、干部追求的美女。
      而我当时是村里的农民,劳动又不行,只能挣八分(男劳力挣十分),家境贫寒,只有老母亲和我,孤儿寡母相依为命,而世敏偏偏铁了心,只知我有虚名(乳山县220红卫兵总司令,支持弱势群体,不打人骂人,会写文章)偏偏看上了我。为了不连累别人,我将自己有癫痫病、美尼尔综合症、支气管炎病的实情全盘托出。
      但她就是铁了心,愿意和我一起过一辈子。
      结婚时,母亲年老已不能操办婚礼。我又当新郎,又当操办人,很是无奈。家中的柜子是借来的,给新娘的彩礼是一双尼龙底袜子和120元钱,再无他物。我用自行车将妻子带回家。亲戚和朋友只十几人吃了便饭,以示庆贺。但妻子对这一切都无怨无悔,并勇敢地迎接更大的灾难。
      1975年我在乳山铜矿因领头反对领导的不正之风,而受到无理处理,被迫离开铜矿,到午极公社教联中,而妻子知我因正义而受委屈,站在我的立场上经常安慰我。而在1975年冬教师集训批邓翻案风中,我又因替邓小平鸣不平,反对延长学习时间,又被整被打,她还是无冤无悔支持我。
      1976年,四人帮倒台,我又被关了半个多月,驱打,并被无理剥夺了恢复高考的参考权,她仍然支持我,不言弃。
      阳光终于在1978年照到了我身上,我有幸被允许参加了78年全国首次统一高考。刚考完,妻子就给我买了猪脚犒劳我。我在共十二届高中生齐奔独木桥的竞争中,以全县文科第二名的成绩考入山东师范历史系,报答了老娘和新娘对我的殷切希望。
      在当时许多妻子不让丈夫上学的特殊年代里(怕丈夫读书地位高了成了陈世美),妻子独自承担了一家人的生存压力,坚决支持我上学,并说:“我知道你生活能力差,不能照顾自己,你的感情又丰富,我不在身边,不能照顾你,你到大学里找个女朋友照顾你,我就放心了”。 我感动的说:“你不怕我和别的女朋友好了,抛弃你”。她说:“我知道你的品质,我相信你的道德”。
      到大学后,我遵照妻子的嘱托,找了女朋友,照顾我的生活。但我心里有底,永远知道女朋友和妻子孰轻孰重,妥善的处理了各种关系,和朋友的友情越来越纯,和妻子感情越来越深。
      大学毕业后,我又舍弃了城市的优异环境,回到离妻子近的县城,只为好照顾家。
      后来,因受到政府不公正的处理,又流浪新疆,妻子则不远万里,离开父母到新疆找我,从此二人不再分离。当我因反腐败,被政府无理封门时,她和我一起斗争,支持我告政府。面对这样体贴的妻子我被感动的流过泪。
      当时被整中风,在医院整整昏迷了两天两夜,妻子就两天两夜守候在身边,不曾合眼。
      当我和政府打了23年官司,终于四战四胜,赢得了政府赔款48400元时,妻子反而要求我见好就收,不要再折腾了。其实谁不愿过安稳的日子,树欲静而风不止,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妻子在每个单位,都是安分守己,尊上睦下的好同志,我却是个坚持正义,眼里揉不下沙子的好斗士。但妻子知道我的为人,无论我遭遇到什么艰难困苦,永远不离不弃。有一次,我在联中生病,上吐下泻,她一个人推着小车,上坡下巷,将我推去医院。还有一次,我犯羊羔疯时,不省人事,她不怕脏不怕累,一个人背我上医院,给我治病,救我于生死。
      她承担了政府给我家造成的伤害,承担了家里的全部家务,尽管累的疾病缠身,但从不叫苦叫冤,为的是让我有时间多读书,多学习。在她的关怀下,我的癫痫病、美尼尔综合征、支气管炎都治好了,她却得了重病。1997年,妻子失语昏迷,被送去新疆哈萨克自治奎屯医院,诊断为脑萎缩、脑梗塞。从此妻子的身体越来越差,糖尿病、高血压接踵而来。但她仍然坚持劳作,仍是家中的顶梁柱。
      我们两人的身体状况调了个过,她调侃说:“我没想到,老侯的身体能比我好”。
      我知道我身体的好是妻子牺牲自己换来的。妻子在家照顾孙子,不能陪我外出演讲,就说:“你现在被称为思想家,而去各地演讲《德乐论》,我又不能陪你,照顾你。我能和你生活40多年,已经知足了,我已无力帮助你了,我们离婚吧,你再找个文化水平高的陪你完成事业吧”。
      多么无私的爱,宁肯毁弃自己,也要成全丈夫,和母亲成全父亲,同意离婚,并照顾好公婆,教育好孩子,何其相似。
      刚结婚时村里有些人预言我要走父亲的路,不会和妻子走到底。可我不是我父亲,我也决不会让妻子重走母亲的路。
      我只一个妻子,一生一世,永不言弃,尽管妻子已从新娘变成了“老娘”,从三员(学习委员、文艺宣传员、篮球运动员)变成了三老(老病、老态、老娘),我永远爱我的妻子、我的“老娘”、我的新娘。 
                                                         (侯振信 2015年1月5日于新疆奎屯市)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22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