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西域石馆 > 石语漫话 >

一八四团的石头

时间:2015-08-19 09:32来源:北屯市 作者:黎佳君 点击:
一八四团的石头 作者 黎佳君
      六年前,我因种种原因被调往青河独立营。同那里的八百儿男苦守边关,因事务繁杂、离家又远、交通不便,难得回家与家人团聚一趟,遇到礼拜天或节假日的时候,同事们都回家享受天伦之乐了,偌大的营部,便只剩我一人独守。为消除寂寞、排解郁闷,只好拿上钓竿,到营前的小青河去效仿当年的姜太公,以钓鱼来打发难熬的时光。营领导见我整天心事重重、悒悒不乐的样子,便对我说:“听说一八四团出玛瑙,那里的玛瑙滩、胡杨林风景都不错,等有机会,我们陪你到一八四团放松一下,捡捡石头、看看风景,别让工作的压力和生活的困倦压垮了……”  
    人在低估的时候,能得到领导和同事的宽慰,本应是件庆幸的事情。我明知这是他们的一番好意,可心里却难以释怀。因为我当时受“玩物丧志”的影响颇深,对石头玛瑙、玩转风月之类的事也有些偏见,总认为那是不务正业;而青河本地就以出产水晶石而著称,邻县的富蕴是北疆有名的“宝石之乡”,那里所产的海兰、翡翠都堪称是石中上品;在所有的石头中,玛瑙的排名和身价,无论如何也不能与这些名贵的石头相媲美,要捡石头,又何必舍近求远、避重就轻呢?再则,据我所知,北疆的许多地方和团场都出产各类石头,一八四团不过是十师众多有石头出产的团场之一,想来那里的石头也不会比别的团场特别到哪里去。因而,我对领导要带我去一八四团捡石头的提议并不是多上心。心里只落下了“一八四团出玛瑙”这个概念。 
    人生的命运,往往就这么奇怪:你越不上心的事,往往这些事会偏偏找上你。也许是“人生之命天注定,冥冥之中有安排”。又也许是应了“天道酬勤命自改,石头也有翻身时”这句古话的缘故吧!我不喜欢石头,石头却走进了我的生活,我对去一八四团不上心,一八四团却敞开胸怀接纳了我。  
    2007年夏天,本打算在青河独立营了此残生的我,突然得到一个消息,说一八四团实施“人才强团”工程,正在公开向全社会招纳有用人才,我本无心作何新的打算,但经不住朋友们的一再劝说,只得从新振作精神,再去和命运搏一搏,于是便报名参加了考试应聘活动,未曾想到的是,这一搏,竟搏出了一段与一八四团再难割舍的缘分——被聘为了一八四团电视台的一名副科级工作人员。  
    来到一八四团电视台工作后,我渐渐的发现,奇石外界所传“一八四团出玛瑙”的概念并不十分准确,这里不仅仅只出玛瑙,还出戈壁玉、水晶石、泥石和硅化木等多种石头,其中的玛瑙可谓是各色俱全、品种繁多,从颜色分,有红玛瑙、紫玛瑙、黑玛瑙和黄玛瑙;从结构分,有水胆玛瑙、蚕丝玛瑙、包浆玛瑙等;至于戈壁玉的种类就更多了,有温润细腻的田黄玉,有珠光滢滢的“宝石光”,也有龙纹隐约的“龙鳞玉”,这些石头虽然形状不同,颜色各异,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晶莹剔透、光彩照人,这是别处石头是无法比拟的。更有甚者,有的石头内含海藻、树叶或虫蚁,从中可看到这些美石进化过程,既令人爱不释手,又给人以知识和美的享受。最令我始料不及的是,这里的势头名气之大,品质之高,以及人们参与觅石、赏石、藏石和加工、经营石头的热情,也是其他任何地方所难见到的。在一八四团,石头不仅仅被赋予了灵魂,成为文化的象征,而且已融入了人们的生活。无论是在偏远的连队,还是团部的居民家中,都能随处见到这些美石的身影。仅团部这个仅有居民无六百户、占地面积约六七平方公里的小镇,就有加工、销售美石的作坊、摊点二十余家,有的居民甚至靠经营这些美石成了“暴发户”。有位名叫柳志强的石头爱好者,七年前从甘肃来到一八四团时,还是个房无一间、食无保障的打工者,他从2005年开始转行,靠捡拾石头和加工美石为生,五年时间不但培养出了三名大中专毕业生,而且还买起了小二楼和家庭轿车,开起了大漠奇石馆,成了拥有固定资产上百万的美石专业户。  
    人类的认知,是一个漫长的发现过程。任何美好的事物,都是从实践中去发现,去完善的结果。一八四团的石头也像历史上许多旷世奇才一样,经历过被人忽视、埋汰又最终被发现的过程。它们在地球的母腹中孕育了亿万年,诞生于地壳运动与岩浆喷发之中,经受过地火的冶炼与土壤的挤压,在荒原上又经历过千百年风雨的磨砺和孤独的煎熬,才最终以美的化身展示给世人。据当地人讲,一八四团建团之初,人们并没有发现这些石头的价值,或者是发现了,也因为生存的艰难而被忽视,有的甚至被用于垫圈舍、填渠沟,直到进入本世纪初,团场人的生活水平普遍提高,外界奇石热的兴起,人们才如大梦初醒般回过神来,从新审视这些石头的美丽。人一旦惦记上美丽的石头,觅石、赏石、藏石的热潮便不可遏止,于是便演出了异常浓郁的石文华氛围。
    深秋的一天,一场暴雨降临一八四团,把团场变成了一个清清爽爽、空气清新的世界,也给连队那些整日忙于抢收庄稼的职工和打工者带来了难得的休息时间,风停雨住后,因不能下地干活,人们便三三两两相邀去捡石头,我因正在拍摄一部反应一八四团人文景观的专题片,便动了拍摄人们捡拾石头的念头。  
    这是我到一八四团以来,第一次去拍摄这样的场面,心里难免不紧张和激动。我和助手一出了团部,一路上都能看到络绎不绝的觅石者,他们或骑车或步行,都涌向戈壁滩,那神情仿佛去追赶一个诱人的约会。大约走了两公里,视野变开阔了起来,一个巨大的戈壁滩呈现在眼前。这是我至今为止看到的最美的戈壁滩,它的底色全部赭红色膨润土壤,上面铺满了一层五颜六色的石子,在雨后的阳光照耀下发出熠熠的光辉,没有草也没有树,只有一群群像鸡觅食一样的捡石者,在用心地寻觅着心中的宝贝,一道彩虹从天际上呈弧形伸展开来,一头与戈壁滩北边的于什盖水库想接,一头投向戈壁滩南边的千年胡杨林,仿佛一座巨大的彩门横跨在戈壁滩上,与水库、玛瑙滩、胡杨林构成一幅水天相接、石映彩虹,层林尽染的动人画卷。我说不清是脚下这五彩缤纷的彩石滩复制于天空的彩虹,还是天空的彩虹其实就是这彩石滩被哪位神仙挂在了天空?从视角到心绪都沉醉在这美妙、迷人的胜景里。
    一八四团人热爱石头的热情,以及七彩玛瑙滩迷人的胜景,改变了我这个外来者过去对待一八四团的看法,也在潜意识里对古人“玩物丧志”的论调产生了怀疑,人类能给冷硬的石头赋予灵性,能在石头上玩出文化,玩出品味,玩出许多古人所没有发现的价值,本身就说明了这是理性的发展与文明的进步。如今的一八四团,借助于丰富的石头资源,不但成立了奇石协会等民间组织,而且还建起了奇石根雕城,他们将把石头作为一种产业,向外界展示团场人像石头一样愈磨愈美的风采。一八四团的石头,已经不再是“藏在深闺无人识”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有更多的人会产生像宋代文豪苏东坡式的感慨: “我持此石归、袖中有东海、置之盆盂中、日与山海对。”
    “山含玉草木润,水蕴珠而川媚”,一八四团人能将冷硬、无闻而被埋汰多年的石头开发出来展示给社会,展示给世人,还会有什么事情不能为呢?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