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物长廊 > 文物信息 >

就“壶王”问题对杨静荣先生的三点质疑

时间:2011-08-28 13:01来源:绍兴天天商报 作者:陈梅铭 点击:
就“壶王”问题对杨静荣先生的三点质疑 作者:陈梅铭 收藏家 企业家 西域收藏专家顾问

       杨静荣先生是故宫博物院原研究员,自称是“古陶瓷研究著名专家”。以前,笔者对杨先生还怀有几分敬意(主要是对长者的敬意),但近段时间来故宫博物院的种种事件的不断曝光,再加上前不久杨先生在媒体上对我省杭州南宋博物馆珍藏的长沙窑“壶王”的不负责任的一番“评论”,使得笔者对杨先生原有几分敬重变得荡然无存。现借《天天商报》一角一吐为快。
       一、对杨先生学养的质疑。
       杨先生作为故宫博物院的原研究学者,和我省南宋博物馆虽说不属上下级关系,但至少也有些亲情之缘。按理,您来南宋博物馆参观是南宋博物馆的“荣幸”。如果发现某件藏品存疑,也理应和南宋博物馆领导先个别交换意见,把情况摸清楚再发表意见不迟,这是作为一位长者的起码学养和礼貌。然而,杨先生却并非如此,而是搞突然袭击,在媒体上武断雌黄,哗众取宠,根本没有半点老研究员的风范,这就使笔者为之不平,并对杨先生的学养提出质疑。毛泽东同志早就批评过那些不深入调查研究,下车伊始,便伊里哇啦乱发议论的人。对照杨先生的这一举动,不是证明了他正是毛主席当年批评过的那些人的现代版本吗?说白了,杨先生这种拙技,有失“大家”学范。实在是太缺学养了!连做人的基本礼貌都不懂,更不用讲职业道德了!
       二、对杨先生学风的质疑。
       笔者自搞收藏以来,曾有幸接触过不少古董鉴赏方面的大家。如八十七岁高龄的孙学海老前辈,他的学识和人品都曾深得周恩来总理的赞赏。文革后期,孙学海老师根据周总理的指示,把一大批抄家没收的文物进行认真鉴别后收藏入故宫博物院,为我国的文物保护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再有湖南省原文物局长,湖南省博物馆原馆长熊传薪老师,他主持发掘的长沙马王堆旧址,震惊世界,为我国的考古事业在世界争得一席之地,为国家作出了特殊贡献。还有赵青云先生,他是河南省考古研究所原所长,他主持发掘的北宋钧窑和汝窑窑址,解决了我国长期争论不休的宋钧窑和汝窑窑址的疑难问题,是我国北宋钧窑和汝窑瓷器的首席鉴定大家。这些大家,都享受着国家的特殊津贴。但在和他们接触中,没有一个有傲气。这些老人为人谦和、随意、平易近人。他们看每件东西时,都会把物件进行仔细观察,反复掂量,最后对该物件真伪作出评判。并把为真为赝的理由一条一条列出来,让人心服口服。这里还要特别提到的是故宫博物院的原古陶瓷研究室主任李辉柄老师,他不仅是古陶瓷的鉴赏家,更重要的是,还是一位考古学家,他追随文物学泰斗陈万里,到越窑窑址、龙泉窑窑址、长沙窑窑址等做过系统的考古研究,为我国的古陶瓷研究理论的奠定作出了重大的贡献,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成员。他鉴定瓷器时,先上手掂量,抚摸,再仔细看胎,看纹饰,看釉色;再在放大镜下仔细观察新旧痕迹,然后表达自己的看法,工作作风非常严谨。有不同看法,还可以和他讨论,甚至争论,直到你心服口服为止。更难能可贵的是,李老一时没能看准的东西,他也会告诉你:“你这个东西看上去像老东西,但现在说不准,先放着,等以后再说” 。这种“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精神,正是代表着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而杨静荣先生在南宋博物馆里,隔着玻璃罩瞄了一眼长沙窑“壶王”就断定其为假。这种不科学,不严谨的轻易表态,着实让人难以信服。和孙学海、熊传薪、赵青云、李辉柄等大家相比,杨先生的学风实在是太令人失望了!
       三、对杨先生学识的质疑。
       众所周知,鉴定古陶瓷真伪的主要依据应该是:一看器型纹饰,每个时期的陶瓷器型纹饰都有明显的时代特征,这种特征都有历史传承关系,由此来判定他的生产年代;二看胎质,胎质反映当时的生产水平,可作为断代辅助依据;三看釉色画工,釉色可作为断代辅助依据,画工精良与否可以评判他的艺术水准;四看细部特征,从细部特征(如釉面宝浆、气泡、浸色、刀工痕迹、手工痕迹、打磨痕迹等)可以看出器物的老旧程度,从多方面来考量器物之后才能做出初步评估。还可以借助X光射线等现代先进技术进行光谱分析;把这两方面的资料(眼学和机测)汇集以后,得出正确的真伪结论应该是问题不大的,也是科学合理的。而杨先生,既没上手,也不做科学检测,隔着玻璃罩看看就说是“赝品”,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杨先生对媒体评论“壶王”为赝品的依据是“大”,以“大”为依据,这未免太可笑了。不仅是武断,简直是知识浅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以“大”定赝,如果说是在唐代,那还有点道理,因为从目前出土的唐代长沙窑瓷器看,个头都不大,都是些实用器。唐代的瓷器都用单一瓷土制作,煅烧温度在1000℃左右,很难烧出大器物。但到了宋代就不同了,宋代已发明了二元配方法,即用瓷石和瓷土二种原料配制,煅烧温度可以达到1300℃以上,这一时期烧出大物件已不成问题。从杭州南宋博物馆的“壶王”来看,该壶应该是明器(陪葬品),并不是实用器,这一点上恰恰是杨静荣先生“走眼”了!其实,用肉眼观察,长沙窑瓷器也很容易辨认,唐宋长沙窑的典型特点是:化妆土,鱼子纹开片,出筋处往往有剥釉现象。再是,它的胎基本都属青灰胎。只要有上述这些基本特征,再经过综合分析,就可以判定为唐宋长沙窑。而这些基本特征只有在上手仔细辨认之后才能得到结论。杨先生不上手,隔着玻璃罩是看不到这些基本特征的。说白了,杨先生可能对鉴定长沙窑的基本特征并不十分清楚。否则,杨先生怎么只凭一个“大”字就能定下结论呢?这说明杨先生在古陶瓷鉴赏方面的知识实在是太有限了。
       结束语:
       笔者和杨静荣先生素未谋面,从不相识,更无过节;对南宋博物馆的人员在下亦无一识得。只是觉得杨先生的所为有失公允,才斗胆写此拙文,愿以此同杨先生开展进一步的深入讨论。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