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物长廊 > 文物信息 >

陈梅铭 陶冶中研究 研究中陶冶

时间:2013-06-18 13:03来源:人物周刊 作者:东升 点击:
陈梅铭 陶冶中研究 研究中陶冶

 “收藏的过程就是学习的过程,一个不断学习中国历史、文化的过程。”——陈梅铭
  陈梅铭是绍兴新民热电厂的当家人,更是位职业收藏家。他酷爱收藏各类古董,对历朝历代各类瓷器、青铜器等款式特征颇有研究。2011年5月创立了绍兴古艺术博物馆,由文物局颁发了营业执照,专业从事古玉器、瓷器、书画、青铜器等收藏、研究工作。历年来的四处奔波、各地淘宝,令绍兴古艺术博物馆内的器物贯穿历朝历代,在姿态万千中渗透出历史的沉淀。至今,他已收藏有古玉器、瓷器、青铜器、钱币、字画等多个品种、近万件藏品。
  不迷权威
  在绍兴收藏界走动,难免会不时听到有人提起陈梅铭这个名字,说其如何痴迷于收藏,藏品如何丰富,如何以学术精神观贯其收藏过程。
  陈梅铭现为绍兴新民热电厂的当家人。他的办公室堆满了各色古董,以至于要放茶杯,也只能小心翼翼地在摆满古玩的茶几上寻找立锥之地。身为老总的他不爱打牌搓麻,不爱跳舞唱歌,就连现今老总们都痴迷的高尔夫也是泛泛之爱,可他独独偏爱古董收藏。而且,他年轻时酷爱文学,短短数年间,竟收进了数万件古玩。真可谓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而且,最令同行敬佩的是,他对每件藏品都要结合书本研究一番。他说:“收藏的过程就是学习的过程,一个不断学习中国历史、文化的过程。”
  收藏讲究方向,陈梅铭入行之初就确立了收藏重点。以历朝历代各类瓷器、青铜器为收藏之重。从而,他见到瓷器、青铜器就要把玩甚久记住特征,回来查找历史书籍研究上一番。久而久之为了学习,陈梅铭光是买各个时代的瓷器碎片就花了一万多元。
  他的辛苦没有白费,研究出了一套检测唐三彩的方法,如何辨别其真伪有一个窍门:用高倍显微镜看开片,如果开片两边是鼓起的,就是真的,反之是赝品。开始,他收当时颇热门的越窑青瓷,但他很快就发现,这一块,孙海芳、唐勤彪等越中知名藏家已做到了顶点,而且好些青瓷的市价已大大违背了价值规律,自己再收青瓷意思不大。他发现绍兴在青花上搞出名堂的还没有,于是一头扎了进去。他收藏了近百件唐至清各个时代的代表瓷品,有宋代五大名窑之一的汝窑花瓶,还有元青花的釉里红等。
  陈梅铭搞收藏纯属爱好,不为获利,他十分欣赏文物鉴定名家张浦生的那句话:食古不穷,贪古不富。正因为他的心态好,所以面对收藏过程中碰到的一些意外能够荣辱不惊,其中包括“吃药”。当时他看中一只碧绿的浮雕瓷鱼缸,卖家谓之乾隆年间的货色,他终以5000元价格买下。但经仔细对照书本鉴别,他发现这是一件仿得十分逼真的赝品。他没因此懊恼也并未丢弃,一直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养着几条鱼儿也是相当的美观。
  收藏界中收到赝品也是难免的,他说:“只要不是疯狂、盲目地进货,收到赝品不必心慌,当然,不是藏起来眼不见为净,也不是打落牙齿吞下,而是对它作一些研究。自己为什么会收进赝品?它迷惑你的原因是什么?待弄清楚了,这学费就不白交了。”
  结合藏品,陈梅铭越来越系统地学习了中国的历史文化,最可贵的是,他不迷信专家学者的定论。据说他曾就故宫博物院一专家书中讲到的苏麻离青最早“涂”上青花瓷的年代提出了质疑,认为应该将其上推一个朝代。他最终以自己收藏的实物说话,使对方心悦诚服。
  几件“柴窑”的来历
  有一次,陈梅铭的两位朋友在他家赏玩藏品时,看到几个底款打有“柴”字的花瓶后。两位藏友不约而同地惊呼:“柴窑!哪里收来的?”于是他将收藏经过详细告诉了朋友。
  他的这些带有“柴”字底款的花瓶是分三次收到的。第一次是2002年的某一天,他在包头古玩市场的一家古玩店里一件一件地看东西,觉得都很平常,没有一件让他心动,正准备走出店门的时候,店主人拿出一个锦盒说:“这里有件小东西你喜欢不喜欢?”他接过锦盒打开一看,是一个很漂亮的玉壶春瓷瓶,釉色很美、很古朴。他拿出花瓶翻底一看,底上一个“柴”字映入了眼帘。于是他细细地观察起来:这件瓷器的釉面非常漂亮,有“雨过天青”的味道,还飘着淡淡的“云”;很薄,很像古老的马口铁皮。“难道是柴窑?这可能吗?”他一次次地在心里问自己。但这个“柴”字太吸引人了,他在放大镜下又仔细观察了几遍,没有发现做旧的迹象,遂买下了这件“柴瓷”。
  第二次是2005年的9月,在江西南昌的古玩市场里,当陈梅铭几乎看完所有的地摊货,即将离开的时候,突然一个肉红色的小花瓶让他的眼睛为之一亮。他习惯性地翻底一看,又一个“柴”字跃入眼帘。但感觉到这个“柴”字和上次的那个“柴”字不一样,上次的是凸雕的,这次是平印的,上了一层透明釉,釉色已进入胎骨。会不会是仿品?他又拿出30倍放大镜仔细地观察起来:这个六棱花瓶釉面和瓷胎没有任何做旧的痕迹,非常古朴温润,而且釉上气泡大小不等、晶莹透亮,釉色沉入胎骨,釉面有很细的开片,开片很像汝窑瓷的蟹爪纹。这件瓷器同样薄得出奇,印证了柴窑“薄如纸”的说法;器型非常规正,制作异常精良,工艺水平大大出乎他的想像。“好东西!”他决定买下它。
  第三次是在2008年10月初,陈梅铭出差去上海,正赶上城隍庙古玩集市。早上7点左右他就到了那里,然后一个摊位一个摊位地看过去。过了一个多小时,地摊上的一个天青色的花瓶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接过花瓶先看瓶底,又一个“柴”字让他心跳。这个花瓶做得比前两个“柴”字瓶更精细、更古朴,荷叶状的撇口像朵太阳花。亭亭玉立、婀娜多姿的造型很像海棠式云耳瓶,但没有云耳;瓶肩上盘着一条龙,形状跟宋代龙泉窑的梅子青龙虎瓶上的龙纹如出一辙。一看便知是北宋早期的东西。这个花瓶古朴、典雅;龙是浮雕的,吐着火珠,非常生动,釉色柔和清淡,着实有“雨过天青”的韵味。他问摊主这是什么年代的东西,她说:“不知道。”他再问她这件东西的来历,她说是她丈夫在河南三门峡一带收的。并说:“如果你喜欢,我家里还有几件,家就在附近。”于是他跟着她一起到了她的家。果然,在零乱的小屋里放着一大堆“古玩”,其中就有几件他要看的带有“柴”字底款的花瓶,尽管花色、形状不一,但同样做得十分精美,一看便知同出一窖。经过讨价还价,最后以较合适的价位成交。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