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在大爱面前,所有人都必须跪下

时间:2014-02-07 18:03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季星 孙嘉津 点击:
“在大爱面前,所有人都必须跪下”-音乐剧《仓央嘉措》的加减法


 

       西藏百姓与清兵奋勇作战,仓央嘉措为藏民摸顶祝福。导演曹禅也特意设计了他为清兵摸顶的细节,在她眼里,这位活佛“甚至理解自己的敌人,原谅自己的敌人”。 (《仓央嘉措》剧组供图)

 

      时间倒回三百年,18世纪初的拉萨,仓央嘉措23岁,他正和心爱的女子热恋着。舞台上,一队身着西藏服装的少年载歌载舞,唱的是极具现代感的通俗歌曲:“这是我们的世代,我们蹒跚走来。”

      突然全场灯光变暗,一束白光打在舞台中央一个少年身上。音乐换成节奏与鼓点,少年开始跳机械舞。全场沸腾,台下响起一阵口哨。

      2013年6月1日晚上七点半,音乐剧《仓央嘉措》在北京柏拉图剧场进行本轮最后一场演出。这个300人的小剧场座无虚席,没有人在意简陋的舞台布景,以及一看预算就很低的道具。

      演员平均年龄不超过22岁,导演曹禅23岁——和剧中的仓央嘉措恰好同岁。她同时也是这出剧的作曲、作词、编曲、演奏、制作……她2012年从斯坦福英美文学系毕业,此前她一手全包的英语音乐剧《时光当铺》已经进行了全球巡演。

      《时光当铺》包裹着温哥华华人历史、美国“9·11”事件以及汶川地震。种族、伤痛治愈、土地、死亡等等关键词交错在一个剧中,“背着很多包袱”。

      而《仓央嘉措》,曹禅肯定地说:“我只想做减法,拿掉能拿掉的。”“Humanize a whole region and culture(人性化一个地区和一种文化)”,她拿过记者的笔记本,用力地在纸上写下这几个英文单词。

 

      爱情只是个突破口
      1697年,14岁的仓央嘉措被送入布达拉宫,正式受戒。正值青春期,仓央嘉措早已沾染了人间烟火气。而他又必须遵守格鲁派(黄教)佛教的规训,不能恋爱、结婚。

      九年后,某晚,23岁的仓央嘉措溜出布达拉宫,走到一家小酒馆。灯火通明,年轻人打闹嬉戏,好不热闹。

      仓央披着橘黄色戴帽披风,里面藏着金色的袈裟。穿着雪白袍子的“酒馆女服务员”纳然,端着酒壶迎了上去。像偶像剧一样,男女主人公一见钟情。

      在信仰与身份的自我纠结中,爱情占了上风,仓央嘉措变成西藏历史上最著名的情诗诗人。仓央的爱情在剧中始终以极度纯真的“初恋”面目出现。未曾有任何亲密举动。

      历史上,仓央嘉措被传诵的诗歌大约有66首,诗中透露的情人不止一个。这些诗在西藏以手抄本、木刻本流传。从1930年于道泉开始,现代汉语译本陆续出现。

      编剧汪文勤把几个女子并为一个,定名“纳然”,意思是“青稞酒”。

      汪文勤是导演曹禅的母亲,一位加拿大华裔诗人,她从2002年就开始准备这出音乐剧。

      “根本不需要再编了。”汪文勤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袈裟的感觉,披风的感觉,雪域的高原文化……这不能是别的,必须是舞台上的歌剧或者音乐剧。”

      仓央嘉措近年在流行文化中走红,从影视到大众读物,甚至手机短信、微博段子……大量伪诗被广泛传颂。2011年电影《非诚勿扰2》上映,影片中那首《见与不见》,被观众广泛误读为仓央嘉措的诗歌。

      “仓央不应该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消遣,他的诗不该被这样的滥用。”汪文勤最初的稿子,由散文段子和诗歌组成。叙事交给散文,人物情绪高亢饱满、必须宣泄的时候,诗歌铺就其中。曹禅认为这不符合舞台,人物之间没有对话,没有冲撞。

      五天时间,曹禅让汪文勤重写一遍剧本——虽然曹禅是汪的女儿,但既然是导演,一切就得听导演指挥。汪文勤只好丢掉原来有的版本,在“通牒”中每天只睡三个小时。汪文勤始终记得女儿的“教导”:戏剧是需要悬念的,没悬念人家都不看了。

      不能在剧中用仓央自己写的诗歌,这是她们的共识。诸如著名的“从那东方山顶,升起皎洁月亮”——“那不就是谭晶唱的样子吗?”汪文勤说,“简直不忍听下去。”

      剧中的仓央没有吟诗,他就像个平凡的青年人,迷惑并沉醉于自己的爱情,自我纠结——作为可以救赎所有人的达赖、活佛,他不知道怎么去救自己。

      “仓央根本无心做‘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情郎’。他就是想做回一个人,爱情只是突破口。”汪文勤说。

 

      非正常剧团
      仓央嘉措的扮演者叫吉鹏宇,大四刚毕业,从来没演出过。他主攻男高音,声音嘹亮,在舞台上就是本色演出——羞涩,拘束,天真。

      和仓央满腹经纶、拘谨内向不同,纳然大字不识一个,性格直,喜欢谁就“恨不得今晚就嫁给他”。女主演张倩嗓音略带沙哑,主攻女中音。

      曹禅本人也是女中音,而太多的音乐剧都是为女高音而写:“女中音这碗饭不好混。女中音有咱们亚洲特别需要的女人味。好不容易来了个女中音——哦,韩红。为什么中国出不了碧昂斯,出不了惠特尼·休斯顿?我想破这个界。”(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3)
92.9%
踩一下
(1)
7.1%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