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网站

娟子 彭靖武

时间:2010-07-06 00:40来源:本站顾问 作者:江鸟 点击:
娟子 我和我的学生们之六

 
       娟子是我昔日同学的女儿,多年隔壁而居,可谓从小看她长大。娟子聪颖伶俐,活泼天真,是天生丽质的乐天派。由于良好的家教渊源,知书达理,待人总是笑脸礼貌相迎,处事常常热情大方相待,故深得大家喜爱。

       初中三年级,我带她语文兼班主任,她为班干部,成了我的得力助手。娟子有一笔潇洒漂亮的钢笔字,更有一手灵动清秀的好文章,常成为我在班上讲评传观的范文。娟子极看重集体荣誉,对班级可说是“忠心耿耿”。记得校运动会,她一人上了四个项目:八百、跳高、铅球、接力,若不是规矩限制,她还想多报几个。一天下来,她硬是咬着牙,一项项都拼得第一,为班级获团体总分第一立下了汗马功劳。举着锦旗,她汗津津的脸笑得特别灿烂。

       进入高中,我仍然教她语文。那时,全国各地中学生文学社团如雨后春笋,我亦在学校组织成立了《红山茶》文学社,将全校各年级的一些文学爱好者组织起来,意在激发学生对文学的爱好,提高同学们语文学习的兴趣,增强学生的团队精神和组织活动能力。《红山茶》第一次社员大会进行社长直选,娟子高票当选。不料,她一脸愁容,立即找到我,要打退堂鼓。理由是各个年级的同学聚在一起,多不熟悉,怕领导不了干砸了;再说,高中学习紧张,怕当了社长耽误学习,影响高考。我看她那从未见过的严肃认真的样子,笑了。我说,文学社是课外活动的形式,社长的重要工作就是组织活动、编辑社刊,有社员们的信任,还有老师撑腰,肯定能办好。而且,只要处理得当,不但不会影响学习,还能提高自己的组织能力和活动能力。几句话下来,她的脸上又是一片灿烂。娟子就是这样,即使再挂心的事,片刻就会化解烟消。同学们都说,娟子的心里搁不住事,大着嘞!娟子笑着走了,从此,文学社的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时至今日,当年的“红山茶”已四处绽放,有了出息,他们常以《红山茶》自豪。而《红山茶》开启的我校文学社团活动一直长盛不衰,并获得全国中学生文联颁发的中学生文学社团百强的称号。现在,我的相册里还珍藏着一桢珍贵的《红山茶》成立时的全家福,娟子神情严肃,竟然没有一丝笑容,可见她当时的郑重和谨慎。

       娟子高中毕业考取了师大外语系,毕业后分回母校任教,恰与我同教一个班,我语文,她英语,可说是同台执鞭。她倒一点不拘谨,反说,又有老师撑腰,踏实!娟子初上讲台,劲头十足,备课认真,讲课生动,加之青春阳光,一下子就赢得学生们的喜爱,身边常常围聚着或请教或嬉戏的学生。学生们对她的英语课情有独钟,似乎冷淡了我的语文课,让我这老夫子不由暗生几分羡慕。然我不经意间也会发现,娟子脸上原本灿烂的阳光有时也会黯然敛去——面对学生,要显出一点成熟,弄出几丝老练,露出一些严肃,让我一旁忍俊不禁。娟子原本爽朗无拘的笑声,有时竞会紧急刹车,嘎然而止——似乎恍然意识到,在人前还得保持几分老师的尊严或矜持,亦使我不由心生些许怜意:为了适应眼下的社会环境和教师身份,娟子在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开朗率性的天性。

      大约一学期后,娟子突然“下海”了。我为之惋惜并劝阻:你课上得好好的,怎么会想去 “下海”呢?她的理由似乎只有一个,“做自己适合做的事。”我感惊讶:“你潜质很好,又教得不错,很适合呀!”她笑了,露出雪白的细牙:“我觉得还有更适合我的。”说时,她的眸子闪着坚毅的光。娟子走了,同学们惊愕难舍,老师们惊讶不解。我想,她既然决心“下海”弄潮,那就唯愿她能经得水呛,稳立潮头。


      娟子走后,不时能听到她情况,在深圳打过工,做过文员,开过公司,一直在努力拼搏,不断去适应生活。她奔忙在那个年轻朝气、竞争激烈而充满希望的城市,尽管艰难不易,但从未沮丧放弃过。我相信,凭她的开朗个性、咬牙精神和扎实功力,她定能“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