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淘 金 汉(李槐清)

时间:2011-04-13 21:52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李槐清 点击:
淘 金 汉 (中篇小说) 作者 李槐清

      “阿尔泰山有七十六条沟,沟沟有黄金。”这句传了几辈人的话至今还在流传。

1

       老人牵着那峰白骆驼,在哈萨克牧羊犬的引领下,穿越了茫茫戈壁、绵延沙海,蹚海子、越黑山,整整走了七天。

       又翻过一道黑魆魆的山岭,眼前终于出现了一条倒映着蓝天和雪松,碧绿如翡翠般蜿蜒流淌的河。河的那边,又是山的脚下,有几丛面目粗犷的石人,在山花烂漫的草原和白桦、松林间,有几十栋风格别致的小木屋。炊烟此时正从黄褐色的屋顶上袅袅升起,夹着一种生机,还有暮霭的气息,慷慨地赐予老人、白驼和狗。

       三个生灵顿时活跃起来了,他们和这生机隔绝了好些日子呢。

       这时老人脚上的军用皮靴已呲牙咧嘴烂的不成样子。脱了毛的白驼抽动鼻子顾盼地嗅着清新的气息,牧羊犬一头扎进河里欢乐地狗抛着。

       老人手搭凉蓬,睁开终日眯缝着象在瞌睡的眼睛,朝山下仔细地巡视一遍,然后喃喃地说:“到了,到了。是金沟,是…这个地方。”

       老人开始卸下肩上的褡裢:它们是一把小小的金钩;一条用了好些年毅然保养得很好的淘金盆;解下驼背上扎起四角随便可以背起的一个粗毛毡包裹。

       ——这是一个淘金汉。

       老汉望着低头畅饮的白驼,摸摸半人多高的牧羊犬,欣喜地说:“老二老三哪,到了!到金沟了。”一路上无论再多艰难困苦、再多喜怒哀乐,他就这麽称呼它们。

       白驼抬头看看主人的神态,裂开厚实的三瓣嘴仿佛在笑;牧羊犬孩子似的,在溪涧草原和白桦、松林间“哈哧哈哧”地兜着圈的撒欢。

       “汪——汪汪!”老三朝漂浮白云的巍峨群山豪迈地叫了几声。吠声如雷,在近谷远山间回荡了好久。老人感觉到草坡都有些震动了。“扑——愣愣!”对面崖壁上歇窝的山鹰都被惊飞了;一群贼头贼脑的呱呱鸡,不知所措的在树林和红柳梭梭丛间东一头西一头的躲藏,悬崖间掠过北山羊成群的大角。老人捋着山羊胡,嘴角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为老三的豪气。

       “完了?”老人慈爱地问老三。

       老三摇尾围老人兜了三圈,就势依在老人脚面低声欢吟着。

       老三是在以自己的方式极其庄重地向阿尔泰山、大地金沟和生灵宣告什么——每到一处,它都这麽干。             

       老人从粗毛毡大包裹里拎出一只牛皮袋子,先摸出一小包东西,再拎出一块带血的牛肉。他把生牛肉往远处红柳梭梭丛中扔去,老三“刷”地蹿出去一口衔住,然后叼到白驼吃草的那片草坡僻静处撕扯着吃。油亮棉巾里包着的是熟牛肉,伴有盐、孜然、辣椒面和椒蒿;还有馕、包尔萨克和酸奶疙瘩——是老人长途跋涉的主食。

       开始了美好的咀嚼。

       还有一阵子好走哩。这需要脚力!“望山跑死马”呀,老二虽能忍饥耐饿走大漠如挂帆的船,怕抵不住山道砾石铬脚,别看金山就在眼前,七十二条沟呢。

       当晚霞余晖照亮金山的时候,老人、白驼和狗已翻过了一道岭,来到溪流的急湍处。没走禾木人用大枯木搭起的独木桥,径直下了河。老人伸手去溪流里抓起一把沙,端详了好一会,然后扔掉。摇摇头。脸上全没有淘金汉发现含金沙子的那种愉悦。“哗啦哗啦,哗哗啦啦”,十只脚于是走冰水里趟过了溪流,淘金人喜欢涉水,无暇顾及世外桃园般的风景,更不愿走现成的路,过常人的桥。沙中蕴含着他们的希望,脚板贴着沙,是一种享受——不管有没有黄金。

       溪流对岸黑魆魆的岩石后有人影和马蹄声。

       牧羊犬纵身跃上一块巨石,呲牙咧嘴带“汪汪”地截住了他们。“依等巴斯!”有人发出惊呼并有些责备。

       老人凑上前去,右手抚胸谦恭地问:“佳克斯吗!借问这是金沟吗?”

       两个惶恐的身影这才牵马朝老人走拢来,张嘴说着什么。

       “什么?没听清。我,我耳朵背哩巴郎姆。”老人说。

       “是——金——沟!”两个哈萨巴郎子同时用手握成喇叭状,对着老人的耳朵喊。弄得母驼和牧羊犬怪没面子。

        老人听清了:“啊哈,是金沟啊。好,好,劳烦了,劳烦你们呀巴郎姆。”

       “是半个聋子。”这金沟的游牧哈萨巴郎子说。

       “是个淘金汉。”

       “没错。”

       “真是的。七老八十的,还出来淘金,不要命了?家里绝后了吗?”“怕是,不然怎让……”他们叽里咕噜地说。

       他们又朝老人说。

       “老人家,你找错地方了。别看金沟名字取得攒劲得很,这里没有金子,假金沟嘛!”

       “啊啊,是歇了,歇了歇了。来俩客。穿一身黑啊?”老人听偏了。连老二和老三都不想搭理他了。

       “聋子啊,聋子。”“我们走吧,对牛弹琴。”陌生的哈萨巴郎翻身上马说笑着,往山下飘渺炊烟的毡房走去。

       白驼和牧羊犬挪开在路上的身子让道。

       老人、白驼和狗,又坚毅地往益发模糊的苍茫金山疾步走去。

       哈萨克毡房和图瓦木屋的炊烟更浓、更香、更温暖诱人。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25)
92.6%
踩一下
(2)
7.4%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