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阿Q新新传

时间:2011-11-17 17:52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 高葆金 点击:
高葆金,新疆奎屯特级中学语文教师,退休后开始研究根艺、奇石,其作品人物鸟兽惟妙惟肖,无不形神兼备,展示了西域独有特色。现为西域收藏网高级顾问。

     话说老阿Q当年被老把总毙了,但是,阿Q并没有像小尼姑骂的那样断子绝孙了,阿Q的后代还大有人在的。这不未庄又有了一个人们叫阿Q的人了。这阿Q喜欢假货和便宜货。他还住土谷祠,不过土谷祠被他装修一新了,他屋子里的东西绝大多数都是假货或减价的便宜货,他喜欢这一口——同样可用嘛!

       这一天,阿Q早上起床,穿上冒牌运动装,假名牌运动鞋,带上昨天别人找给他的那张50元假钞。去买半斤地沟油炸的洗衣粉油条,回家切两个苏丹红咸鸭蛋,吃两片瘦肉精猪肉,冲一杯三氯氰胺牛奶,吃完高高兴兴去花钱——他一定要把这张假钞花掉。“妈妈的,凭什么拿假钞骗我?我就不能骗别人?”他自言自语嘀咕着。
       阿Q来到鲁镇商城,货物琳琅满目。尽管“本摊无假货”的牌子随处可见,但是,凭他阿Q的经验,他还是认出了不少假货,就像食品摊上的假名酒、甲醛勾兑的白酒、注水牛肉猪肉、瘦肉精猪肉、农药超标毒蔬菜、增白剂超量的面粉、漂白粉蘑菇、有毒猪血鸭血。这边还有核黄素土鸡蛋、有毒福寿螺、加孔雀绿保鲜鱼、滑石粉米线、吊白块米粉、矿物油抛光的霉大米、抛光的陈化粮大米、人造豆腐、兑香精和色素的茶叶等等。就像那件假羽绒服,邹七嫂的孙女就买过。有几次,阿Q都想买东西,把50元假币花掉,但是一说价钱他又觉得不便宜,况且,一到这时候,他就感觉那50元钱不是假币了。
        阿Q又游了一通,他见到了小D儿子曾上过当买的那种果糖勾兑的蜂蜜。 阿Q想买甲鱼鲇鱼,又怕是喂了避孕药的;想买海参,又怕是福尔马林泡的。那是激素催熟的西红柿和西瓜、涂红黄色素的橙子,这是阿Q认得的,不过,要是便宜。买一点也未尝不可啊!
       再往前走,阿Q看见了假洋鬼子的女婿曾喝过的含敌敌畏的假茅台酒、酒精勾兑的红葡萄酒、贴假标签的名牌葡萄酒。未庄人曾吃过的硫磺熏白的馒头、硫磺熏的干辣椒、防腐剂超标的罐头食品、猪毛和头发制作的酱油、灌注自来水的假矿泉水。赵太爷孙子吃过的瘟鸡做的德州扒鸡、掺马肉的羊肉卷、金华毒火腿肠。那儿还有假重庆火锅底料、假鸡汤米线高汤……不一而足,哎,如今不比从前了,这个世界怎么了?我阿Q喜欢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这样,他一直游逛到中午,那50元还是没花出去。有点饿了,他钻进一家小吃部,在条凳上坐下,在未庄人叫“长凳”,城里人却叫“条凳”,他想:这是错的,可笑!油煎大头鱼,未庄都加上半寸长的葱叶,城里却加上切细的葱丝,他想:这也是错的,可笑!然而未庄人真是不见世面的可笑的乡下人呵,他们没有见过城里的煎鱼!今天,他特意要了个煎鱼,至于,那鱼是不是喂了避孕药,他也不管了,便宜就行。他吃了一个注水肉炒药韭菜,一个有毒猪血,再来一碗翻新抛光陈大米饭,实实惠惠吃个饱。然后,他迟疑一会儿,掏出了那50元钱,那收钱的女老板,连看都不看一下,就说:“换一张,我不要这张!”怪啊!她难道是火眼金睛? 阿Q心里犯嘀咕,妈妈的!人家一眼就能认出这是假币,可是,我怎么当时就认不出?气死我了!阿Q又反转一想,算了算了,儿子孙子才认得出,我怎么能认得出?我是大爷!
       下午,他来到了百货类的摊位。他一眼就认出那是假床垫子、假蚕丝被,又仔细看那儿还有:毒仿瓷器皿、有毒一次性餐盒、假明清家具。那儿还有盗版光盘、盗版书籍;这边还有假冒家用电器、假刹车片、假防冻液、假润滑油;再前是有毒仿瓷器皿、有毒一次性餐盒、假医疗器械、假种子,假化肥。还有赵秀才儿媳妇服后自杀不成的假农药等等。这些都是阿Q认得的。
       拐进另一条胡同,是卖化妆品的,他知道眼前这个摊位上的化妆品大多是假货,就像雅诗兰黛柔丝细致焕彩化妆,那是假的,赵司晨的孙女用过。还有那“飘柔”也是假的,这是吴妈的儿媳妇说的。咦!现在的人可真了不起啊,那仿真技术真叫棒啊!
        结末,阿Q还是没能把张50元花掉。回到未庄,天色已晚,他来到咸亨酒店,跑堂的给他倒了一杯香精茶叶,他要了一盘膨大剂西红柿,要了氨水虾米、嫩肉粉熟肉、尿素催大的豆芽、除草剂无根豆芽菜,开一瓶甲醇酒,美滋滋喝着。王胡儿子来了,人们也叫他小王胡,小王胡如今也发了,戴的假劳力士表、揣的山寨手机。他走南闯北,无所不知。他们对饮起来。
       小王胡说,假货,他见得多了,诸如假新闻,假清官、假党员、假学历,假高干子弟,假论文,假统计数据、假和尚、假修女、假留学生,假考生、假乞丐、假夫妻,假离婚证,假车(军)牌,假车票,豆腐渣防洪堤,楼塌塌楼歪歪楼裂裂工程等等,那是数不过来的。
       “这么多?”阿Q听得发呆。
       “有啊!还有虚假信息、假315网站,假话,假报告、假成绩、假球、假广告、假警察、假军人、假唱、假奶牛(牛毛染成黑白色)、假男人(变性手术,)、假美女等等。”小王胡喋喋不休地展示着自己的见多识广。阿Q想插话,又迟疑着,听那些“假玩艺儿”,心里多少有些不快。
       “真是什么都能假了!”阿Q总是于插了一句话了。
       “哼,还有呢!还有假乳房呢!”小王胡有点趾高气扬了,押了一口酒。
       “什么什么?那东西也有假的?不信!不信!” 阿Q边说,边心底更加涌出了一股不快——我先前——比你知道的多啦!你算是什么东西!
      “这你就不明白了,那是用硅胶或英捷尔法勒做假体的!”
      “啊,这?”阿Q又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了。阿Q心里还是不快——哎,去你的吧,孙子才知道的多,我是爷爷!
      “这算什么,还有、假处女呢!哈哈 ……你少见多怪了吧?”小王胡无不得意,“那叫处女膜修补术!”
      “啊,佩服!佩服!”阿Q说着顺势翘起大拇指,心里骂道:就你行!顶个屁!我 阿Q佩服你个鸟?
       “来,再来一杯!”小王胡越发得意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你有机会也出去转转,开开眼界!”
        晚上,阿Q回到装修一新的土谷祠,钻进黑心棉做的被褥,愤愤的“妈妈的,偏他们可以用假钞,我就不行?”
       那可是50元钱啊!而且是他的——现在变成假币了!一整天也没弄出去!说是算被儿子拿去了罢,总还是忽忽不乐; 说自己是虫豸罢,也还是忽忽不乐:他这回才有些感到失败的苦痛了。 但他立刻转败为胜了。他擎起右手,用力的在自己脸上打了一个嘴巴,热剌剌的有些痛;打完 之后,便心平气和起来,似乎打的是自己,被打的是别一个自己,不久也就仿佛是自己打了别个一般, ——虽然还有些热剌剌,——心满意足的得胜的躺下了。 他睡着了。
     “我手执钢鞭将你打!”他梦里又唱了起来!(---作者高葆金西域收藏网顾问)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7)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