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农场人物

时间:2013-02-04 12:51来源:兵团第七师 作者:韩天航 点击:
农场人物 ----是他们滋养了我的心灵 ——题记

 牧牛人老陆

      我从上海来新疆时是18岁,而女儿回上海落户也是18岁。临走前她让我陪她转转,因为毕竟是农场哺育了她,她对农场是很有些感情的。

      转到一座废弃的大礼堂前,我不禁停住了脚步。记得女儿出生时,农场生活十分艰苦,那时每人每月只有2两半油,百分之九十是玉米面,一个月也吃不上一次肉。妻子奶水不够,我们只得设法打牛奶。当时我家边上的大礼堂被改成一座牛圈,牧牛人姓陆,是个“九·二五”起义的老兵,个儿矮矮的,眼睛小小的,背有些驼,下巴上留着几根稀疏的胡子,为人很和善。他是江苏人,见了我总叫我“老乡”。那时,牛奶供应很紧张,因为那时的牛都是土种牛,不像现在的黑白花奶牛,一次就能挤几十公斤牛奶。我记得老陆每天早上三四点钟就起来挤奶,三头奶牛只能挤一桶半奶,而每天打牛奶的就有二三十人,茶缸子、小铝锅、铁皮桶像蛇一样弯弯曲曲地排了一长串。尤其是冬天,牛奶挤得更少。为了孩子,我们每天早早起来,身上裹着皮大衣,冒着凛冽的寒风,站在破礼堂的墙根下。尽管如此,有时仍没打上牛奶。没办法,我们只好熬稀稀的玉米糊糊喂女儿。有天晚上,天正下着大雪,老陆把牛赶进圈,绕到我家来了。看到我正给女儿喂糊糊,他心里很不好受。他对我说: “我说老乡,明天你把缸子给我吧,每天早上我挤好奶,给你们留一缸子,你们也别去受那份罪了。”

      “怕是影响不好吧。”我说。

      “什么影响不影响?人总有个特殊情况。这么小的孩子没奶吃咋行?”他说,“况且她还是我们第二代老乡呢。”

      以后,他每天打完牛奶,等所有人都走了,就把那缸奶放到我们窗台上,然后轻轻地敲敲我们的窗户。等我们出来,他已经赶着牛群走远了。每天如此,从未落下过一次。

      那年3月,队上又抓“阶级斗争”,开展“一打三反”运动,说是要杀“回马枪”。结果却把老陆给“杀”上了。那晚,我也参加了他的批斗会和政策攻心会,直到凌晨4点钟。他被几个“左派”打的鼻青脸肿,腿也打伤了,嘴角上还淌着血。可他说:“我该上班了,让我去挤奶吧,要不,队上那些孩子吃啥?”

      “滚!”攻心小组组长说。

      老陆驼着背,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我回到家里,心想,不能再让他送牛奶了,等一会儿自己去打吧。但由于太困,坐在椅子上不一会儿我就睡着了。清晨,轻轻的敲击声惊醒了我。妻子立即起床去拿牛奶。她回来问:“老陆怎么啦?脸也肿了,腿也瘸了?”我告诉她昨晚政策攻心的事,她端着那缸牛奶,眼泪一串串地流了下来。向女儿讲述到这里,我的眼睛湿润了。

      “他还在吗?”女儿问。

      “1976年得癌症死了。”

      女儿低下头去,在那座倒塌的大礼堂前走着。那里依然积满了牛粪,上面有许多牛蹄印和人脚印,女儿指着一个脚印说:   “爸爸,这一定是老陆伯伯的脚印吧?”

      “不会有了。”我说,“但他的脚印却留在我们的心里,你说是吗?”

      女儿点点头,她那双含着泪的眼睛仍在牛粪上寻觅着……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