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家乡的浆水面

时间:2013-05-11 20:05来源:新疆 作者:王智勇 点击:
家乡的浆水面

      说起浆水面,或许只有土生土长的甘肃人才不会陌生这几个字眼。对我来说,家乡甘肃通渭县的浆水面是最地道、最可口、最让人难以忘怀的美餐。

      通渭县位于甘肃省东南部,是个偏僻的小县城。恶劣的气候条件和千沟万壑的地理环境,磨炼着当地父老乡亲与不公平的大自然竞相抗衡的意志与耐力。

      阔别故乡已经13个年头了,如今一想到故乡,我心中不免撩动着激烈的思乡的情愫,每当想起家乡的浆水面,依旧会馋得流口水。

      通渭人喜欢吃面食,大街上的面馆比菜馆多。通渭的面食大概有20 种之多,有浆水面、哨子面、牛肉面、鸡蛋面、罐罐面……虽说都是面食,但是通渭人把每种面食都做的与众不同,都赋予了深厚的乡土文化。而浆水可以说是通渭人食物中的主角,地不分城乡,人无论高低,都爱吃浆水。

      要是有客人来,主人第一句就问:“你想吃啥”?

      客人随口就说“浆水面嘛”。以浆水面待客,是我们家乡最朴素,也是最真挚的礼节。如果客人是亲密无间的朋友,那么煮罐罐茶、抽旱烟锅之后,我们就以精心制作的浆水面来款待;酒逢知己千杯少,浆水面也只对理解它的人才是美餐。

      浆水的制作工艺其实很简单,一般用萝卜、芹菜、大白菜、包菜为主料,更讲究的就会用苦苣、苜蓿、芨芨菜等野菜。先菜切碎,然后将其放入开水中氽一下,接着盛在瓦缸或者瓷坛内,再加入以面粉勾芡的开水。

      要紧的是缸内必须留下一点旧浆水,作发酵的引子,俗称“ 角子”。这“ 角子”大概担负着承前启后的责任。浆水盛好后,便把缸口密封严实,24小时后就算大功告成。稠的称酸菜,稀的叫浆水,清冽芳香,可调味消暑,是通渭人储菜、吃菜的主要方式。

      小时候,我经常看母亲做浆水面。她先在烧热的锅中倒入少许清油,再放入葱花、蒜片、红椒丝炝熟,随即倒入盛好的浆水,煮沸后加上少量葱花和适量食盐。手擀的面条清爽硬朗,浇上浆水的汤头,配以嫩绿的葱花、艳红的辣椒丝、白生生的蒜片,一碗清冽酸香、筋道爽口的浆水面便做成了。

      尤其是在烈日炎炎的夏天,劳作回来,吃一碗浆水面,立刻使人神清气爽,精力旺盛;出门远行,吃一碗浆水面,能使人终日不渴,体力顿增;春节食荤腻味,吃一碗浆水面,可使人肠胃清爽,浑身舒坦。

      故乡的浆水面,筋道,酸香,甘肃近代诗人王恒写过一首诗:“本地风光好,芹波美味尝。客来夸薄细,家造发清香。饭后常添水,春残便做浆。尤珍北山面,一吸尺余长。”而这就是通渭民间生活的真实写照。

      辛勤劳作了一天的父老乡亲们,晚归回来,一家人坐在槐树的荫凉下,眼前摆一张小方桌,桌上摆放着油泼红辣子、炒青椒,或者水萝卜和洋芋丝,吃一口浆水面说一句桑麻,话一句桑麻喝一口浆水汤。有滋有味的品尝着浆水面,尽情地享受着农家田园的生活乐趣。

      如今,我来新疆13 个年头了,去年回老家带回来一些粗粮杂面,酸菜做的虽然没有老家的那么地道,但从来没有断过,隔两天就要吃一顿浆水面。他乡人都吃不习惯,但是在新疆,要能吃上家乡的浆水面真的比较稀罕。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