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永远的煤油灯

时间:2014-03-14 10:09来源:准噶尔 作者:陶冬梅 点击:
永远的煤油灯 作者 陶冬梅
       记得小时候,家里是轻易不点灯的,即使再漆黑的夜晚也不例外。可每当我要写作业时,母亲很快就把煤油灯点上,放在我写作业 的小方桌上。这时的母亲,通常会盘腿坐在炕沿上,做针线活儿。蛾子被灯光吸引过来,绕着我的头顶,欢快地扑腾。我开始心不在焉,不多的一点作业,却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写完。母亲也不恼,只是时不时偏过头,看看灯盏里的煤油,然后催促我:“快点,写完了睡觉。”
  上初中时,不知咋的,我突然对功课不怎么上心了,倒是一门心思地迷上了课外书。对这些,母亲好像一无所知,只要见我看书,就总是轻手轻脚的,生怕弄出响动,却从不过问我看什么书。那时的书,自然不好买,但我运气好,似乎总能借到自己喜欢的书看。一到晚上,我先是坐在炕上看,然后趴在被窝里看。母亲烧的炕很热,我常常是看着看着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第二天醒来,天已大亮,再看煤油灯,已不知去向。我知道,是母亲吹灭了煤油灯,把它放到安全的地方了。
  那段日子,我在煤油灯下看了很多书。可到现在,能记得书名的,也就那么一两本。但奇怪的是,母亲弓着腰一次次往灯盏里添煤油的情景,在我的记忆里,却总是那么清晰。
  后来,我考上了高中。高中要到镇上去读,镇子离家有20里路。我夏天走读,冬天住校。夏日长,放学早,但20里的山路走到尽头,天就黑麻麻的了。翻过一道山梁,就能看见我家的院落。这个时候,一定有一盏灯在屋里亮着,那灯就像母亲的眼睛,在等我回家。母亲见我来了,急忙把擀好的面条丢进沸腾的锅里,一家人的晚饭,因为我的到来而开始。
  冬天到了,母亲给我收拾好被褥,让父亲送我去住校。父亲背着我的行李和一个月的口粮,而我,一手提着被母亲擦拭一新的煤油灯,一手提着母亲前一晚烙的干粮。走出有一段路了,我回头,还能看到母亲站在门前那棵光秃秃的沙枣树下。
  在那盏煤油灯下,我开始用心学习。高考后,我成了村子里第一个考上师范的孩子。临去报到时,母亲突然拉住我:“你怎么忘记带煤油灯了?”这话被父亲听到了,父亲瞪了母亲一眼:“用什么煤油灯,我娃到城里用电灯。煤油灯,用不上了。”母亲还是不明白:“到城里读书不用煤油灯?”那一刻,我的鼻子发酸。我突然觉得,母亲一下子老了。
  工作后,我把父母接到了身边。没想到,母亲来的时候,竟然将我以前用过的那盏煤油灯也带来了。我对母亲说:“城里都用电灯,我们以后再也不用煤油灯了。”可母亲不说话,自顾看着煤油灯出神。
  有一天,我下班回家,看见母亲手里又拿着那盏煤油灯,仔细地看。看着看着,竟老泪纵横。我的心颤抖了。就在那一瞬,我突然明白:其实,在母亲的心里,这盏煤油灯,从来都没有熄灭过。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