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感悟新疆

时间:2016-07-29 18:10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六文银 点击:
感悟新疆 作者:六文银

          1

      走入新疆,你会对天人合一的粗犷,敬佩得顶礼膜拜。

      昆明至乌鲁木齐的航班,要飞五个小时。这是我初次乘飞机,正好座位靠机窗,可以美美地享受一下窗外的景色。飞机中途在成都双流机场停了四十分钟,走出机舱,雾蒙蒙的一片,才始信,不单雾都重庆的雾大,恐怕整个四川雾都大。中国人机智幽默,又很善于委婉地表达,不直说雾大,只说四川的狗经久见不到太阳,偶尔云开雾散日出,便将太阳当作怪物,狂吠不止,所以有“蜀犬吠日”之说。

      飞机冲破厚厚的浓雾,往西飞去,终于见到正前方一轮夕阳正欲坠山。远看去,象个熟透的蛋黄,浮在氤氲之中,光泽略显惨淡,却不失凄丽。

      对新疆,最初的印象,是始于一些古诗词和武侠小说的描写。

      还没到达,便心生感喟,新疆,真是个萌生诗情触动情怀的地方。就是眼前的这轮夕阳,定能让你不禁想象“长烟落日孤城闭”“大漠孤烟直,孤城万韧山”的意境来。尽管不见长烟,也无孤城,更无山万韧,但晴空万里的苍穹,尤如一望无际的沙漠,划过长空的云缕,便是长烟,天际尽头霞光万丈,如山有万韧,我们便如立在城楼远眺的戌征将士。夕阳是孤吊吊的,长烟是直棱棱的,山是静肃肃的。放眼望去,不见飞鸟走兽,不见金戈铁马,不见商贾骆队,一切都是沉寂寂的,凉朔朔的,宽阔无边的苍凉,遥遥无期的思念,苦不堪言的伤感,深不见底的孤独,都紧锁进这群山之间的孤城之中。景,是空空的旷,物,是凄凄的冷,人,是淡淡的愁,情,是浓浓的烈,意,是真真的切。我在感受古诗的韵味中,品味了戌征的苦楚。

      夕阳西坠,天渐渐暗了下来。我的脑海里显现出地图计算着航程,按飞行时间推算,应该到青海新疆交界的上空了吧?透过机窗往下望,借着亮光,忽隐忽现出,团团簇簇,如絮似玉的东西。等辩识清楚后,禁不住一阵狂喜:雪山,雪峰,雪原。

      一种少年时的英雄情怀,腾然盈上心间。还没到新疆,圆梦的渴望,便让我如痴如醉了。是否还能找到那些天山剑侠修练武功的剑池?在踏雪无痕中能否采到恢复元气的雪莲?风沙漫漫的大漠,还能不能遇到惊现那些侠情柔骨故事的蜃楼?

          2

      到了乌鲁木齐,已是晚上十点。走出灯火通明的机场,几辆等待拉客的出租车、三轮车,零零落落地停在有些灰暗的街灯下,稀稀疏疏的行人,凋落光净的树木,除了给人一种秋意黯然的感觉外,几乎不能察觉,这已经到了最西陲的省会城市。

       街道,比所走过的城市,要宽出二至三倍,让你叹憾,新疆或者说西部人,在土地上的奢侈。道路两旁的建筑,没有高层林立的豪华,偶尔还能见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房楼样式。简洁和朴素,依然是这个城市尚未消亡的一种格调。

      仍然是宽阔空荡的沉寂。

      走入新疆,最先体味到的是,天地的广,人丁的稀,景物的清,以及这种反差,所带来的静寞,静得让人有种不惊不乍的淡定从容,天崩地陷也能无动于衷的漠然。

      年轻貌美的导游小姐,清新欢快的气质,让远道而来的客人眼前一亮,因旅途带来的劳累,因寥落带来的乏然,一扫而光;她流利的普通话,娴熟而娓娓动听的讲解介绍,使你心中暂被压抑的憧往,又再沸腾升起。

      她自称祖籍南京,爷辈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因垦戌来到新疆,至她已然三代。谈吐之中,眉宇之间,她没有流露出半丝颠沛流离的凄苦,却有着落地生根的安然和豁达。同为垦戌边陲,这些迁移的故事,并不新奇,可一行人,却为她的爽朗大方所感染。故乡,不再遥远,他乡,不再陌生,异客,不再孤独,思亲,不再愁苦。

      这么晚了,赶紧领去进餐吧。导游小姐听得客人一番抱怨,欣然一笑道:速去进餐,那是自然,晚?近四小时的时差,这个时间对乌鲁木齐来说,才算夜色初上,明早十点——这个城市的黎明时分,我们将开始第一天的行程,如果有头昏脑胀、难以入眠、疲劳至极现象,可能是时差反应,趁早来找我。

      绿意乏然。一路上的感觉,到了餐桌之后,更为强烈起来。有鱼有肉有土豆,有饭有面有馍馍。可却,物以稀为贵,恶劣的环境,使得青鲜的蔬菜,显得那么的稀缺珍贵。

      为了消除我们的错知错觉,导游小姐一大早便特意领着我们,乘车经过一段繁华的市区,具有现代气息的摩天大厦,拨地而起,新疆人油然而生的自豪感,异乡客刻意故作矜持却掩不住的惊叹。发展的振奋,充盈着每个人的心头。

      进入郊区,空旷感,又再袭入眼帘和心底。除了城郊结合部,为数并不多的挖土采石机械轰隆隆的作鸣声外,仍是放眼望去的空旷。

      你会觉得,土地的奢侈,除了面积的宽广之外,似乎就一无所有。富庶,与此地无缘,贫瘠,一直同它结伴而行。

      戈壁滩、沙丘、盐碱地,一望无垠的荒凉。砾石、沙粒,是这个地方最不稀缺的产品。柏油公路,笔直地伸向前方,有人调侃道:这地方,驾车不用打方向换档,容易瞌睡;公路也恁好修,拿个钉耙将满地的石子耙平,浇上柏油就成了。导游小姐也不失幽默地凑合道:我们这里一个县长,就抵你们那的一个副省长。客人不解,导游小姐笑道:新疆有个县,辖区面积25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接近你们一个省的面积,可是让沿海地区的村主任来互换职务,打死都不来。众人一笑莞尔。

      没有怨天尤人的妄自菲薄,却有生于斯长于斯乐于斯的随遇而安,新疆人有着乐天达然的积极生活观。

      满目的灰色,灰色的沙子,灰色的道路,灰色的尘雾,灰色的原野,一切都是灰蒙蒙的单调。一丁点的生机,便会给你一种惊喜,一种冲动;偶见偶遇的人影,或许就是一个奇迹,一份希望。缺少生机,生命方显得珍贵;地广人稀,人情才那么的温暖。生态的优越感,容易使我们滋意践踏生命,人口的繁盛,可能会使世态变得更加炎凉。(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