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深情是写作最好的老师(2)

时间:2017-10-30 13:19来源:兵团日报 作者:徐戈 赵天益/ 点击:
雨天,林子笼罩在云雾里,杨花著雨沾在花穗上,扬不起飞不去。鸟儿们都一一静默了,仿佛要借阴雨的天气歇一歇翅膀,养一养嗓子,待雨过天晴时再放声歌唱。在众鸟沉默中,唯有布谷在叫,叫声忽远忽近,忽高忽低,时
雨天,林子笼罩在云雾里,杨花著雨沾在花穗上,扬不起飞不去。鸟儿们都一一静默了,仿佛要借阴雨的天气歇一歇翅膀,养一养嗓子,待雨过天晴时再放声歌唱。在众鸟沉默中,唯有布谷在叫,叫声忽远忽近,忽高忽低,时断时续。远声缥缈,如从云中悠悠传来;近声深沉,如听屈子沿江行吟。
“布谷——布谷——”像衔着使命,风雨兼程,传檄村社:莫因雨偷闲,赶快备好种子,抓住雨后墒情播进土里。它叫几声换一个地方,犹如一位拄杖老人,走到东家,走到西家,苦口婆心地向年轻人唠叨:快下田插秧!快下地播种!于是,边疆团场的条条大路上不再寂寥,送肥运种的车辆多了,披雨披戴草帽的行人多了;条田不再裸露,大漠不再光秃,禾碧苗绿,一重盖过一重……
“布谷——布谷——”稻已经孕穗,麦已经黄熟,你还在苦喊苦叫什么呢?噢,我明白了,你的吟叫原来不是在催种,不是在勤农,与我们人类的四季耕作,并无关系。你就是你,黑灰色的羽毛,尾巴上有白色的斑点,腹部有黑色的横纹,初夏时昼夜不停地啼叫。你叫的时间,叫的声调,是你的父母遗传给你的。你的鸣叫自有你的目的,或是呼朋引伴,或是呼儿唤女,或是号喊饥渴,我不懂,只好如此忖度。你不知道“布谷”是你的名字,不知道子规、杜鹃、杜宇也是你的名字,这些名字都是我们人类给你取的。只因你的叫声谐了我们“布谷”二字的音,叫的时间又值播种插秧季节,所以,我们便喜欢你,你也就博得了一个极好的名声。
有了布谷,雨中的林子不再寂寞,雨天的农家不再闲散。我爱布谷,更爱“布谷——布谷——”那幽远高昂的吟唱。
我最不爱听麻雀叽喳,本来很优美的一支歌,却被唱得支离破碎。但我羡慕甚至嫉妒它们的自由自在。
麻雀就像是顽皮的孩子,会结伙撒野,会成群不归,也会见义勇为,蜂拥而上。不论是善举还是劣行,都兴奋地唱着闹着进行,不顾忌,不掩饰,自由自在。一次,我在林下躺卧,遇上它们从黄熟的麦田里觅食归来,一片云似的落在枝头。接着,一阵急促的音乐碎雨便从树梢上洒下来。不受音阶的约束,不受节拍的控制,没有旋律,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向外蹦,嘈杂成一片,让人来不及躲避,全身便被“淋透”。然后,又一旋而起,群飞而去,依然是一片云,挟着细碎的雨,向林外一方菜田洒去。
雀群来时,我“淋透”在它们洒下的乐雨里,它们飞走时,我也就雨过天晴,耳畔幽静。但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它们飞去飞来,就有一种淡淡的郁悒袭上心头,让我感到怅然。久之,我发现这种郁悒来自内心的嫉妒,嫉妒它们拥有太多的快活和自在,而且挥霍不尽,享受不完。周围的一切,大树、小草、野花、流水,谁也比不上它们。我们人类呢?我回首,细数自己的人生旅程,似曾有过,可惜太短促了,短促得竟不肯稍事停顿,让我从容不迫地盘桓片刻和结结实实地看个清楚,便恍惚而去了。那便是童年,金色的童年,然而童年却体味不到。等知道童年的自由和快活时,已经是成年以后,可叹那无忧无虑的自由与快活,却再也回不到人生旅程中来了。
我们人类给自己的一生披戴的桎梏太多了,把自己套得那么牢。而麻雀们则不然,它们被明媚的光环照护着,自由地飞,自在地唱,把细碎的乐雨撒着野向你身上泼,不管你是快乐还是忧伤,也不管你有多少无谓的烦愁和无聊的思绪,唱够了,唱累了,唱饿了,就飞向麦田,飞向菜地。
它们欢乐地忙碌着,它们忙碌地欢乐着。
愿鸟儿们的天地无比自由,愿鸟儿们的世界无比完美。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