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曼娜回忆录(少女之心)

时间:2015-02-16 11:59来源:文学 作者:任晓雯 点击:
曼娜回忆录(少女之心) 任晓雯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初二的体育课上,乐鹏程练习滑杆。滑至底部时,他闭着眼睛,抱着滑杆,一动不动。同学扶至医务室,医护老师白忙活半天,还是陪去的同学瞧出端倪:铁杆的摩擦,让乐鹏程腿间支起一顶“小帐篷”! 
      自此,但凡乐鹏程练习滑杆,男生们就在旁边叫:“小帐篷!小帐篷! ”女生不明白,他们故作神秘:“男人家的事,女人不懂的。” 
      乐鹏程成了班中两大笑柄之一。另一笑柄,是留级的早熟女生,叫吴娟。母亲死后,没人关心,发育了不知道买胸罩,白衬衫下晃着两点黑,跑步时不停蹦达,腿都迈不开。裤子上第一次见红时,躲进厕所哇哇大哭,邻班的女班主任跑进去教她叠卫生纸。此后,吴娟定期走出体育课队伍,人家打球跳高,她独自一人在操场边瞧着,个子高,身板壮,还一脸羞答答,显得滑稽。时间长了,就得绰号:“小害羞”。 
      “小帐篷”和“小害羞”,叫久了没新意,于是给两人配对。吴娟听人叫“乐吴氏”,气得大哭。但逐渐地,只是扭捏笑笑,呸好事者一口,甚至故意卖破绽,让人家往这方面逗她。马上又传出话:两人的事儿,说着说着,保不准就成了。 
      吴娟人不坏,五官也还好,只是性格多愁善感,身材五大三粗,实在不相称。比如乐鹏程,内向少言,就该配副白净面孔;吴小妮活泼大方,人家就长出了个大方样儿。 
      “乐吴氏”是吴小妮,该有多好。麻花辫扎红蝴蝶结,走路时蹦蹦跳跳,尤其一双大眼睛,布娃娃似的,说话时睫毛忽闪。 
      女生大多短袖上装和深色长裤。吴小妮有条体育课专用的蓝色运动裤,外侧裤缝镶两条白边,勾勒出腿部运动的轨迹。在夏天,乐鹏程还能直接欣赏吴小妮的腿。她是班里少数穿裙子的女生之一,并且总是最早的。上学时斜穿操场,教室里一阵骚动:“吴小妮穿裙子了”。女生们拥到窗前,嘁嘁啜啜议论。翌日出现一两个跟风,再隔几日,更多女生换上夏裙,于是裙装不再成为话题。即便如此,吴小妮还是突出,她的的确良衬衫带着花色,在一堆白布方领衫中特别扎眼,裙子也好看,裙摆有褶子,不像别的女孩,只是将布缝成一圈,腰里箍上橡皮筋。乐鹏程注意她裙下光溜溜的腿,时而交叉,时而弯曲,时而弹性饱满地一蹦一甩,变化出诱人的形态。 
      一日梦见那双腿,像在跨栏,又似跳舞,有褶的裙摆,花伞一般倏然开放。乐鹏程一声大喊,把自己喊醒了。脊梁和大腿汗津津的,探手一摸,毛巾毯湿了一大块。日光灯亮了,父母齐齐探起身,四只眼睛丝毫不差地落在他脸上。乐鹏程心中发怵,不敢大动,微微挪一下屁股,将湿东西捂住。 
      母亲张翠娥半眯着眼,像在努力醒转,不声不响地瞧了片刻,抽抽鼻子,猛地倒回床上,头朝里,背朝外,仿佛和人赌气。父亲乐明干咳了两下,抬手关灯。床架子一阵摇晃,三人各自调整姿势,重新分配毯子的面积。 
 
      工程师乐明和张翠娥是同事,自由恋爱后结合。 
      结婚半年,开始频繁吵架。张翠娥没想到,一个饱学之人,会是这样的牛脾气。儿子出世后,张翠娥恨不得将双腿扛到肩上。母亲从乡下来,添过一些手,张翠娥嫌她行动缓慢,脑子糊涂,又支回去。有时翠娥不平衡:在厂里,自己也是响当当的“三八红旗手”,凭什么回家就成粗使婆子。乐明骂张翠娥“庸俗不堪”、“不学无术”,张翠娥气得数次离家出走,没几个小时又乖乖回来。算了,嫁这男人,不就图他一肚子学问嘛。 
      乐鹏程的名字是乐明起的,龙生龙,凤生凤,乐氏子弟,鹏程万里。孕妇张翠娥养得特别好,家里订了一份奶,又从工友那里争取一份,早一瓶、晚一瓶。还有时令的西瓜,一天一只。乐明天天中午跑去水果店排队,有时吃饭都顾不上。他开始做家务,脾气改好不少。一天忙完,在街边架个竹床,让翠娥乘凉,自己在旁扇风。蒲扇一摇一晃,晚风一丝一缕,话题三句不离孩子。 
      乐鹏程出生时,是七斤半的小胖墩,谁知越长越纤瘦,性格也随之往软弱里长。小时候是受气包,丢沙袋时,是捡沙袋的;打乒乓时,是捡球的;跳鞍马时,是俯身作“鞍马”的;“老鹰抓小鸡”时当老鹰,抓来抓去抓不到,给一群男孩揪住,刮鼻子、打头挞。后来长大了,成绩中等,表现平平,没什么朋友,不上课就孵在家里,有时看连环画,有时发呆。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