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艺术 > 新作推荐 >

新疆流浪记

时间:2015-03-06 19:42来源:新疆 作者:孤岛 点击:
长篇散文《新疆流浪记》 作者 孤岛
  长篇散文《新疆流浪记》节选——
翻越天山:崇高在美之上
 
  
      上天山,从北疆翻越到南疆。
  从北疆到南疆,有点像从江南到塞外,必定要步入另一种境界。
  而我总觉得天山南北的新疆是只巨大的神鹰,扑伏在遥遥的西北角。这只神鹰的双翅就是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准噶尔这只翅膀,长满绿色羽毛,生机盎然;而塔里木这只呢,却光秃秃地露出筋骨,而且近乎烂瘫,令人感叹不已。
  天山,便是神鹰的身子卧居所在。
  翻越天山,就等于翻越神鹰的……
  我这个坐长途客车游北疆的浪子没有因车的停止而罢休。天山就耸立在眼前,虽然它无比巍峨让人望而却步,虽然没有任何东西能提携我上山,但是我并没有止步。天山啊,无论你多么地横空嵯峨,不堪一世,我都要翻越你!翻越你然后到达南疆,去游历另一支神鹰翅膀。
  现在,已没有什么人能帮助你,除了上帝。而上帝又是十分之七的超人类的最高存在和十分之三的自我努力。不管怎么说,“上帝”没有将我抛弃在这里。我通过努力,找到了一辆卡车,而当我见到它时,它正冻僵在那里。车是钢铁造的,竟然也怕冻。
  我在寒风中颤抖了一个小时。那个十岁左右的司机的儿子,小小年纪也竟然跟着他的塔塔(维语,意为爸爸)走南窜北,看他穿一件单薄的青衣在清晨的风中嘴唇紫得哆索,身体弯曲成虾,我更增添了些许冷意。
  司机拎来了好几桶开水,冲了好半天,卡车才喘过气来,它一活动,就带我们上山了,驮着司机和他儿子,令我想起阿訇的维吾尔族老汉和一个叫孤岛的流浪汉缓缓上山,开始了一天的旅程。一路是上坡,一路是阳光、阴影、风和石头,一路是美和失落。
  太阳终于穿破云层,斜斜地照射下来了。
  我吸吮着山的气息,在闻过草原的气息之后。从草原到山,是从平和到奇屈、从优美到崇高的超拔过程。而最初的山的气息是古杨的气息:浓郁、辛辣、倔傲。
  不知道隐居在这天山山谷里的杨树是否成吉思汗年代还是道光年间留下的遗志。它们像是一个默默的家庭,默默地承受着世代的风雨和或烫或冷的阳光,因之默默而千秋留芳,因之默默才守护着最初的童贞和顽强,因之默默才使我这一类的人向它们脱帽致敬!
  我甚至想:如果时光倒流,它们会不会突然成为鲜活的一代?
  路,上坡。
  那么柔细的一条,飘带似地空灵而富有幼势。
  穿谷。拐岭。窜关。一会儿出现在山岗,一会儿又跃入深谷。第一个将脚印探入这条山路的是谁?也许他的生命早已与脚印一起埋在了这里。还有什么人在这条路抛洒下血汗?如果唐僧、悟空、猪八戒一行没有经过这里,那么是否有左宗棠的兵马经过,有热热闹闹的娶亲队伍经过,有斯坦因、斯文·海定这些探险家经过?……而千百年后的今天,它又很偶然地出现在我的眼前。从下往上望,远山坡上斜斜地一痕,仿佛是山因发愁而皱耸起的眉毛;而从上往下俯瞰呢?绿山之神鹰身上白白的一道,闪跞如刀口,残忍而美丽!
  路上坡,车也在上坡。
  喘息。车,路,和人。树木也在喘息,陷于昨夜的雨水和方晨的阳光之中不停地喘息。
  现在,我们升到了一定的高度。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