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往事回眸 > 不堪回首 >

渴望图们江出海口早日回归中国

时间:2012-06-06 08:00来源:历史 作者:历史 点击:
图们江出海口有望回归中国!


        图们江出海口有望回归中国!
        图们江口就在我国,位于吉林省沿边珲春市的防川,出图们江口15公里入日本海。防川是中国距俄罗斯、朝鲜半岛东海岸、日本、北美洲的海上最近点。

  位于中国东北的吉林省,有一个通向日本海的出海口——图们江口。
  自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珲春市向北行进约65公里,有一处碧水环绕的绿洲,这里就是离图们江口最近的地方,被称为“一眼望三国”的防川。防川是中国与朝鲜、俄罗斯三国唯一的交界处,濒江临海,依山傍水,东南与俄罗斯的小镇包得哥尔那亚毗邻,西南与朝鲜的豆满江市隔江相望;俄、朝的两个城市由图们江上的一座铁路大桥相接。
  从防川沿图们江顺流而下,约15公里即可进入日本海。若把地图上的中国比作一只引颈高歌的雄鸡,那么防川就是雄鸡的嘴尖。“鸡鸣闻三国,犬吠惊三疆”,这是人们对位于图们江入海口,人称“东方第一村”——防川特殊地理位置的形象比喻。
  图们江发源于长白山脉主峰,从西南流向东北,至图们市后折向东南流经中、朝、俄三国国界,全长约520公里,其中,中朝界河505公里,唯有入海口的 15公里为朝俄界河,但中国保留了沿江出海的权利。历史上,中国曾是日本海沿岸国,1860年,沙皇强迫清廷签订了《中俄北京条约》,将黑龙江口至图们江口约40万平方公里的日本海沿岸地区划归俄国。1886年10月,清政府御使吴大徵在与俄签订《珲春东界约》中据理力争,在条约第四款中写下了“由‘土 ’(即俄文字母T)字界碑至图们江口30里与朝鲜连界之江面海口,中国有船只出入,应与俄国商议,不得拦阻”的内容。
  “土”字界碑在图们江下游防川附近,从这里往南15公里即日本海。以后,一直到1938年,中国每年最多有1400艘船只从图们江口出海,还有定期班轮开往俄罗斯的海参崴、日本,甚至上海。
  1938年,日苏发生“张鼓峰事件”后,日军封锁了图们江口,从此中断了中国出日本海的航行。80年代,恢复图们江口的出海权提到了中国的议事日程。 1992年3月《中苏东段界协定》正式生效,中国沿图们江俄罗斯一侧出海权得到了恢复和法律上的保证,历史由此翻开新的一页。
  随着中国在图们江口出海权得到恢复,图们江三角洲成了国际开发的热点。早在1991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已将图们江地区列入联合国重点开发项目。同时还认为,地处东北亚“金三角”中心地带的珲春市,有望与俄、朝图们江三角洲地区一道,成为未来东北亚巨大的“工业基地”和“物流中心”。图们江,朝鲜人叫她豆满江,是发源于长白山的三江之一。图们江向东北流,但没坚持多久,就向东南一拐,跑到海里去了。[1]邻近入海口的这个地方叫防川,属吉林的珲春。
  防川一带丘陵起伏,大地生机盎然,郁郁葱葱的。在那密密的树林里,栖息着多种动物。据说,这里野猪非常多,泛滥成灾,经常大面积地糟蹋庄稼。究其原因,是野猪的天敌-老虎、黑熊-没有几个了。在这里,打猎是非法的,野猪也不可以打。我跟当地朋友提到何不效法美国采用执照狩猎方式。朋友说,执照可以仿造。一旦有所开放,野猪必然在几天之内绝种。
  野猪也不是全做不利于人的事。春天,万物生发,动物的荷尔蒙增长,当地农民就把自家饲养的成熟母猪赶进山林;她会在晚夏早秋的收获季节自己回来,带回十几个猪崽-她和山林里的公野猪的后代。这种混血猪崽将成长为肉质极佳卖价甚好的瘦肉猪。
  从发源那里开始,图们江的左侧是中国的吉林省,右侧是朝鲜。但是,在离入海口十五公里处,也就是防川这里,中国一侧的江岸忽然变成了俄罗斯的土地。这种状态源自中俄《北京条约》(1860.11.2)[2]。根据这个条约,海里的岛屿(主要是库页岛)、海边的土地,一寸不留地被夺去。一个本来沿海的吉林省变成了完全的内陆省(尽管吉林省离海岸最近的边界离海岸只有四公里)。
  有人写文章歌颂防川,用语包括“鸡犬之声相闻”、“一眼望三国”、“一笑震三方”,等等。这些都是事实。但是,站在防川的望海阁上,望着远处地平线那里模糊的大海的影子和楼墙附近铁丝网另一侧的强邻,我不觉得有什么可以笑的,我想到的是这块肥沃的土地是如何被人强行夺走的,也联想到了北方的黑龙江和精奇里江。我仿佛看到了,在那个冬天,江岸缭绕着烤人肉的浓烟,缭绕了一个冬天[3];还有那个夏天,江面漂浮着满江尸体,漂浮了三个礼拜[4]。。。
  人在宇宙之间何其渺小。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图们江就在那里存在许多许多年了,其中后面的九十多年,她本来应该是欢畅的咽喉却是在强梁的窒息之下哽咽。五十多年过去了,我第一次看见了图们江,强梁仍然在那里。她的清清的水静静地流着。年代已如此久远,你已经看不见她哀怨的表情,你已经听不见她悲凉的哭泣了。再过一些年,我就死了,就象那些侵略者和屠夫-尼姑拉、波雅克夫、哈巴罗夫、格里布斯基、斯大林-一样,化为尘埃,而图们江却仍然会存在下去,很久地存在下去。但是,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强梁是不会放开它的。
  时光在流逝,毫不留情地、默默地流逝。人在出生、成长、衰老、死亡。几十年犹如一瞬间。当孩子们朗诵“小高炉,炼铁多,炼出铁来造火车,火车开到莫斯科,去见苏联老大哥”时,多半是不知道图们江的耻辱,黑龙江的血债的。我以前就是这些孩子之一。我那时不知道那些耻辱和血债,但是我经历了那时的认贼作“哥”。有过经历的人,以及认真研究历史的人,有责任把历史的真相告诉人们,尤其是青年。
  再说这江口吧。1886年10月,清使吴大澂[5]来到这里和俄方勘定边界,签订了《珲春东界约》。他在签约时奋力一搏,争得了中国从图们江口出海的权利。这之后,中国的船只方可以在河口出入。由于这一功劳,人民纪念吴大澂(我在珲春城里见到了他的大型半身塑像)。(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