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往事回眸 > 不堪回首 >

华人该不该原谅苏哈托

时间:2015-04-01 11:25来源:公众媒体 作者:历史 点击:
苏哈托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屠杀了50多万华人。。。。。
以华人的鲜血为道具
      印尼总统苏哈托铁腕统治32年,给华人留下了无数伤痛。从1965年的大清洗,到1998年的“五月暴行”,苏哈托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牺牲了50多万华人的生命。
      1965年9月30日,拉提夫上校和乌坦上校率领一批陆军军官,逮捕了6名军方将领,强迫苏加诺总统解散国会。时任印尼陆军战略后备部队司令的苏哈托浑水摸鱼,宣称这是一次“共产主义政变”,迅速平息了政变,并窃取了国家最高权力。这就是印尼历史上著名的“九三○事件”。
      次年3月11日,苏哈托宣读了一份“命令书”,宣告“在军方的拥戴下”出任印尼“代总统”。军权在握的苏哈托宣布印尼共产党是非法组织,开始在全国进行“清共运动”。“清共”持续了3年之久,50万名“左翼分子”被杀,60万人未经任何审判就被关进牢里。
      其间,印尼军方曾诬称有9名大雅族(印尼高山原住民)长老被华人所杀,挑拨大雅人对华人的仇视。报仇心切的大雅人,在许多华人住所前放置盛有鸡血或狗血的红色土碗。这就是大雅人复仇的记号,任何大雅人见到红碗,都有责任将屋里的人赶尽杀绝。

苏哈托枪法超群
 
      究竟有多少华人在“红碗事件”中被杀?至今没人说得出确切的数字。根据幸存者的陈述,至少有好几个地方发生“屠村”事件。“沟水都变成红色”,“大雅人杀华人,就像杀鸡杀鸭一样”。美国中央情报局曾把这段悲剧称为“20世纪最惨的集体谋杀”。从此以后,印尼华人被禁止使用中文,不得取中国名字,不准开办华人学校,不得进入政府部门工作……
      32年后的1998年5月,就在苏哈托政权行将就木的前夕,苏哈托故伎重演。当时,一些印尼大学生举行游行,号召进行民主改革。警察开枪射杀6名大学生,引发了全国范围的大规模暴乱。眼看局势即将失控,苏哈托再次制造种族议题,宣扬“华人在偷盗印尼的财富”,指使亲信率先掀起血腥的“排华”暴行,以转移国内矛盾。一场反对苏哈托的政治运动,随即演变成了骇人听闻的排华“五月暴行”。1200多名华人在骚乱中丧生,5000多座华人住宅和商店遭焚毁。
      当时,印尼一个妇女组织的主席、华人奈达,在接受路透社记者的采访时说:“雅加达的强奸案件是同时发生的,同一条街道上的华人妇女全都遭到强奸或遭到性骚扰。暴徒先是闯进房子里,如果他们发现有两三名妇女的话,就会向年纪最轻的下手,然后再纵火烧房子,这是有组织的。就像采取一项集体行动一样,每个地方所发生的强奸案都是这样的……警察和军队近在咫尺,但对呼救声置之不理。”
      直到今天,尽管印尼总统一再说“‘五月暴行’是印尼历史上最惨无人道的事件”,并宣布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此事,但真正的主使仍逍遥法外——他就是苏哈托长女的丈夫、印尼陆军战略后备部队司令普拉博沃中将。
      苏哈托执政32年,逾50万华人遭屠杀——这是铁的事实。倒在苏哈托屠刀下的华人,几乎都是已经加入印尼国籍的第二代甚至第三代华人移民,因此,是否追究苏哈托的屠杀罪行,已属于印尼内政,取决于印尼民众自己的意愿。然而在历史的记忆里,这一抹血色终难就此消逝。
      2008年1月28日,联合国反腐败大会第二次缔约国大会在印度尼西亚召开。对这个国家来说,此次会议有着特殊的意义——就在前一天,86岁的印尼前总统、高居世界银行“贪污腐败富翁榜”榜首的苏哈托因病去世了。在情绪激动的印尼人眼里,苏哈托之死和反腐大会的接踵而来,似乎是对印尼的嘲弄。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1月28日也是“世界大屠杀”日。世界主要人权组织纷纷发表声明,呼吁“调查苏哈托政权的暴行,纪念印尼大屠杀中的受害者”。
      “腐败”和“屠杀”这两个词,毫无疑问已是苏哈托墓志铭上洗刷不掉的污点。
伟大领袖毛主席、周恩来与苏哈托总统
      生命结束,清算开始
      自从1月4日苏哈托因贫血和水肿入院接受治疗开始,围绕他病情的起伏,病房外上演了一出政治连续剧。当1月11日医生宣布他“失去知觉、生命垂危”时,这幕政治剧一度达到了最高潮。
      在特护病房外的走廊里,有一台悬挂式电视机。画面中不断播出印尼总统苏西洛呼吁全国人民为苏哈托祈祷的新闻。不久,画面又切换到另一位前总统瓦希德。他苦口婆心地劝说民众:“虽然苏哈托犯了一些错误,但他也为这个国家做出了伟大的贡献。”
      就在两位政要相继发表“宽恕”言论的同时,透过医院的窗户,可以看到,医院门外已聚集了一大批愤怒的民众。他们手执“将苏哈托绳之以法”的标语,要求弥补自己的创伤,并为死去的亲人讨回公道。
      就在这些针锋相对的争议中,1月27日,苏哈托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1月28日,一场庄重的国葬在苏哈托的老家、印尼爪哇省梭罗城的家族陵墓里举行。那是一个树木环绕、幽静漂亮的墓园。一栋三层建筑的陵墓坐落在小山丘上,苏哈托的妻子茜蒂-哈蒂娜也葬在其中。
      苏哈托的生命完结了,但对他的清算,才刚刚开始。
      印尼政界人士对新加坡《联合早报》的记者说,国葬之礼只是对“印尼发展之父苏哈托”的一种义务:“必须尊重这位老人,他在民间享有一定的尊重。一旦这位老人病逝后,情况也就跟着改变了。”现在,放手追查苏哈托家族贪污案的时机到了——根据印尼法律,如果犯罪嫌疑人去世,其家人必须就其罪行继续接受检方的指控。
      1月初,印尼总检察长亨达曼-苏潘吉拒绝了苏哈托家人和朋友提出的销案请求。他明确表示,如果获得印尼总统苏西洛的授权,检方可以和苏哈托家属达成庭外和解,但条件是苏哈托的子女必须向国家偿还贪污所得。
      苏哈托家人转而向苏西洛总统请求特赦苏哈托,但苏西洛拒绝了。“透明国际”驻印尼主任卢比斯认为,苏西洛可以为病危中的苏哈托祈祷平安,那是对后者在经济建设方面贡献的感谢,也是考虑到苏哈托在军政两界门生无数,牵一发会动全身。但是,苏西洛不可能轻言“赦免”,因为这会触怒深受腐败之害的人民。卢比斯推测:“苏哈托的六名子女可能要受到追诉。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