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往事回眸 > 不堪回首 >

克拉玛依的眼泪——无法抹去的照片与回忆

时间:2015-12-04 13:56来源:公众媒体 作者:西域收藏 点击:
克拉玛依的眼泪——无法抹去的照片与回忆
克拉玛依的眼泪——无法抹去的照片与回忆
      克拉玛依,一座石油丰富的城市,一座工业生产处于国家前列的城市,一座动植物资源丰富的城市。1958年,一部纪录片《克拉玛依》记述了克拉玛依石油生产的一幕一幕。2010年3月28日,第34届香港国际电影节首映了另一部由徐辛执导的同名影片《克拉玛依》,这部影片却讲述了和石油无关,却让人心痛的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克拉玛依的一切美好,都在1994年的一场大火中彻底泯灭。
      在克拉玛依市西处五公里的成吉思汗山脚下,有一座叫做“小西湖”的墓地,戈壁山头,寸草不生,在这里300多个整齐的坟墓躺在西部明媚的阳光之下,每一座墓碑上,都有一张照片,每张照片上都是一张满脸稚气、笑容灿烂的孩子的脸,而这些墓碑的下方都刻着一个相同的日子——1994年12月8日。1994年12月8日,不仅仅刻在这些墓碑之上,而且永远镌刻在西部戈壁滩上一个永远抹不去的日子。
      1994年12月7日,新疆自治区教委“义务教育与扫盲验收团”一行25人来到克拉玛依市视察工作,12月8日,克拉玛依市教育局在全市15所中小学选出了796名能歌善舞的中小学生在“友谊馆”为验收团举行专场文艺汇报演出。下午1点多,这些学生入场等候,下午4点多,领导们醉醺醺的入场。一二八那天比较冷,孩子们穿着薄的、贴身的衣服在台上唱啊跳啊。汇报演出现场气氛隆重,欢歌笑语。18时20分左右,当第二个节目在欢快的音乐声中开场后不久,舞台上方的一盏照明灯突然烤燃了附近的银幕。现场的银幕就像一阵大风把它吹起来,吹起来又落下,然后又起来又落下,一次比一次高,火势特别的快。
      就在这时,一位女领导在前面喊了一句:“同学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从小接受奴化教育的中小学生们都非常听话,乖乖地坐在座位上。一分钟内,领导们从前排跑到了最后,从现场位于最后排的一扇门跑了出去,衣冠楚楚。在这一分钟以后,火势迅速蔓延,电线短路,所有灯光迅速熄灭。在没有任何组织的情况下,人们在大火、恐惧的驱赶下,借着火光,凭着本能向任何一个可能逃生的通道冲去。最初逃出友谊馆的学生们成功的从友谊馆最后排的卷帘门逃出,但断电后不久,原本开着的卷帘门突然掉落下来,而这时其他几个工人逃生的安全门却全都死死关闭着。掌管钥匙的工作人员也不知去向。友谊馆顿时成为了一个完全封闭的大火炉,一个充满哀号和惨叫的死亡之馆。
      2006年,香港凤凰卫视中文台走进了新疆,走进了那场大火。他们寻找到了其中一位幸存者——杨柳。她是这场大火中烧伤最重,直到06年一直住在医院,也是那场大火中唯一一个仍在接受治疗的幸存者。据杨柳描述,当大火发生时,领导们全部逃生之后,她跟她旁边的一位女孩说,快跑吧!拐弯的时候杨柳等那位女孩跑在她的前面,她就马上转身,一股特别强的气挡在了她的面前,杨柳再也无法往前走一步,倒在了大火之中。她的周围,就是大火燃烧的那种声音和身上的那种疼,她感觉自己碰到了墙上,她想她就在过道里面,可能就是从这座墙滚到那座墙,从那座墙滚到这座墙,不停地来回滚,来回碰,把她碰的身上特别疼。杨柳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的妈妈,她的妈妈还在家里面等着她,她在火里打滚的时候,脑海中呈现出的一幕一幕,像放电影一样,一下子就好像意识到那种自己就有了肯定要死了的那种感觉,然后她一边身上打着滚,一边疼的就觉得妈妈在家里等着她,肯定不知道她出了这么大的事,如果她死了她妈妈肯定很难受,那个时候杨柳心里想,自己可不能死,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在大火的翻转当中,年仅13岁的杨柳,第一次清晰地意识到了这样一个词——死亡。其实对于正值花季的杨柳来说,在她的生命词典当中,本没有“死亡”两个字,课堂上老师说的,书本上念到的,歌声里唱到的,全部都是像幸福、花朵、阳光、灿烂这样的字眼那里面没有死亡,死亡对于她来说,那是太过遥远、太空洞、太抽象的字眼。小杨柳特别地聪明活泼,小时候功课也特别好,她在十岁的时候就被中央音乐学院录取为特训班的学生,所以到现在很多人还回忆说,当年小杨柳是闻名克拉玛依的小歌手,她的歌声让她的很多老师、她的同学、她的家长们为之倾倒。
      距离事发现场数百米的克拉玛依消防支队的消防队员接警后赶到了现场,但因为没有相应的准备也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到了现场才发现所带的工具根本不足以打开紧闭的大门。
      杨柳说,当时一下子就觉得特别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了,那时候一下子就很害怕,觉得没人知道我在这,因为眼睛烧伤什么都看不到,就是那么蜷缩一团,动也不能动。过了很长时间我听着可能是消防的那个人吧,我就知道有人来了,然后我就喊叔叔救救我。现在每次经过这个广场的时候就会想到以前的事情,那是永远也忘不了的,12年来还是忘不了。
      消防队员赶回驻地拿来所需要的工具,几经反复终于打开了紧紧封闭的死亡之门。大门打开,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景象,让一名参与了整个火灾抢救、善后工作的女警察,至今难忘。根据这名警察的描述,“仅仅看了一眼,只一眼我就差点瘫了下去。大门里面热气腾腾,横七竖八躺着不少人体,一个摞着一个,足有大半个人高,全都是些戴红领巾的孩子,有男有女,有的还在喘息呻吟。在拖出来的女孩儿旁边,已经小山一样堆了二三十具烧焦了的尸体。天已经黑了,整个现场雾气腾腾,烟雾弥漫,人们的影子在呼喊着,奔跑着。”一车一车的人源源不断的送往医院,死的,活的都堆在一起,有的车门来不及关好就开走了;有的车门还半开着,死者的尸体横七竖八甚至连胳膊腿儿都露在外面。
      友谊馆发生特大火灾的消息传遍了全城,成百上千有孩子和亲人参加了当天演出活动而又没有了他们消息的人们,怀着最后的一丝希望赶到了医院寻找亲人的下落。为了保证抢救伤员,警察封锁了医院。人们在往里冲,我们在拼死阻拦,队伍扭来扭去像条长蛇,两边的人同时都流着眼泪。一位母亲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求求你们,让我进去找找我的儿子吧,我只有这一个孩子,我已经不能再生了。我只想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女人憔悴的脸上涕流纵横。而我的眼泪也不比她少。(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