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往事回眸 > 其它 >

难解的马步芳乌鞘岭藏宝之谜

时间:2011-02-06 07:23来源:论坛 作者:追梦人 点击:
难解的马步芳乌鞘岭藏宝之谜

       80年代初期,在乌鞘岭发现了一具在陡坡上摔死的老年男性尸体,经警方根据死者身上的有关资料确认,此人是由台湾偷渡来大陆的。他不是台湾特务,而是解放前随国民党撤退的一个河西籍的老兵,因为当时所处的特殊时期,这件事情被大事化小的处理了,那具尸体被当作无名尸体火化了。 
  过了若干年以后,参与这起案件的一个老警务人员退休了,但很奇怪的是他没有回老家去,而是孤身一人在乌鞘岭附近居住了下来,乌鞘岭上的道班工人总是看见他在山野中到处转悠,寒来暑往,工人们也都见怪不怪了。那些年里,只要乘车路过乌鞘岭,看见一个衣冠楚楚的退休干部在岭上大声讲话,保证就是这个老者。
  那是一年冬天,天气特别的冷,雪下的特别早,道班的工人去巡路,发现那个老人在山坳中的房子烟也没冒。工人们很诧异,在这么冷的天里,不架火还行吗?他们进房一看,结果发现老人病得很厉害,奄奄一息了,等其他人带着大夫赶到,老人已经去世了。
  据人们说,老人临死之前告诉了那两个道班工人一个很大的秘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在那些道班工人之间开始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原来,这一切和解放前夕“西北王”马步芳家族撤离大陆时秘密埋藏的一笔巨大的财宝有关。

  1949年新中国成立,8月兰州解放,王震将军率解放军跨过黄河铁桥,继续向西开进。当时西北大部分军阀都已经投降,只有西北军阀马步芳对蒋介石集团还抱以希望,顽固抵抗,拒不投降。 
  马步芳长期盘踞青海和甘肃地区,蒋介石命其担任第42集团军总司令,其兄马步青为副司令。马氏兄弟在剥削和压迫人民的同时,还通过办厂、开矿、开银行等手段大肆搜刮民脂民膏,成为军阀和财阀。1949年9月王震将军率部众打到了小峡口,马步芳见大势已去,举家逃往海外。 
  解放后,当新政权接收青海及河西诸地的政权时,发现地方财政贮备大量的金银等库存已经被腾空,所有旧政府及一些寺院的珍贵文物不翼而飞。按当时情况分析,这些财物不可能通过陆路运输,因为当时出甘肃的公路几乎全部被封锁;如果是空运也不太可能,虽然当时美国的飞虎队为了帮助马氏家族空运外逃还修建了简易飞机场,但是据潜伏在敌战区的地下工作者证实,因为该飞机场经常遭到游击队的袭击,实际起飞的飞机很少,特别是刚开始,一架飞机上因为带了满满一飞机的银元而超重,发生了刚起飞就被折断机翼的事故,因此马氏家族出逃几乎人人身上都绑着装满金条的子弹带,但没有携带其他过于笨重的财物。那么,其他的金银以及无数珍贵的文物会到那里去了呢?唯一的可能,就是在一个人所不知的地点被藏了起来。这个地方,就在乌鞘岭。
  那个台湾偷渡客的一封信,揭开了这个秘密。原来那个台湾偷渡回来的老兵,就曾经在马步芳的部队服役过,在1947年时,他们团曾经被调到乌鞘岭,说是要做演习,可是并没有演习任务,他们被命令在一片方圆50里的范围内担任警戒工作,给他们发的手谕是任何人进入此范围,可以不经过警告而开枪射杀,包括团部和士兵也不能越雷池一步。能进入该地点的仅是马家嫡系的一个加强排,有时候也有一些民夫模样的人被荷枪实弹的马家子弟兵押着进去,但是上级严令,只要发现这些民夫有跨越警戒线出去的现象,一律格杀并就地掩埋。站岗的士兵有时候会听见那些看不见的山沟里传来轰隆隆的响声,长官们说是山炮演习,可是有经验的士兵暗地里都说这是炸药开山的声音。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以后,有一天突然来了几辆美制十轮大卡车,每辆车上都堆得高高的,用帆布严严实实地盖着,开车的都是那个加强排里的长官。这些车辆进进出出地忙乎到了晚上,而每次出去的时候车厢很明显空了许多,但是有一辆车在出来时车厢插板没栓好,刚好在警戒线散了开来,士兵看见掉下许多东西,赶忙跑过去帮忙,结果发现车上掉下的是尸体,很明显是民夫的尸体。车上的长官下来对该士兵严加训斥,以他全家性命威逼他发誓不要说出看到的一切,这个士兵回到了营地,过了不久就发现被人掐死在帐房里,后来,就传说他是因为看见进去的数百号民夫被杀而被灭口的。团里的弟兄有时也私下里悄悄议论,大家认为一定是修建了一个秘密弹药库,但其中也有不这么认为的,这个后来偷渡来大陆的马家兵就根本不相信,他当过师级以上的参议,因为开小差被降为士兵,根据他多年当幕僚的经验,他觉得里面大有文章。 
  后来,他们的团队在这个地方驻扎到第二年春天才被调走。解放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因曾经屠杀红军西路军战士而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便去了台湾,可是想家心切,便想方设法打听大陆的消息,当他听到曾经被马家统治过的地区的财政消息时,几乎肯定了当年那个神秘的工程就是埋藏了那一批巨额财富,便只身一人想方设法潜回老家,想探清当年的埋藏地点给国家献宝,以赦免自己的罪恶,可是,到他死的时候,还没有一点线索。 
  办案人员刚开始还以为确有其事,秘密地成立了一个工作组,分为两拨开展了寻宝工作,一拨在民间打探消息,一拨不公开身份在乌鞘岭一带以找矿为名探测宝藏,可是,在民间也没有听见一点消息,连探测都一无所获,最后大家都认为这是一个捏造的故事,便不了了之。但是参与此事的那个老公AN,却坚决认定这件事确凿无疑,退休后便开展了调查工作。他熟读历史,知道元朝统治者死后,子孙便将他葬于草原,然后让万马踏平墓地并封山,待青草长出后人便无处掘墓的典故,他认为马氏藏宝也是故技重施。如果此事确实,那么四十年前那上百民夫的被害应该是一个突破点。他在乌鞘岭附近走乡串户,调查解放前的人口大规模失踪事件,可是不论是民间还是地方上的文字资料,虽然零散的有一些关于战乱年代几人或十几人失踪的案例,可是再没有更多集体失踪的纪录。 
  后来,他来到一个很偏僻的山村时,一位八十多岁的老阿妈告诉了他一个村庄曾经遭受瘟疫而迁走的事,说那个村庄因遭受瘟疫,村民被一夜间迁走,马家军包围了那个庄子,整个庄子被夷为平地。这个老公AN便按照老阿妈的指引来到了那个曾经是村庄而今是一片草地的地方,这块草地特别丰茂,但是牛羊却几乎不吃这里的草,老公AN进行了挖掘,果不出所料,最上面的草皮根据土的颜色判断是别处移来的,草地下面掩盖的倒塌房屋明显是被焚毁的,更为奇怪的是,在整个遗址下有许多尸体,根据骨骼以及残留的衣饰可以看出,几乎所有的尸体都是妇女儿童以及老年男性,都是被枪杀,而且没有一个青壮年男子。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