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往事回眸 > 文革十年 >

老百姓“我的一张大字报”

时间:2010-07-10 00:26来源:社会人文 作者:白海鸥 点击:
折腾岁月小记 -我的一张大字报


        我的一张大字报——折腾岁月小记

     “文革”开展好一阵子了,我们几个大中专毕业生还是没人写大字报,领导说,你们不能光给别人抄写大字报,自己也得积极参与。为此我们几个人合计了一下,认为领导说得有道理,否则运动后期自己的总结怎么写。最后大家推举我尽快写一篇,然后大家签名。

      我回去后憋出一篇,题目是:“谈我厂的文艺演出队”记得大意是说,我厂的业余文艺演出节目有不健康的内容,不点名批判安师傅的山东快书《家有二亩地》是宣扬农村资本主义的“包产到户”鼓励分田单干,是瓦解集体经济,宣扬修正主义。大家过目后都说行!就这样大字报当晚就贴了出去。

      那时大字报都挂在厂俱乐部两侧墙的铁丝上,第二天一看,由于地方不够用,另一张大字报就粘贴在我们这张的下面,把我们几个人的签名都盖上了。

      没成想大字报贴出后,起到了“一石激起千层浪”的作用,紧随其后新的揭批内容的大字报,就蜂拥而至,有的指出某某独唱是宣传错误路线,是毒草;有的痛斥某某的“数来宝”是歌颂帝、王、将、相,是典型的“封、资、修文艺流毒”;更有的人说那些舞蹈软绵绵、轻飘飘的是“资产阶级靡靡之音”……总之当时社会上对文艺战线的时髦批判用词,全在这里展现了。大家好似在茫茫无尽的“四大” (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海洋里,又发现了新大陆那样兴奋,纷纷向它游来。其中一张指出:“自安广杰到我厂担任业余文艺队长以来,台风不正,是与他整日无所事事,东扯西唠,散布‘封、资、修’那套生活方式有关,强烈要求他下基层改造。”云云。

      安广杰原来是我们路局文工团的老演员,最拿手的活就是说评书和山东快书,1965年文工团解散,他与几个演员被我厂工会要来,其他几个年轻演员,都挑选了自己喜爱的工作,安师傅因年龄大快要退休了,就暂时安排在厂工会兼任这个文艺队的队长,此后,我厂的业余文艺队,在他的领导下搞得非常活跃。由于这些大字报的出现,吓得工代会(工会改称)头头,赶忙把他下放到我们车间,由于没技术,车间就安排他当了个材料工。

      看到他每天吃力的用手推车,为车间运送各种机械加工所需的原材料,觉得很对不住他,这不都是因我那张大字报引起的吗?休息时,他愿意到我们办公室坐坐,可能是与他所从事的职业有关,爱说爱唠性格豁达,什么话由他嘴说出都特逗,而且还会变魔术,有时他也发发牢骚:“我说的山东快书‘家有二亩地’,是歌唱土改时,翻身农民得到土地时的欢乐心情,你说他们硬给扯到现在的公社化以后来了……”听到这里我为自己的无知而羞愧。

      每周的星期三,算是安师傅的清闲日子,因这一天他必须要去文化宫,开批斗他们原团长的揭批会。有时还让我为其写发言稿。

      有次我见他在一个上坡路段推料时很吃力,就帮他推了一段路,他很感激地找话与我搭讪:“最近还拉琴吗?”“不拉了。”“为什么?”“咱厂那把破琴漏风,贝斯也坏了好几个,拉起来没劲,不玩了。”“哦!”他有所思地问我:“俄罗斯的‘巴杨’就是那个纽扣式键盘的手风琴玩过吗?”“太玩过了,当初我就是用它学的,怎么,你能借到。”我那被长时间压抑的琴情一下子上来了,他笑道:“咱们‘直属处’有一台,没人会拉,当初文工团解散时答应给咱们,但考虑到它占指标,将来再申请买新琴怕上级不批,所以我就没要。”“那你快问问这琴还在不?”我赶紧拉住他的胳臂央求道。“好好,我一会儿就打电话。”

      两天后这台‘巴杨’ 手风琴就真的到了我手中,是以安师傅个人借条形式借来的。每当我拉起它,那久违了的俄罗斯美妙歌曲旋律,荡漾在这枯涩的空气中时,心情真是另有一番洗涤,更觉得“知我者安师傅也”由此内心也对他更加愧疚,当初真不应给他写大字报,好在让另一张大字报将我们的名字都粘上了,安师傅肯定不知是我写的,要不他能这样对我吗?在一次卸料时,安师傅被一根棒料将脚趾砸坏,休了工伤,从此他再也没上班,一直到两个月后正式退休。

      这年春节我与爱人回大连探亲归来,在火车行驶到开原时,突然看到安师傅与他老伴开门进到我们这节车厢,我赶忙站起与之打招呼,将对面刚倒出的空座让给他们,又向他俩介绍了我爱人,谈话中方知他这次是回老家看望老妈的。半年多没见了,安师傅苍老了许多,走起路来还一瘸一拐的,一问就是那次工伤,将右脚拇趾砸成粉碎性骨折所致。我们一路唠着不觉车将到四平站了,就见列车员们慌慌张张的鱼贯而过,一位认识安师傅的车长过来对他说:“上趟车我们路过这里与这里的‘井冈山’派打了起来,临开车时他们放了话,要等我们回来时算账,所以我们要提前躲躲。”

      我看看手表就问:“现在车已晚点三个多小时了,他们还会等吗?”“那也得提防。”说完车长匆匆而去。

      他们这一走,列车的小锅炉就没人烧了,车厢温度骤降,大家说话时呼出的团团白气清晰可见,人们纷纷打开自己的行李袋,将能穿的衣物都找出往身上套,但还是抵不住那从外向内的寒气,就听车厢内响起一片跺脚怯寒的声音,在这夜行车里尤显特别渗人。

      我与爱人也没有多余的衣服,俩人只好紧紧偎依在一起,但还是冷的两牙打架,只好闭上双眼苦熬吧,正在此时觉得身上多了什么,睁眼一看是安师傅,将他那件草绿色的军大衣披在我们身上,这可使不得,我赶忙将大衣拿下还给他,他说啥也不干:“我们这不是还有一件吗,俩人盖上正好,这大衣又长又暖和快回去盖上。”没法我只好从命,在这小羔羊皮军大衣的庇护下真暖和。(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