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往事回眸 > 文革十年 >

清明祭 文革的血腥记忆 红卫兵墓

时间:2016-04-01 21:58来源:公众媒体 作者:佚名 点击:
清明祭:文革的血腥记忆

      又是一年清明,又迎来了扫墓的高峰,各地的墓园也将会人员熙攘,用香烛寄托哀思。在重庆市的沙坪公园西南角,有一个极为特殊、曾长久与世隔绝的墓园,当地人称它为“红卫兵墓园”。长年不对外开放,里面荒草没膝,凄风森森,数十座四五米高的水泥墓碑耸立着,像极一片水泥树林。这些逝者,殁年多为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当年他们怀着单纯的“保卫毛主席”   不可重演。


      在重庆有一座建于1957年的沙坪坝公园,公园西南角,有一扇生锈的铁门紧闭,锁在里面的是一座荒草丛生的墓园,非常不起眼地隐蔽在一个小土包上。即使是天天在这里晨练的市民,很多人也不知道这座墓园,或者说不清楚这里到底埋葬的是些什么人。没有多少人关注这处墓地,荒草已经将它掩盖,历史已将它遗忘,但这里却是中国仅存的一座红卫兵墓园。荒草之下,覆盖的是一段谁也不愿提起的往事:文革初期,山城重庆曾爆发过规模为中国同期之最的“文革”武斗。死难者被分散掩埋于重庆市区约24处。随着岁月流转,这些墓地或被搬迁或被铲除,至今保存相对完好的仅这一处。2009年12月15日,此处墓园被重庆市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图为2014年4月2日,在“红卫兵”墓园前拍照的游人,他们从河南郑州到重庆旅游。如今来这里游览留念的,也多是生于上世纪40或50年代,经历过那场浩劫的中年人。


      公墓建在一片小树林里,这里依山傍水,鸟鸣清幽。此墓地可追溯到1921年开始,当时为开明绅士饶国模所有,后捐献给八路军做墓地之用。至1949年共安葬过邓颖超的母亲,周恩来的父亲以及13位原中共中央南方局的工作人员,人们称之为“八路军办事处公墓”。 1958年,国务院将这些人的遗骨火化后移葬他处。曾经有一段时期,这里也是解放军烈士墓,中印战争死难的6位解放军战士也埋在了这里。“文革”开始后,这块空地很快成为埋葬“武斗”死难者的地方。图为墓地围墙上斑驳的“文革墓群”字样。


      自1967年6月始,1967、1968年文革武斗时期,沙坪坝镇(现沙坪坝区)是重庆“815派”的势力范围,该派武斗战死人员就选定在这里埋葬。除去6座军人墓,这里的113座墓掩埋有531人,其中包括404名武斗死难者。图为1967年武斗暂停后,在刚建成的重庆29中“毛泽东主义战斗团”死难同学“烈士墓”碑下,几个中学生手持自动步枪留影,表达“挥泪继承烈士志,誓将遗愿化宏图”的“决心”。
 
      重庆武斗是全国武斗中火力最凶猛的,抗战时期,国民政府将全国的主要兵工厂迁到了陪都重庆,解放后全部被新政府接管;经过建国后十多年的“三线建设”备战,到1960年代中期,“重庆已经是亚洲最大的军工生产基地”(重庆学者王康语)。所以重庆武斗的双方:有驻军支持的当权者“815派”,在野的“反到底派”很快接管了包括生产坦克、高射机枪、自动步枪的各个兵工厂,于是,除了飞机、导弹之外的各式武器迅速武装了双方的战斗员。发展到后期,双方已经不是武斗了,而是标准的城市攻坚战。图为当年重庆“武斗”的战报。


      1967年,刚安葬的时候,就是在土堆上插上写着死者名字的木块。直到1968年2月,陵园开始进行大整修:建造了墓碑,大多数墓碑仿人民英雄纪念碑设计。1969年1月,建造结束。墓碑高低有别,是因为经费、地形等原因造成。图为“红卫兵墓园”初设时的照片。


      文革结束后,重庆全市24处掩埋“红卫兵”的墓园的存废成为争论点,因墓园的特殊性,如何处置“文革”墓群,对当地官方来说一直是敏感问题。多数些墓地在“文革”后被铲除。“有些墓甚至是被直接用炸药炸掉的,因为‘文革’中受迫害的人觉得这些人作孽太多。”一位研究员介绍,上世纪70年代,时任重庆市委书记鲁大东曾向上级请示此处墓地作何处置,后来没有下文。1985年,曾有一名退休老干部就武斗墓状告省委的信函,要求拆除此处墓地,引发了沙坪坝镇区政府及区委组织部分干部参加讨论。赞成铲除和保存两方面的意见争持不下,而保存说终成为结论。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廖伯康到墓园走了一圈,并未直接表态。随后,他批示了“三不原则”:不拆除、不宣传、不开放。图为“红卫兵墓园”现貌。


      “可挨打,可挨斗,誓死不低革命头!”;“头可断,血可流,毛泽东思想不能丢”,漫步“红卫兵墓园”内,属于那个时代的印记随处可见。墓碑林立,斑驳的墓碑上多是浮雕文革时期的口号标语,充满了狂热浮躁的气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标语也慢慢地脱落。图为“红卫兵墓园”内的某座残缺墓碑。


      据知情人回忆:1967年8月8日,望江机器厂造反派用3艘炮船组成舰队,沿长江炮击东风造船厂、长江电工厂及沿江船只,打死240人,打沉船只3艘;8月13日,两派在解放碑激战,交电大楼及邻近建筑被焚毁;8月18日,沙坪坝区潘家坪发生大规模武斗,双方死亡近百人;8月28日,歇马场发生3000多人的大武斗,双方死40人……除了规模越来越大的武装冲突,重庆武斗最惨无人道的事就是互相杀俘虏,1968年6月29日至7月1日,两派激战3日,“反到底派”惨败,70多名战斗员当场死了4个,7名俘虏也也被“815派”枪毙,而“反到底派”也枪毙了4名“815派”的俘虏。他们死后,纷纷被冠以“烈士死难”,“虽死犹荣”等字眼。而这些兵戎相见的“烈士”,除去这些,死难者都是文革中狂热的学生,工人,甚至农民。
 
      时至今日,集体的癫狂已经过去,无论有名字的,没有名字的,有碑文的,无碑文的,躺在墓园里的这些人早已变成了一段历史,除了个别墓偶尔会有亲人过来祭奠之外,大部分已成荒坟,而零星来墓园祭奠的老人大多都是那时的参与者、经历者。在这座“红卫兵墓园”里,当年生死相搏的双方早已冤恨冰释,平静祭奠曾经互为敌我双方的死难者。2010年3月28日,清明节前夕,分属于“815”与“反到底”两派的人摒弃前嫌,一起来到“红卫兵墓园”祭扫武斗中的死者。


      图为2010年3月28日,属于“815”与“反到底”两个派别站在一起,手持菊花缅怀死去的同学与战友。


      图为祭奠在武斗当中重庆市二十九中“毛泽东主义战斗团”死去的9名“战友”。“毛泽东主义战斗团”宣传队的陈国英,一提起当时二十九中的“校花”唐明渝不胜唏嘘,她说:“唐明渝当时才16岁,身高一米六几,热情大方、漂亮,特别擅长跳舞。我唱歌挺好的,就因为这个原因,我和她加入了战斗团,唱歌跳舞搞宣传,大家都觉得挺好玩,根本就不可能想到死亡。结果一下子,4个女生,两个男生都死了,杨武惠死的时候还才14岁。


      图为2014年4月3日,死者家属在红卫兵墓园烧纸祭奠死去的张承序,张承序1947年生人,在家中排行老二,上面还有一位大姐,是家中的大哥,他原来就读于重庆工业学院
 
      今年62岁的席庆生母亲黄培英就葬在这里,席庆生和父亲分别属于对立的两个派别。1967年8月24日那一天,席庆生的母亲黄培英带着他和弟弟席庆川从九龙坡区滩子口新华书店重庆发行所的家里出发,准备到李子林投奔亲戚。当时, “815派”与“反到底派”激战正酣。当他们抄小路走到毛线沟时,突然枪声大作,黄培英中弹死亡,后来得知凶手也是属于“815派”的苏某。母亲死后,席庆生兄弟俩把母亲埋葬在墓园里。当时,席庆生年仅15岁。他与弟弟捡砖头,找水泥,修了3个月,手都磨烂了,才把母亲的墓修好。“母亲墓落成时我站在墓前,忽然觉得派性没意思透顶,彷佛一瞬间悟明白了许多东西。从此我成了逍遥派。直到现在,遇到问题、情绪低落时,我仍常常一个人来墓地坐坐,抽支烟。”席庆生说。


      当人们冷静地看待那个时代的狂热后,国人以史为鉴意识、在对历史的认识上更加成熟,看待历史更加理性。图为“红卫兵墓园”外,墙上有人用粉笔写着“悲哉,文革中死去的孤魂野鬼!你们是那个时代的殉葬品!


      曾经有一名年轻母亲带年幼的女儿来到这个墓园,跟女儿描述这是“红卫兵”的墓地时,女儿不解地问“红卫兵是什么?” 正如现在我们所知道的,这个遗忘的过程确实发生在整个民族的心理层面上。在需要遗忘它的时候,人们果然就遗忘了。40多年后的今天的年轻人,面对这一片平静与安祥,谁会相信在这片大地上曾经有那么“腥风血雨”的死亡?这么多年过去了,经历者已渐渐淡忘,年轻一代的更不知此事,那些曾经满腔热血、因愚昧、因愚忠、因誓死保卫而死去的红卫兵好象只是一个虚幻的梦,于今天的现实仿佛没有存在过,红卫兵惊心动魄悲剧式的过去似乎已被渐渐遗忘……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5)
83.3%
踩一下
(1)
16.7%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