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往事回眸 > 文革十年 >

唯一文革博物馆消失意味着什么?

时间:2016-08-13 16:09来源:公众媒体 作者:蔡慎坤 点击:
唯一文革博物馆消失意味着什么? 作者 蔡慎坤
      位于广东汕头澄海区塔山风景区的文革博物馆,是中国唯一以反思文化大革命为主题的纪念场所,但如今,博物馆内所有的石刻资料,包括石碑、牌坊、遇难者碑文、历史展览等资料被水泥覆盖。广场上名曰“塔园魂”的巨大石碑,也被巨幅海报遮盖,所有涉及文革的元素几乎消失殆尽。
      博物馆创办人、前汕头副市长彭启安对媒体称,去年5月,他己将塔园交给塔山所属的涂城村村委会管理,不再参与相关事务。“这件事肯定不是澄海、汕头决定的,肯定是上面指示的事。”彭启安曾表示,希望文革博物馆可以完整保留,后人以史为鉴,反思文革,但“他们好像回避这些东西”。
      媒体引述当地村民的话说,文革博物馆已经面目全非。入口的牌坊原本刻着“首座文革博物馆”七个大字,现在被一张写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活动”字样的红黄相间横幅遮住,两侧的“天壤独存浩劫史,人间最重是非心”的对联,以及“反思”“惊醒”字样,则分别被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印有党徽、五星红旗的海报覆盖。
      广场上一块约20公尺宽、5公尺高名曰“塔园魂”的巨大石碑,原刻着已故前广东省委书记任仲夷所题的“要以史为鉴千万不要让文化大革命的悲剧重演”。不过,日前已经变成宣传“中国梦”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巨幅海报。碑林中刻有各地名人题词的石碑也被一系列“核心价值观”海报遮住,叶剑英铜像和藏有众多资料、文物的塔楼则被竹棚、塑胶板围住。
      该博物馆在1996年由前汕头副市长彭启安筹资兴建,2005年对外开放,其间彭启安与一班当地老干部承受了来自各方的巨大压力。
      文革博物馆本来应该建在文革的爆发地北京,可悲的是,由于官方并未彻底否定文革反思文革,筹建文革博物馆只是在民间有行动,没想到在文革爆发50周年之际,首座民间文革博物馆也被肢解,可见官方依然忌讳文革,想继续淡化文革,不让人们记念文革反思文革,更不让人们把今天的现实与文革产生太多联想。
      著名作家巴金先生是文革的亲历者参与者受害者,他生前曾一直呼吁在中国建立“文革博物馆” ,让人们能够铭记文革彻底反思文革,并提防文革悲剧在中国不断重演。
      巴金先生曾专门撰写过《“文革”博物馆》的文章,呼吁说:前些时候我在《随想录》里记下了同朋友的谈话,我说“最好建立一个‘文革’ 博物馆”。我并没有完备的计划,也不曾经过周密的考虑,但是我有一个坚定的信念:这是应当做的事情,建立“文革”博物馆,每个中国人都有责任。
      我只说了一句话,其他的我等着别人来说。我相信那许多在“文革”中受尽血与火磨炼的人是不会沉默的。各人有各人的经验。但是没有人会把“牛棚”描绘成 “天堂”,把惨无人道的残杀当作“无产阶级的大革命”。大家的想法即使不一定相同,我们却有一个共同的决心:绝不让我们国家再发生一次“文革”,因为第二次的灾难,就会使我们民族彻底毁灭。
      我绝不是在这里危言耸听,二十年前的往事仍然清清楚楚地出现在我的眼前。那无数难熬难忘的日子,各种各样对同胞的伤天害理的侮辱和折磨,是非颠倒、黑白混淆、忠*不分、真伪难辨的大混乱,还有那些搞不完的冤案,算不清的恩仇!难道我们应该把它们完全忘记,不让人再提它们,以便二十年后又发动一次“文革” 拿它当作新生事物来大闹中华?!
      有人说:“再发生?不可能吧。”我想问一句: “为什么不可能?”这几年我反复思考的就是这个问题,我希望找到一个明确的回答:可能,还是不可能?这样我晚上才不怕做怪梦。但是谁能向我保证二十年前发生过的事不可能再发生呢?我怎么能相信自己可以睡得安稳不会在梦中挥动双手滚下床来呢?
      建立“文革”博物馆,这不是某一个人的事情,我们谁都有责任让子子孙孙,世世代代牢记十年惨痛的教训。“不让历史重演”,不应当只是一句空话。要使大家看得明明白白,记得清清楚楚,最好是建立一座“文革”博物馆,用具体的、实在的东西,用惊心动魄的真实情景,说明二十年前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大家看看它的全部过程,想想个人在十年间的所作所为,脱下面具,掏出良心,弄清自己的本来面目,偿还过去的大小欠债。没有私心才不怕受骗上当,敢说真话就不会轻信谎言。只有牢牢记住“文革”的人才能制止历史的重演,阻止 “文革”的再来。 (见巴金《随想录》)
      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发出“5.16”通知,文化大革命就此拉开了帷幕。毛泽东发动文革,目的是要打倒政敌刘少奇,但刘少奇当时是国家主席,要打倒他,发动红卫兵造反是最好的一种方式。1966年8月18月,毛泽东在天安门接见红卫兵,并对宋任穷女儿宋彬彬说:“要武嘛。”红卫兵就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武斗之火在全国熊熊燃烧。当时中央文革小组提出打倒党内走资派和资产阶级反动权威,于是踢开党委闹革命,砸烂公检法,各级当权派几乎人人挨斗,站乒乓球桌,戴高帽,游街示众。
      文革作为一场人神共愤的大浩劫,虽然过去40年了,时至今日,我们并没有从文革的阴影中走出来,无论是文革的受害者还是文革的加害者,都在小心翼翼的守护着文革的禁区。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的体制在文革之后并没有发生根本改变,文革的基因文革的土壤依然存在,文革的遗毒常常以不同方式在神州大地泛滥。
      过去40年,中国对文革的反思远远不够,尤其是权力没有监督,个人崇拜盛行!而绝大多数文革史料,要么被封锁在黑箱中,要么腐烂在人们的记忆中,老一辈三缄其口,新一代不求甚解。那些在文革中造反出尽风头的人,许许多多变成今天的决策者乃至最大受益者。
      在这种状况下,要中国人反思文革很难,要权贵乃至利益集团反思文革更难!因为,文革的历史包袱都是沉甸甸的,似乎只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是中国的传统思维。于是,反右只是什么“扩大化”、大跃进只是“天灾”、文革不过是“动乱”……这些重复的历史悲剧因为反思的缺失而绵延不绝,中国一路走来气喘吁吁。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文革制造了中华民族文化的断层,直接导致社会道德全面沦丧,信仰缺失世风日下腐败泛滥,也为今天中国人个体良知的泯灭和反省能力的匮乏创造了条件。
      更为奇葩的是,文革的罪孽乃至对民族传承的破坏也没有得到清算,文革的戾气和恶习仍在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中国人,文革中的冤魂仍在呻吟,那些血债累累的坏人恶人,绝大部分安然无恙,那些不幸死去的亡魂也仍然没有得到解脱和升华,今天每一个迷失悖逆的中国人,依然可以在文革的浊流中找到真正的病因。
      而现在,唯一一座文革博物馆的消失,是否意味着一场新的文革又会不期而至?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4)
57.1%
踩一下
(3)
42.9%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