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往事回眸 > 百姓之声 >

齐白石后人的艰难维权路

时间:2010-12-31 10:31来源:本站会员 作者:林晨晨 点击:
齐白石后人的艰难维权路

  诉讼之路的艰巨远远超越齐秉颐与于锦江的最初设想。

  人力物力的付出只是一方面,让齐秉颐最不能接收的是来自各方的批评和质疑。如今甚至都开始质疑齐白石的艺术位置。这些天齐秉颐已经养成了上网查看案件新闻和回帖的习惯。回帖多如牛毛,齐秉颐惊呆了。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无数的不懂得。“我尊重齐白石老人,但我鄙视齐家后人。”“是谁捧起了齐白石?”“齐家后人维权为权还是为钱?”震惊之余齐秉颐非常恼怒,人们竟为此猜忌齐白石虚实,是不是徒有虚名。

  一些网友在疑难,“齐白石是人民的艺术家,他已经属于全部中国人民了!如果碰触了齐白石的作品就要赔偿,以后谁还来传承传统文化?说到底,没有出版社哪来的齐白石?”

  首先要找到被侵权的证据。齐白石是世界文化名人,中国画界的泰斗,新华书店到处都有他的作品,各个图书馆书架上都摆着他的书籍,各种名目繁多的出版物不可计数。齐秉颐聘任了律师到藏书楼打印对于齐白石的图书目录,查找相干信息,而后到各书店购置。不查不晓得,一查齐秉颐瞠目结舌???10000本书!这牵扯到上百家出版社,而且大都是分量级的单位和大师级的人物。逐一诉讼的话那将是一个宏大的工程。

  仅就其中沈阳法院受理的19起案件中,一审共审结5件,其中判决3件,和解撤诉两件,5家侵权单位共赔偿138万余元。

  吉林、济南、北京、南京、杭州、长沙……从2007年正式起诉到今天,3年的案子,仿佛把于锦江和齐秉颐牢牢绑在了一起。这个马拉松式的版权官司,也发明了中国版权史上的良多个纪录:

  对齐白石家族来说,2007年的意思非统一般。这一年,是齐白石巨匠去世五十周年。

  截至目前,该案全国共起诉70多家出版社,其中部门和解,局部已经宣判,仍在进行的官司还有30多起。

  然而,在名义局势一片大好的当面,却暗藏着几年来鲜为人知的辛酸和艰难,让于锦江无数次地想要逃离,想要废弃。“几年下来,打这个官司像陷入了泥潭。打得身心俱疲,亏得乌烟瘴气。”谈起这几年的经历,于锦江显得很苦楚,“如今真是人在江湖身不禁己啊。”

  “我们现在的工作计划已经非常明确。”于锦江说。从初期在图书馆搜寻书籍,到派人到处购书,再到列出有诉讼价值的书目,最后交给律师写进诉讼方案,每一个步骤都井井有条。“做这件事,无论是齐家内部,还是代理律师、助理,都签署了协定。现在的情形是,一旦列入诉讼筹划,即使齐家的人想徇私,都必须写出书面的不起诉申明。”

  走进这间只有三四十平米的小寓所???据说是齐秉颐用二十张画换来的???摆设相称简单。桌子上摆放着许多齐家的老照片,卓面上摊着齐白石后人的委托书,书架上堆放着几十本有关齐白石的“侵权”出版物,和挂在墙上清爽淡雅的水墨画构成了赫然的对照。

  一石激发千层浪。没想到,这个想法居然立刻在齐家内部达成了共鸣。齐家人独特推荐了齐白石的孙子齐秉颐,作为催讨版权案的代办人。于锦江做他的私家助理。“欠债还钱,当时就感到是个很简略的事”。阅历了几番酸甜苦辣之后,回忆起当初临危受命的情况,齐秉颐称那时的想法很无邪、也很美妙。

  告吉美出版社的案子休庭以后,就遭受了很多料想不到的困难。比方法院要求所有原告出示派出所证实???证明齐良末是齐白石的儿子,齐良芷是齐白石的女儿,齐良怜是齐白石的女儿,这是一个靠近300人的原告群体,一一证明的繁琐水平可想而知。接下来,还要证明他们曾经与出版社进行过商谈。

  “白石老人终生,为社会创造了伟大的财富。仅捐给国家的画作,现在估值已有几十个亿。从公平角度说,子孙得到一些著作权的回报,有什么错?”这是

  在北京郊区见到齐秉颐很不轻易,这多少年官司打下来,齐秉颐已经习惯了单独驱车天南海北东奔西走的日子。

  2004年,在吉林经营着几家化工厂的于锦江,生意正做得风生水起。平时喜好字画的他,在一次应酬中结识了一位齐白石老先生的后人。酒过三巡,谈起家族旧事,这位年过八十的老人竟不禁潸然,“外人也许不信任,别看新华书店里到处都是老爷子的作品,齐家人没见到一分钱稿费,甚至谁出了书我们都不知道。”

  于锦江怎么也想不到,酒桌上的一句无心之言,竟在随后的几年时间彻底转变了他的生涯,让他卷入了一场空费时日的著作权大战中,至今难解难分。

  然而出版社也觉得很无辜,甚至冤屈。一家出版社负责人表现,“我们出版的不外是中国画的学习材料,不能不引用一些典范的作品。用作教科书都不是以营利为目的,假如这样的使用不能成为公道应用,那当前谁还敢出版教辅教材?”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吕珊

  然而,在良好的开始以后,双方开端了漫长的等候。每碰到要害问题的会谈,双方不是由于忙就是因为出差总也见不了面。时间一拖就将近3年。于锦江忽然觉悟,再拖下去兴许就过了诉讼时效了。不论他们了,我们马上起诉。齐秉颐一纸诉状把吉林美术出版社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判吉林美术出版社结束侵权行动,用书面情势或在消息媒体上公然赔礼道歉,并支付使用费及经济丧失近50万元。

  从法理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分水岭,是决定让步还是挑衅的最后关头。

  新中国成破后很长一段时代,对已故名人作品并未进行严厉的版权掩护。这是和特有的时期背景有关的。

  就在吉美案进行的同时,齐白石版权案的其余个案也拉开帷幕,并高歌猛进,好像取得了四处开花的结果。

  谁来埋单

  始终缭绕在于锦江心中的问题。

  “为什么不打官司呢?国家有版权法保护著作权啊。只要家族内部同一看法,委托律师去办就行了。我乐意帮这个忙。”于锦江一时义愤。

  早在2004年春天,齐秉颐和于锦江就曾接触过吉林美术出版社,愿望通过双方的友好商谈解决版权问题。“握手、寒暄、宴请接待”,于锦江回想说,“最初吉林美术出版社热忱招待了他们,并且商谈氛围显得异常友爱,完全不硝烟气息。双方甚至共进了晚餐”。“开局不错啊”,齐秉颐有了一种轻松的感觉。

  齐秉颐的话语中颇显无奈,“现在是欲罢不能。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依据我国著作权法划定,“国民的作品,其发表权、使用权和取得报酬权的维护期为截止到作者逝世亡后第50年的12月31日”。

  一个出版社说得更直接,“他们就是为了钱!只要是援用过白石老人的作品他们都要追索,100多家出版社成了被告,骇人听闻啊。他们这样做不是为钱为什么?甚至都不顾白石老人的形象了。白石先生的性情是傲如古松、谦如空谷,从不把功利放在眼里,岂非他的后人就不能学学吗?”

  实践上来说,最熟习著作权法的,应当是出版社。曾审理此案的一位法官告知记者,出版部分作为专门从事出版工作的部门,理当负有比个别人更高的不侵略别人著作权的留神任务,保障经营中所波及的出版物获得合法授权、有正当起源。

  耗资200万元;北上吉林南下广州,行程十万余公里;代表上百人的被告面对上百家著名出版社的被告,其中不乏知名学者跟文明界的泰斗,为追索白石白叟身后的著述权齐秉颐似乎心力不支了。“我不缺钱呀,随意那幅画出手就值两万块。我想要的不就是一个公平公正么。”

  白石老人毕生,为社会创造了宏大的财产。仅捐给国家的画作,现在估值已有几十亿元

  齐白石后人的艰苦“维权路”

  “很屡次我都不想保持了,然而事件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是任何一个人能决议的了”、“我已经花了那么多了,要是当初收手赔钱仍是小事,我怎么跟齐家上百人交代,怎么和我的律师、助手交代,怎么向社会交代呀。”

  作为齐白石版权案的首战,吉美案从争夺和解到走向诉讼,从一审败诉到二审发还重审,再到再审调停,历时5年时光。用于锦江的话说,“这5年的惊险经历,用死里逃生来形容,真是恰到好处”。

  诉讼之路

  从感性思维角度来说,这场战斗不管如何结束,都将使作战多方和全社会陷入长考。

  很快,齐家十支后人就有九支出具了委托书。齐家的初衷很明白,“只有出版社否认侵权就行,和解是我们最初的主意。讨钱不是第一目标,咱们要的就是个公平”。一时的激动,必胜的信心,让齐秉颐和于锦江精力振奋。他们哪里想得到踏上的是一条充斥荆棘的路。

  然而不得不承认,知识产权在中国事一个从无到有、又一直完美的过程。在采访过程中,一些出版社就表示:“新中国成立后很长一段时期,对已故名人作品并未进行严格的版权保护。这是和特有的时代背景有关的。如果所有的名人后人都要照此索要高额赔偿,那么,出版社该如何应答呢?”

  “据不完整统计,目前齐白石版权案总投资已经濒临180万元人民币。本月新交诉讼费5万元人民币。加上目前正在进行的诉讼规划,少说也要200万元!在总投资中,诉讼费、律师代理费、公证费、交通食宿费盘踞主体。”于锦江和记者算着账。

  著作权法同时规定,“在作者生前及其死亡后50年的保护期限内,作者的发表权、复制权、发行权、获得报酬权等权力受法律保护。在此期间内,未经作者或作者继续人允许,任何人不得使用该作者的作品,否则,将承当相应的法律义务”。

  一:原告人数多:齐白石版权案涉案原告200余人。其中齐白石合法继承人50余人;二:被告人数多:齐白石版权案涉案被告100余家;三:检索书籍多:目前为止:共检索书籍10000余册;四:涉案书籍多:目前为止:立案书籍近100册,待立案书籍100余册,待搜索书籍100余册。跌荡起伏,特色各异;五:涉案名人多:在数百名原被告当中,社会绅士、文化界泰斗亘古未有。

  终极,想要得到什么样的成果呢?面对记者的发问,齐秉颐寻思了片刻,说“我要的是一个说法,也是给所有人的一个交代”。“和最初的设法一样,我盼望能改变出版社对这件事情的姿势,只要他们自动承认侵权,主动报歉,我乐意和解和解决此事。否则,就坚定用诉讼的手腕,把剩下的官司进行到底!”

  齐秉颐告诉《法治周末》,这几年光律师事务所他们就聘请了至少三家,还有那么多人辅助收集购买书籍,还要到各个省市上诉,还要随时等待法院的传票。曾经有一个长春的官司,一审胜诉后,判了2000元的赔偿费。但是诉讼代理费就花了3700元。还有曾经在杭州的官司,固然判了25万元的赔偿,却被告诉出版社改制,找不到人要钱了。有的案子申请履行时,出版社要求齐白石的所有后人都要有授权书,我们原来的接洽非常疏松,什么时候才干收集全?这样的胜诉判决也只能再去上诉。

  2008年,二审法院以一审不清、证据不足发回一审法院重审。最终,在法院的调剂下,齐秉颐失掉吉美出版社给付的36万元抵偿款。

  所幸的是,于锦江先容,几年官司下来,已经积聚了无比丰盛的“战役”教训,加上国度对常识产权保护的日益器重,现在全体的赔偿和破费加起来,大略刚可能打个平手。

  就在这个症结时刻,齐家在长春起诉吉林美术出版社侵权案率先打响了。

  两难局势

  2007年10月22日,长春市中级国民法院作出一审裁决,法院以为齐家人给齐秉颐的授权已经超过期限,且此案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一审败诉的结果是齐家意想不到的,也让齐秉颐与于锦江感到十分震惊。几年下来,仅追索的本钱已经高达6万元以上。“这让我们无奈向齐家交代。”齐秉颐即刻提起上诉。汲取了之前的教训,二审进程中,齐家通过署理律师普遍收集证据,做了充足的筹备。

  出版社的回应给了齐秉颐极大刺激,网上的批驳又让白石老人蒙羞,这让齐秉颐顽强的劲头火上浇油。谈到将来的打算,齐秉颐显得很动摇:“我必需打赢这些官司,否则我没法向齐家后人交代,也对不起故去的老爷子。”

  2007年年末,齐秉颐等代表齐家将全国24家出版社及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被诉单位停滞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索赔金额近千万元。沈阳、长春、济南等地法院先后在2007年年末受理此案。齐家要求这24家未经授权、擅自非法制造、发行、销售齐白石作品的单位支付近千万元版权费。

  这意味着如果齐白石的后人不在2007年12月31日前主意本人的权利,将超过法律的保护期。

  临危授命

  也许正如于锦江所说,“对于齐秉颐和齐家,这件事的成败早已超过其自身的意义,而变成了一种较量。退缩就象征着半途而废。”

  1998年,吉林美术出版社未经齐家人受权先后出版发行了《近古代中国画大师》等作品。

  齐秉颐一脸的憔悴,颓然靠在沙发上。面对记者探寻的眼光,这个性格倔强的六旬老人有一种欲说还休的感到,他真的身心疲乏了。

  齐秉颐不怕上法庭,从前面的几十场官司看,一部分最后争取到了和解,但凡法院判决的最后都胜诉了。但是,胜诉背地是太多的人力、物力作为代价,消耗了太多的精神。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