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一部支边青年的传记,一首兵团精神的颂歌

时间:2014-06-15 15:41来源:奎屯 作者:龙宗翥 点击:
一部支边青年的传记,一首兵团精神的颂歌 —— 读《戈壁中原人》有感
      长篇小说《戈壁中原人》以纪实的手法,原汁原味地再现了河南青年支援新疆建设的那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小说通过那些看似平凡却十分感人的事迹,热情讴歌了河南支边青年艰苦奋斗,献身边疆的精神。
      要了解《戈壁中原人》的价值,必须了解1956年河南青年支援新疆建设的历史大背景。据新疆大学硕士马晶莹的《新中国成立后河南对新疆的人力支援研究》 介绍。新中国成立初期,随着社会的安定和国民经济的逐渐恢复,人口急剧增加,再加上工业化的发展,落后的农业无法提供足够的粮食,受到农业制约的工业也无法提供足够的就业岗位,中国面临着巨大的粮食问题和就业压力。受苏联青年垦荒运动的影响,为解决上述问题和开发边疆,国家从1956年开始掀起了青年志愿垦荒运动。尽管垦荒运动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就因经济过热、垦荒青年纷纷回城而宣告结束,但从人口稠密的地区向人烟稀少的边疆地区进行的移民则一直进行着。河南作为中国的人口大省,在从1956年到1966年的十年间,向新疆输入青壮年劳动力及其家属数以十万计,对新疆各项事业的发展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马晶莹在她的这部专著中,引用了大量的史料,对上个世纪50年代中叶,河南向新疆大规模移民的历史,进行了分析论证。她的论文是一部很有历史价值的学术专著。
      据有关史料记载,1956年5月6日至6月15日,46列专用列车陆续从郑州火车站出发,将5万多名河南支边青年送上了通往新疆的征途。这5万多名河南青年,占全国支援新疆总人数的四分之一。到新疆后,他们加入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行列,为兵团的发展壮大,为兵团的屯垦戍边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而《戈壁中原人》正是以那段历史为题材,用纪实手法,生动地记叙了1956年从宣传动员,到应征的河南农村青年奔赴新疆,建设新疆,扎根新疆的全过程。其内容是对这次大规模移民的艺术再现。
      作为那段不应该忘却的历史,此前也有不少文学作品涉及到相关的内容,但据我所知,像《戈壁中原人》这样全面系统反映这段历史的长篇小说还是第一部。因此,可以说,它填补了这一重大历史题材的空白。作品不仅为人们了解那段历史提供了生动而详实的历史资料,而且是一种精神传承的载体。几万生活散漫、没有文化的农村青年,经新疆兵团这个大熔炉的熔炼,变成了有文化,懂科学,守纪律,爱边疆的军垦战士。为建设边疆,保卫边疆做出了历史的贡献。因此,从这个意义上看,《戈壁中原人》也是一首兵团精神的赞歌。
      在充分肯定了《戈壁中原人》的历史价值和社会意义之后,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谈谈它的艺术特色。
    凡经历过兵团农场开发初期的人都知道,挖地窝子,烧荒,打荒,开荒,挖大渠,压减,播种,田管,夏收,秋收,打土坯,盖房子,冬季运肥,割芦苇……这一系列既苦又累的工作就是兵团前辈的生命轨迹。离开这些,就无法反映他们的生活。但如果将这些生产活动平铺直叙地写在作品里,又会令人感到枯燥乏味。
      为了让情节跌宕起伏,饶有情趣,作者在《戈壁中原人》在整体结构上,采取了以时空转换为主线,在叙事的过程中,巧妙地穿插一些意外的事件和饶有趣味的情节,不但避免了平铺直叙的呆板和枯燥,而且使作品悬念迭出,充满了情趣。
      譬如在农场的一系列生产劳动过程中插入了抓黄洋、打野猪、抓鱼、套兔子等大西北荒原的自然情趣;至于在主线中插入的垦荒队员逃跑、迷路、掉进老鼠洞、奋战暴风雨等情节更是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小说的二个特色是浓烈的政治色彩。整篇小说无论是社会环境,人物的思想行为,乃至日常的话语,都有着浓厚的时代特征,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里,人们的思想意识,解决问题和处理人际关系的方式方法,无不打上意识形态的政治烙印。最明显的是唱革命歌曲、喊革命口号、行动军事化、“忆苦思甜”、“大跃进”、“三年饥荒”、“检举揭发”等等。当然,作者出于某种原因,有意回避了“反右”、“文革”这两场在中国历史上影响深远的政治运动。但由于文革十年的时间跨度太大,作者在想回避而又无法回避的情况下,只好通过人物的回忆,轻描淡写地向读者做了一点交代。尽管如此,读者仍可从人物的活动与对话中,强烈地感受到当年那种浓烈的政治氛围。由此可见,一部描述社会真实的纪实文学作品,是无法离开历史背景,回避历史真实的。
      作品另一个特色是第一章对1950年代的河南农村的生活描写,给人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作者通过环境和人物的刻画,不但描绘出了一幅中原农村的民俗画。更重要的是,通过代表新思想的年轻人与代表传统意识的老一代,在婚姻、家庭等观念上的矛盾,揭示了新旧交替时期的社会风貌。读者可以通过支边青年的爱情纠葛和与父母在观念上的冲突,在乡情、亲情、爱情与理想、信念、追求的碰撞中,触摸到那个时代的脉搏。了解到河南农村青年到新疆前的生活状况和精神风貌。
      《戈壁中原人》在语言描写方面也别具特色。作品多以人物对话揭示人物性格,推动情景发展。而且,人物语言以河南方言口语为主。我们在阅读时,就好像进入了一个河南人的世界。这正好与小说所刻画的“戈壁中原人”相契合。在语言上更具表现力。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作品过分强调生活真实,许多人物对话不够精炼,有些对话中的日常用语显得多余。
      接下来我想谈几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1、关于“压碱’一节对“老鼠洞”的描写。我认为,不应该用调侃的方式,写成一件近乎搞笑的事件。关于大水压碱时老鼠洞陷人的故事,我也听兵团的老职工讲过。那些万古荒原的地下空洞,在大水的浸泡和冲涮下,地表突然塌陷,形成深不可测的大泥坑,不断下灌的水面,形成强大的旋流。如果放水的人碰上这种情况,掉进这种陷坑是非常危险的。据说有因此而牺牲的人。如能用这种危及生命的险情,来着力描述情况的危急,抢救的惊险,突出军垦人的精神风貌,其效果会更好。(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