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车排子旧事●三不管

时间:2018-05-01 11:02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马俊良/ 点击:
车排子旧事。。。三不管
      123团学校旁边有片家属区叫"三不管",很有名,一是这片家属区很大,一是所住的人很杂.这是文革时的叫法,不知现在还这样叫否?
      这里住着学校,医院,机关,商店,房建连,五连,七连的人员。我的记忆里,像“三不管”这样的居住,123团仅此一处,故有名。
      “三不管”的要义是“不管”。小时候,我曾问过一些大人,“三不管”何以叫此名。回答是:学校不管,医院不管,房建连不管(三不管的主要居住者)。另一个答案是:水不管,电不管,还有一个什么记不住了。当时,每个单位一口水井,供人们生活,“三不管”没有水井,“三不管”的人吃水,挑着水桶四处奔走。团部各单位通电很长时间后,“三不管”还在点煤油灯。
      “三不管”住的人员杂,往来不多,一般情况下,各扫门前雪。但文革那个不平静的年代,时常出些闹剧。
      最常见的是邻里吵架,骂架,打架。骂架,打架的原因是私人恩怨,吵架是派性引发。文革中,邻里因派性有了积怨,积怨又因鸡毛蒜皮的琐事吵架,进而骂,打。吵,骂架都是女人,打,男的也上。
      三不管小家多,家家有四、五个孩子,不管谁家吵架,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都是孩子。我最爱听四川人吵架,每次都挤在前面,不是听吵什么话,而是听四川人的声音。四川人说话,最后一个字总是拖音,很好听。在只有样板戏的年代,听四川人吵架,很像听山歌似的。
      河南人吵、骂架有水平,一串一串的话从他们嘴里出来,好像提前备好的台词,而且多少句不重复。我们到学校,在班里模仿河南人骂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甘肃、陕西、宁夏、青海几个省的口音相差不大。他们声音大,调门高,多有一些出人意料的举动。有一次,我看一个陕西女人吵架,到了激动处,忽然手指蓝天大叫:太阳红红的,太阳红红的。到现在我也没明白是啥意思。
      打架是吵架的高潮,但少有发生。在“三不管”有过许多经典时刻:有一个河南妇女,一人骂败一家老小四个女人。一个四川小个女人,被打得满地翻滚,但抓人头发的手死没丢。女人打架像牛顶架,抓住对方的头发从头顶到最后。所以女人打架有先兆,只要见谁盘头发,就是要打了。有一河南女人打甘肃男人,被推倒,河南男人挥拳上阵,大喊:你敢打我老婆,我老婆是我打的,你怎么能打!
      我从没见过上海女人吵架,倒是见过一次两个上海男人吵架。他们吵架时上身的动作幅度很大,中间夹杂几句上海方言,
      “赤佬”,好像是一句骂人的话。
      看人吵架也能学到本领,比如现在,我能比较熟练模仿四川、河南、甘肃、陕西、山东等地的口音与人对话,外出之后,还是有用的。
      “三不管”吵架风气之所以烈,主要是单位多。不像一个单位里,指导员组织人开个批判会就解决问题了。多个单位的领导不可能同时一起组织批判会。
      等我上了初二后,就开始觉得吵架很无聊,不愿再看。可后面的孩子还是挤着凑热闹。后来,读《阿0正传》和《药》,觉得中国人看热闹的劲头和神态被鲁迅先生写绝了。我无端猜想:鲁迅先生可能也有过我们“三不管”的经历,不然不会那么入木三分。
      “三不管”的大人少有来往,但孩子们都愿意一起玩。那时的游戏有:踢沙包、弹钢弹、赢四角、推铁环、斗及、滑冰、捉迷藏、打仗等。吃过晚饭,一拨一拨的孩子叫声不断。上初二后学电学,电学主要靠动手,老师说过,电流可以回大地。“三不管”的人乱接电,经常一片一片的停电。我们把一根线用铁棍插到地下,不管哪里出事,我们的屋里都是雪亮通明,引得很多人来看,想搞清原因。夏天的中午,“三不管”的孩子们,成群结队地去西干渠洗澡,路两边是果园、瓜地,扎着篱笆,着人看管。我们把打仗的游戏经验用上,一对人故意冲着瓜地、果园大喊大叫,另两队从别处悄悄摸进去“扫荡”一番,到干渠分享瓜果。当然这种办法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有一次就被看瓜人识破,我们当中一人背上挨了一棍,仓皇逃窜时,脚上扎满了骆驼刺。
      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三不管”家家门前的柴垛。谁家的高,谁家的大,哪里能藏人,藏几个人,我都摸得一清二楚。但有几个老师家的柴垛没去过,一是怕被老师看见挨批,一是老师们的门前柴垛,实在没去头,除了两三根梭梭柴,就是几把柴草,给人烧了上顿没下顿的印象。不像“三不管”的其他人家:梭梭、红柳、木柴、树枝、树根、树墩,最不济也是棉花秆。有一次,过年看班主任,想起她家的柴垛,就背了一大捆木柴去,很长时间,我都看到老师没舍得烧。
      不看家中宝,只看门前草。文革中老师的地位低下,可见一斑。“三不管”家家门前有草棚子做饭,而老师们几乎没有。123团的树多,别人敢砍伐,而老师不敢,只能捡些柴草。
      76年,高中毕业后,再没有去过“三不管”了,也不知人们还是不是这样叫了。前两年,我在团结路上遇上了两个“三不管”姐妹,我和她们的哥哥一个班,经常去她们家,现在只记得她们的小名了。
      前些天,我们几个“三不管”的伙伴相聚——已是满头白发,连胡子都白了——说起“三不管”的荒唐事来,顿觉返老还童,说起“三不管”的某人死去,不由得黯然神伤。“三不管”里寻常见,今天相聚实不易。
      “三不管”,儿时的摇篮,难忘。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