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岁月往事 >

文革第一枪:兵团石河子“一·二六”血案

时间:2010-10-21 01:01来源:文革大典 作者:余习广 点击:
余习广 当代中国有良知的共和国史学家
       这是1967年1月26日,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部队对所属的造反派组织“石造联总”群众在石河子地区发生的开枪杀人事件,和此后新疆自治区、新疆军区和生产建设兵团负责人制造的大冤案。该杀人事件由两大流血事件组成:毛纺厂血案;八师“反夺权”血案。

    这是自文化大革命以来,全国第一次发生的军事部队参与武斗、大规模开枪杀人制造的流血事件。被称为军队打响的“文革第一枪”。事血案发生后,围绕该事件的责任问题,又发生了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新疆自治区“文革”形势影响深远的系列冤案。
    新疆是以少数民族为主的边疆地区,文化大革命形势错综复杂,社会矛盾更加尖锐强烈:“阶级斗争为纲”制造的各种社会矛盾;民族矛盾;军区与生产建设兵团的矛盾;“一月夺权”、“二月镇反”、“三支两军”中军队的倾向性及往往直接插手地方两派斗争引起的军民矛盾;夺权引发的群众与原党政领导矛盾及权利分配中引发的造反组织之间的矛盾等等,造成新疆的“文革”局面及各种事件的背景和影响,远较内地为复杂多端。不了解当时情况者,容易迷离于其扑朔纷纭的表象。
      石河子“一·二六”血案,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内“阶级斗争为纲”造成的积怨已久的矛盾,在文化大革命特定历史条件下,在“一月夺权”风暴夺权与反夺权斗争和冲突中的集中爆发。
       石河子原为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庄,经过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几十万军垦战士的开垦,到“文革”前夕,已成为拥有30万人、城乡结合的城市。
      石河子又是当时“反修前哨”的战略要塞。兵团司令部设在乌鲁木齐,而重要机关却大多在兵团。这里有兵团农八师、工二师、工一师(工四团)、兵团公交部所属汽车二团、八一糖厂、八一毛纺厂、兵团独立团、兵团农学院、兵团医院、兵团政干校、兵团设计院、石河子管理处等17个单位。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是隶属于新疆军区的一支准军事部队,主要由新疆和平解放时原国民党起义部队改编而来,辅之以支边人员。主要干部则由五十年代初入疆的解放军干部组成。六0年代初,新疆成为“反修前哨”,中央军委陆续抽调一批较大改变,转业到兵团各师任职。1965年后,又派丁盛任兵团副司令,裴周玉任兵团副政委,李荆山任兵团政治部主任。
     “文革”前夕,兵团内部自上而下矛盾重重。既有因转业干部歧视、压制、打击“九·二五”起义人员和支边人员,而与后两者的矛盾,以及复转军人、支边人员与压在最底层的起义人员和自流人员的矛盾,又有兵团领导人之间解放军系统与起义干部的冲突,还有奉命改造兵团的丁盛系的新干部与老干部的矛盾。
      丁盛上任前,中央领导人给他交了底:要狠抓兵团的阶级斗争。因此,丁盛一上任,就批评原兵团领导人方向上犯了原则性错误。他在大会上宣布:“兵团对国民党起义部队,只团结不教育,只使用不改造,致使其中的不少人员,特别是一些起义机关没有得到真正的改造,至今仍然坚持反动立场。” 丁盛等人执行的阶级路线和歧视政策,即伤了起义人员的心,也触犯了兵团老领导和老干部,引起了兵团原领导人张仲翰和陈实等及许多师团干部的不满.
      1966年7月,兵团在八楼召开学习毛主席“五·七指示”座谈会。此时正致全国大批“彭罗陆杨反党集团”,张仲翰大讲贯彻毛主席“屯垦戍边”的伟大意义,强调兵团如何符合“五·七指示”取得的巨大成绩,便一口咬定丁盛是罗瑞卿安插在新疆的“罗瑞卿分子”。参加座谈会的独立团团长许光途,因乱上计划外项目。受到张仲翰等批评,于是以独立团党委名义,写信给自治区党委和新疆军区党委,揭发八楼会议情况。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新疆军区司令员王恩茂接到信勃然大怒。8月底做出决定:张仲翰“离职养病”,丁盛、裴周玉主持工作。

        随即,丁盛凭借他们掌控的复员转业军人为主的兵团值班部队武装力量,开始在兵团全面夺权,自上而下改组各级领导班子。这比上海“一月夺权”要早了近半年。8月,武装部门接管政法部门的治安警卫;8月,接管看守所和看守警卫;11月,接管政法部门的武器和自卫武器。张仲翰、陶晋初、陈实、刘一村、王慎等被打成“张仲翰反党集团”。他们提出口号:“复转军人掌大权,九、六、八靠边站,自流人员滚他妈的蛋!” 九,即“九·二五”起义人员;六,即五六年支边人员;八,即五八年支边人员。

文革时 毛泽东与夫人兼亲密战友江青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文化大革命,复转军人支持丁盛、裴玉周,成为“保皇派”;而支边人员、起义人员和自流人员,成了“立场坚定的革命造反派”。      1967年1月1日,石河子地区成立了“八一野战军总部”(简称“八野”),下设12个方面军,两个独立师,两个独立团。后扩展到20个方面军。成立之初,即有两万多人,主要成员为兵团复转军人。总部负责人称“勤务员”,有潘苏灵、郭雄、邵定远等人。其后台为独立团团长许光途、农八师主管武装的副师长龚建楚等人。并得到兵团和军区主要领导人支持。

      “八野”的对立面为1967年1月23日成立的“石河子革命造反联络总部(简称“石造联总”),兵团农学院的红卫兵组织“革命造反团”(简称“兵农造”)为其核心组织。主要头头为彭正云。主要成员为受压制的支边人员、起义人员和自流人员,以及造反的学生红卫兵。其口号为:“打倒丁盛、裴周玉!”该派得到兵团原老领导的支持。
     上海“一月夺权风暴”刮到兵团,两派都在风风火火地筹划夺权。
     1月17日,农八师武装处副处长张俊义、副科长王世昌,操纵“八野一方面军”,接管农八师政法科,夺走公章,宣布夺权,并于次日接管农八师总机,控制通讯权。
      1月22日,八一糖厂“造反团”宣布夺权,但公章却让糖厂领导人给了“八野”的“红色造反司令部”。而且造反团”夺权,兵团公交部不予承认,糖厂“造反团”几百人宣布绝食斗争。形势顿时紧张起来。
      1月24日晚,彭正云召集“石造联总”总部和农八师分站负责人会议,分析石河子地区形势和两派力量对比,研究夺农八师的权。因“八野”手持武器的值班部队冲击石河子总场“造反团”会场,会议中断,彭正云明令孙不怕、寇万福立即率两卡车红卫兵,赶到总场支援。
(照片: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造反派夺权斗争)
     1月25日,八一糖厂“造反团”召开庆祝绝食斗争胜利大会,为“八野”的武装战士冲散。
     1月25日下午2点,彭正云再次召集“石造联总”总部和农八师分站负责人会议,决定当晚六点半对农八师实行夺权。夺权以八师机关“造反团”为主,离农八师师部近的单位组织全部人马去支援夺权,离汽二团“八野”总部近的单位,组织人马去二团,牵制“八野”总。
      与此同时,“八野”总部头头正在策划实行“赤色恐怖”。1月23日,经毛泽东同意,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发出《关于人民解放军坚决支持革命左派群众的决定》,又称“红五条”。
         《决定》规定:废除以前关于军队不介入地方文化大革命的决定;积极支持左派的夺权斗争;坚决镇压反对左派的反革命分子和组织,等等。
       当日,许光途看到“红五条”后说:“这下可好了,我们可以参加文化大革命了,若造反派再胡来,我就打他个王八蛋!”当日,潘苏灵找到许光途说:“我们要在石河子搞一个赤色恐怖。”马上得到许光途的同意。
      1月24日,农八师参谋邱吉荣对“八野”总部头头说:“左派、右派,我们心中有底。我们认为左派就支持,认为右派就镇压。造反团都是右派。”又说:“我们坚决支持支左五条,坚决镇压反对革命左派的反革命分子和反革命组织。”“你们什么时候需要武装部队,我们就支持,要多少,有多少!”
     1月24日,独立团单位召开会议,决定“支左”夺权。当晚,邱吉荣在农八师电影队楼上,召开石河子各单位“八野”头头开会,表示支持“八野”夺权,要坚决镇压反革命组织。
      1月25日,独立团打电话向兵团武装部请示,得到同意,调集8个武装值班连队集结待命。
     同日,邱吉荣等去兵团请示,得到兵团副参谋长的答复:“文化大革命是群众运动,符合毛泽东思想的你们就干。”(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7)
85%
踩一下
(3)
15%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