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岁月往事 >

鼠洞救战友 杨秋成口述符水潮整理

时间:2012-12-18 12:22来源:杨秋成口述 作者:符水潮整理 点击:
鼠洞救战友 杨秋成口述符水潮整理

       垦荒岁月虽然十分艰苦,却有很多事让人难以忘怀。那年我们浇水时,彭立军掉进老鼠洞的危险场面就时时浮现在我眼前。

       一个高高大大的成年人,怎么能掉进小小的老鼠洞?现在说来,可能好些人以为这是天方夜谭。但在兵团创建初期,这样的事就确确实实发生了,而且有好多起,我就亲历了“鼠洞救战友”的奇事。

       1957年初,原农七师下野地第三农场(现农八师一三四团)2000多名官兵挺进一望无际的戈壁荒原,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垦荒大生产运动。

       虽然当时的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大家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住的是地窝子,但劳动热情十分高涨。我们怀着“艰苦奋斗创家园,自力更生建兵团”的豪情壮志,没有工具自己造,没有牛马用人拉,很快就在万古荒原开出了近万亩耕地。

       为了实现“当年开荒,当年播种,当年收获”的奋斗目标,一开春,我们全班14个人就白天黑夜两班倒,到新开的地里浇水压墒。在这万古荒原上,到处是老鼠,也到处是鼠洞,新洞套老洞,上面看着好好的,下面却不知有多少陷阱。新修的渠道,由于鼠洞、土壤盐碱大等因素,一放水常常到处垮口子,有时候边堵边垮,忙碌一夜也未必能堵好。遇上又深又大的老鼠洞,不仅口子难堵,还有塌方的危险。

       当时我在老五队任副队长,主管浇水班。记得4月15日那天夜里,我和战士彭立军、杨立平在新开荒的8 号地浇播前水时,先前还很顺利,我以为我们能平平安安度过这春寒料峭的夜晚。不料半夜时分,杨立平跑来跟我说,那么大流量的水浇了2个多小时,可北头第二道毛渠却不见有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和彭立军跟着杨立平跑到跟前一看,原来那里有个很大的老鼠洞,水全部流进洞里了。那么多的地都等水呢,咋能让水白白浪费?我们几个人赶紧往洞里填土。

       十多分钟过去了,那洞不仅没被填住,在水的浸泡下反而越来越大。我们拼命挖土填洞,却不知危险已经逼近。

       突然,“轰隆!”一声,彭立军站的地方塌陷了,他掉进了齐腰深的泥糊糊里。我们大惊失色——不知那该死的鼠洞有多深?彭立军那里会不会再次下陷?我们站的地方会不会也塌陷?

       顾不了这些,赶紧救彭立军。我大声喊道:“小彭,千万不要动!我们来救你!”冒着危险,我和杨立平立刻把备着割草堵缺口的绳子快速从腰上解下来,牢牢系在铁锨头上,然后把铁锨头小心翼翼送到彭立军跟前,叫他紧紧抓住,我们用力拉绳子……经过20多分钟的营救,彭立军终于被我们拽了出来。

       彭立军脱离危险后,我们顾不上歇息一会儿压压惊,就带着一身泥水和汗水又忙活起来。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