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岁月往事 >

女兵的记忆

时间:2014-07-28 10:58来源:兵团 作者:吴德胜李春坤 点击:
女兵的记忆 作者 吴德胜李春坤

      兵团走过了60年,山东女兵带着建设边疆的梦想也走过了60年。

      1952年,8000余名风华正茂的山东女兵,响应国家号召,为建设边疆、保卫边疆,怀着满腔热血离开故土亲人,来到新疆,拉开了屯垦戍边大业的序幕。

      她们用奉献和付出,铸就了“戈壁母亲”这一伟大称号,她们的事迹和精神不断激励着后人……

      难忘的进疆之旅

      1952 年,参军进疆的山东女兵中年纪最小的是李淑欣,她当年只有13 岁。为了能当兵,报名时,她故意把自己的年龄多加了一岁。

      “我们先在村里报名,再经过乡里、县里的逐级审查挑选,我心里很紧张,生怕被刷下来。最后,得知自己通过了审查时,我高兴得都要跳起来了!”李淑欣兴奋地讲述着。“那你父母同意你当兵吗?”笔者问。“父母不同意,可我坚决要来!”“为什么?”“那时候,家里的生活太苦,出来了才有饭吃!”李淑欣说。

       家人不同意、但自己坚决要来新疆的还有一个叫唐德秀的姑娘。她自豪地说:“我们那儿是革命老区,人们的思想觉悟比较高。听说来招女兵,我们村里的姑娘都积极报名,但当时征兵的要求很高,我是村里惟一一个通过审查的。”

      “当初,父母不知道从哪儿听说,新疆环境恶劣,新疆人的长相、说话都和我们不一样,就坚决不让我走。”可是,倔强的唐德秀说:“虽然前途未卜,全村也就只有我一个人入选,我也要去!”

后来,包括李淑欣和唐德秀在内的8000余名山东女兵,分4批乘上了西去的列车。路途的遥远和艰险,给第一次出门的女兵们留下了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当时火车只通到兰州,女兵们下了火车后换乘汽车继续前行。“一路上很辛苦,吃的是大饼就咸菜,喝的是油桶里面装的有油味儿的水。”女兵张俊青说,“接我们的老兵担心我们想家,就想方设法地逗我们开心,安慰我们。我坐的那辆车上有一套锣鼓,一到宿营地,老兵们就敲锣打鼓,鼓舞士气。”

       坐了很多天的汽车,女兵们终于到了驻地。可是,“一到驻地,只见四处都是茫茫荒野,大家都傻了眼。”女兵谢玉芳的回忆,让我们感到一种幽默的苦涩。她说:“我和姐妹们天黑的时候才赶到团部,隐约中似乎看到有很多人排着整齐的队列,在无声地欢迎我们。天亮后却发现,那不过是些烟囱。烟囱一排一排立在雪地里,黑黑的,被大家误以为是欢迎的人群!”

      一开始,女兵们不知道什么是地窝子,看到雪地里上有那么多地方往上冒烟,就往冒烟的地方投雪团。直到有人从地窝子里钻出来,大声呵斥:“你们在干啥!”女兵们都吓了一跳,这才知道这是住人的地窝子。

      艰难的创业之路

      这些女兵经过短暂休整后,便正式分配编班。李淑欣等人因为年龄太小,被分配到文艺宣传队、被服厂和电话班,年纪大一些的女兵则被分到连队参加生产劳动。

      唐德秀被分到兵团后勤部被服厂。为了让战士们穿上棉衣,唐德秀和战友们加班加点工作,常常干到凌晨才下班。寒冬腊月,她们赶制的棉衣、棉裤、棉褥等自己不用,要先送到连队让战士们用。那时候,唐德秀她们一个班就住在一间土坯房里,没有生火取暖的炉子,一床薄被子难以御寒,她们就两人合盖一床。“当时,我还真有点思想波动,打过退堂鼓。”但最终唐德秀还是坚持了下来,1953 年她因表现突出,荣立三等功,不久后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宋香莲在1955 年被调到通讯班工作,到1966年她已经成为技术骨干,参加过克拉玛依石油大会战。挖线坑、抬变压器、爬电线杆,“所有和电打交道的活儿我都干过。那时候的人都讲荣誉,上进心特别强,不管干什么只想闯在前头,不想落在后头!”她说。

       说起最难忘的故事,女兵侯正坤有些哽咽:

      “有一天,我们在山下搬石头的时候,山上的石头滚落了下来,当时就把我和两名战友砸倒了。其中一名年仅17岁的战友因伤重不治,牺牲了。”

      侯正坤被石头砸伤了腰部,受了重伤,但她不想在劳动中落后,伤未痊愈就参加劳动,在基建连盖房子、挖大渠、雪地收玉米,所有的农活重活都抢着干。那时候,她最怕的是不让自己干活。

      当时,开荒造田、拦河筑坝、修渠引水,这些女兵们巾帼不让须眉。挖土方的任务是每天16 立方米,可有的女兵每天挖40 立方米,手上磨出了血泡,缠上碎布继续干;晚上睡觉时,手指都合不拢,依然保持着握坎土曼的手势。女兵们拉肥料,来回一趟要走七八公里的路,一次拉100多公斤,她们都不甘落后,相互较劲——你拉的肥料多,我比你拉的更多!

      张秀兰和宋兰芝来自同一个村子,参军后,她们又分配到同一个班,一个当班长,一个当副班长。她们同男兵一起开荒、治碱、挖大渠,一点也不比男兵逊色,她们所在的班经常被评为部队的“模范班”。后来,张秀兰被调到二师去建医院。当时建医院,土块要自己打,房子自己盖。“艰苦创业那个苦,现在的人是想像不到的。”她说。

      但是,苦难的日子并没有让这些女兵们退却。火热的军营生活,更鼓舞了她们生活的勇气和信心。

      女兵刘淑爱说,秋收季节最为忙碌,掰玉米、拾棉花,天天都要突击劳动,一天三顿饭都在地里吃,没有时间照顾家里的孩子。有时回来家太晚了,孩子们从托儿所回去都进不了门。为了能多拾花,刘淑爱她们经常晚上还在地里劳动,实在困了,就靠在棉花垛上睡一会儿。(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