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岁月往事 >

梦想,在地窝子里孕育

时间:2014-07-29 11:52来源:兵团 作者:周硕勋 点击:
梦想,在地窝子里孕育 作者 周硕勋

      1960 年,为克服三年严重自然灾害给国民经济造成的困难,在王震司令员的亲自筹划下,工一师决定在阜康县北的荒原上创办阜北农场(现二二二团)。

      初春,我们连队奉命来到阜北荒原安营扎寨,参加修建冰湖水库和与水库配套的干、支、斗、农渠道的建设。当时没有住房,大家就铲去地面上的积雪,支起一顶顶帐篷,帐篷不够住,就住地窝子。

       地窝子,是兵团初创时期广大军垦战士的伟大创造:在地面上挖个约2 米深、四五十平方米的长方形坑穴,支上木头梁架,再搭上红柳把或芦苇把,最后抹上一层厚厚的草泥,被人们戏称为“地下宫殿”的地窝子就盖好了。通常情况下,一间地窝子要挨挨挤挤地住下一个班的人。

      以帐篷、地窝子为家,听起来挺浪漫,个中滋味只有亲历者才体会最深。

      深秋,外面气温下降,帐篷、地窝子里的气温相对较稳定,一些不速之客——老鼠、癞蛤蟆、甚至是蛇,都会光顾你的被窝与你做伴。开春,芦苇应时萌发,直立生长的苇尖会穿过你褥子底下的麦草层,再刺透褥子冒出来,冷不丁地刺得你脊背流血生疼。下雨天,外面大下时,室内小下,外面不下了,室内还嘀哒。风雪天,你睡了一夜起床时,会发现铺盖上扬了一层沙尘或雪花,人人都是蓬头垢面的,连嘴巴、鼻孔里都塞满了沙尘。

      最难熬的莫过于三九严冬,晚上回到帐篷、地窝子,尽管用柴火烧着炉子、火墙,刚睡下时觉得暖烘烘的,可是从戈壁滩上打回来的柴火不耐烧,等大家都睡熟了,火也就灭了,不一会儿,帐篷、地窝子里就冷得像冰窖一样,大家就只得缩紧身子当“团长”,翻来覆去睡不着。后来,实在被冻得受不了,就每晚由一人轮流值班烧火炉。这样,大家当“团长”的情况才有所改变。

      有一年冬天,特别寒冷,我当时在工地做宣传鼓动工作。我们几个风华正茂的青年,在水库堤坝的中心地段栽下两根木桩,扎上一根横杆,披上一块篷布,搭成一座“人”字形帐篷,安装好有线广播,建成了工地宣传鼓动站。白天,我们深入各连队、班组,与干部职工边劳动、边交谈,把了解到的施工进度、好人好事牢记在脑子里,然后回到宣传鼓动站赶写稿件,再通过有线广播和黑板报宣传到工地,有时还把好人好事编成小型文艺节目到现场演出……稍有空闲,我们就把比较典型的人和事写成新闻稿件,投给工地指挥部的战地快报和师报,由于采写于现场,又有真情实感,大部分稿件都被采用了。

      从那时起,我就萌发了要当新闻记者的梦想。

      1961 春节,我们是在地窝子里度过的。除夕夜,每人从食堂打来一份红烧肉、两个白面馍,高高兴兴地围在地窝子里的火炉旁,边吃年夜饭边聊各自故乡过年的习俗。当晚,大家还在地窝子里举行了别开生面的除夕晚会,当时掌声、笑声、拉歌声、喝彩声此起彼伏,弥漫在整个地窝子,回响在荒原上空。

      我深深地被同志们那革命的浪漫主义和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感染着,写下了一首歌词《帐篷就是我的家》。

      1962 年秋,我被调到阜北农场场部,创作了不少“歌身边人、唱身边事”的文艺节目,采写了许多有一定深度和力度的新闻作品,被各级报刊、电台采用,我也多次被各级宣传部门评为优秀通讯员。由我作词、张振华作曲的合唱歌曲《帐篷就是我的家》和歌舞诗表演《军垦战士英雄汉》在工一师职工业余文艺会演中被评为节目一、二等奖。我们办的《阜北战讯》油印小报还受到了来农场视察工作的时任兵团副政委张仲翰的好评。

      兵团恢复建制后,我被选调到《新疆军垦》报社(现兵团日报社)工作,成为一名专业新闻工作者,终于圆了我的新闻梦。

      我感恩兵团,是兵团给了我耕耘播种、萌发希望的沃土,给了我成长圆梦的广阔舞台。虽然我已退休,但痴情不改,我要继续为兵团事业奉献余热,因为——我热爱兵团。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