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岁月往事 >

那时,我们曾这样开荒

时间:2014-09-06 11:53来源:兵团 作者:李宗伟 点击:
那时,我们曾这样开荒 作者 李宗伟
      1958年,国务院为了表彰新疆兵团农八师莫索湾二场(现148团场)“当年开荒、当年生产、当年上交”的优异成绩,敬爱的周总理亲自为我们颁发了珍贵的奖状。凝视着这张国务院的奖状,我感慨万千的,不仅是我曾为它风餐露宿,曾为它苦斗争强,更重要的是,为共和国的铭记而笑中含泪,自豪荣光。我的亲历,虽系兵团伟业之沧海一粟,也愿在此奉上,与君共享。
      进发
      1957年11月20日晨,满载着我们连120多名官兵的车队,高唱着《戈壁沙滩盖花园》的战歌,从原来的老场向莫索湾荒原进发了。汽车在灌木丛丛、沙包连连的盐碱滩上长吁短叹、走走停停地爬行。大家频频下车,或挥锹掘路,或喊号推车。不到一小时的路程,我们那天却折腾了16个小时,直到午夜才到达目的地。
      大家呼呼噜噜跳下车,七手八脚支起了仅有的一顶帐篷。年岁稍长的70多人,像蒜瓣似的挤睡在帐篷内,将腾出的被子都盖在露宿帐篷外的50多名战友身上。为了防止风沙和野兽的袭击,大家只能蒙头而眠。呼出的热气居然在被盖上凝结了薄冰。没到天亮,大家就急忙爬起,四处挥锹检查土壤。当认定“土质的确好”时,就像发现了宝藏一般,个个兴致勃勃、摩拳擦掌。突击了两个多小时,挖盖了50间“地窝子”。这些“地窝子”是开发莫索湾的“先锋”,是农八师莫二场农1连在荒原安营扎寨的标志。
      炊事班冒着风雪,在平地上挖坑支灶,为大家做了一大锅面糊糊。这是28小时后的第一顿饭。正当我们狼吞虎咽地吃饭时,突然,从林子里窜出了一群野兽,呼啸着从饭锅上奔袭而过,还把几位蹲着吃饭的人给掀翻在地。大家一时目瞪口呆。再看看那饭锅,落满了树叶和尘土。名叫覃广福的炊事员,急忙用勺子撇去了锅里的污物,拖着四川腔:“要的,要的,继续开饭!”
      “不速之客”的造访,让一些战友惊魂未定,面露难色。于是,身为文教的我,即兴发挥,编写并用土喇叭广播了一段顺口溜:“莫索湾,第一餐,饭厅之大没有边。战士豪情冲云霄,倍感早饭香又甜。老天慰问撒白糖,野兽送来五香面。屯垦戍边英雄志,拓荒立功握铁拳,握铁拳!”应大家“再来一遍”的呼喊声,我又重播了一遍。真的有如神助,刚才的惊吓、紧张和低迷的气氛荡然无存。随着太阳升起,摧枯拉朽如卷席的拓荒战斗便打响了。
      开荒
      在荒原上,除了那鹤立鸡群的千年胡杨,就是密密麻麻的梭梭与红柳。单凭我们手中的简单工具,要想把它们连根拔掉并迅速运出规划条田,并非易事。但是,大家在迎接元旦的“三比”大赛中,却表现了惊人的干劲。锹挖斧砍密切配合,肩挑背扛你追我赶,在零下42摄氏度的严寒中,战友们“棉衣挂破只等闲,头上冒汗凝白霜”。
      为了检查质量,我来到二班工地,发现工具把柄上有斑斑血痕。一打听才知道,二班长杨德荣同志轻伤不下火线,还让全班替他保密。当天深夜,我来到二班的帐篷。孤坐炉边的杨班长见我进来,慌忙用毛巾盖住了双手。“别玩魔术了!”我一步上前掀开了毛巾。天啊,这双手上的血口子纵横交错、惨不忍睹!他说:“文教,你来得正好,就帮我一下吧!”他让我用筷子把火炉上那滚烫滚烫的猪板油往他那伤口上滴,说此法既可防止感染,又能加快愈合。我每滴一下,他都疼得咬牙切齿、浑身颤抖,吓得我也心惊肉跳:“杨班长,明天我带你到场部去看看医生吧,不能再耽搁了!”“没事儿,没事儿,农时不等人,咱们的开荒清地任务才是第一步,必须分秒必争啊!”他的语气是那样得坚定。当夜,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眼前总是晃动着杨班长那满是血口子的双手和他那刚强的面孔。多么可爱的战将啊!
      20天的开荒大赛,二班荣获冠军。全连战士以一当十,提前一周完成了15000亩的开荒清地任务。
很久没吃到肉了。元旦那天,张连长捉了一只黄老鼠,在茶缸里煮熟后,他用这香喷喷的鼠肉宴请了连部的5位同志。大家围坐在火炉旁,以水代酒,为迎接新年而干杯!
      在当晚的篝火饭场上,我现作现卖地编写了一首打油诗,请文艺骨干演唱。“尖兵连,多神奇,战士与天比高低。风沙严寒踩脚下,比学赶帮汗湿衣。一人干了几人活,‘五八’元旦献大礼。英雄事迹说不完,写信告诉毛主席!”在大家敲击碗筷的伴奏下,文艺骨干精神抖擞,表演得声情并茂。接着是战友田顺先的京剧清唱和战友朱道轩、朱家海的豫剧《三岔口》,均赢得了大家阵阵掌声。这就是我们1958年的“迎春晚会”。
      移丘填壑
      经过开荒之后,茫茫戈壁荒原才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并非一马平川,而是沟壑纵横、沙丘连连——这可是耕种和灌溉的大碍呀。农时来得快,劳力缺口大,怎么办呢?战士自有法宝:豁出去!拼命干!我们突击制作了14个1米见方的大标牌,上写:“大干驱寒抢时光,为国多快交棉粮”矗立在工地上。它似航标,像灯塔,更是战士们的誓言。在迎接春节的平地竞赛中,“董存瑞挑担队”与“黄继光推车队”快跑如飞;“穆桂英抬把队”与“老黄忠爬犁队”满装相追。锣鼓喧天,红旗招展,酷似当年农友们支援淮海战役那样壮观。战友高克昌摆擂:肩挑四个土箕;战友李映山挑战:小车装满如山。爬犁,本来是冰雪上的闯将,然而天不作美,迟迟不下大雪。哪能坐等呢?于是,大家就在赤地上拖拉爬犁。不少人的肩膀都被纤绳磨得皮破血流,大伙就干脆垫上棉衣继续干。二班长杨德荣急中生智,自他挑水浇灌冰路后,推车与爬犁的工效翻了三番。身体欠佳的指导员张述祖,在挑土时大口吐血。我再三劝他回家休息,他说:“战士们这样忘我地劳动,我怎能休息?”他依然挑土不止。
      2月1日中午,大家在工地上进餐,虽然吃的是发霉高粱窝窝头就咸菜,但仍然津津有味。为了活跃大家的情绪,我让女战士王玉英和谭世玉演唱我前夜编写的《愚公歌》:“腊月愚公大会战,欲将戈壁变花园。搬山填海似魔术,人间仙境在眼前。”没想到,竟然取得了火爆的效果,在大家的喝彩下连续演了三遍,依然欢声不断。就在我小结完竞赛成绩,准备去打饭时,突然刮起了龙卷风,居然把碗盆和水桶都卷跑了。在这危急时刻,连长一声令下,大家“唰”地一声相拥卧倒,才算避免了伤亡。待风息沙止之后,大家似乎动弹不得了,原来,身上被压了一层厚厚的沙土。男战士一跃而起便开工了。女兵呢,你笑我怪,我说你妖,稍加清理后,也大干起来了,谁也不甘落后。那天,大家是伴着月光收工的。(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