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岁月往事 >

孙树清:常念兵团岁月

时间:2015-09-18 13:40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刘晓红 点击:
孙树清:常念兵团岁月
      前些日子,我去看望曾在兵团生活、工作过的孙树清老人,为他捎去了两本反映兵团人早期创业历史的书。书中所写的那些故事,唤起了他的回忆。在交谈中,他向我讲起了当年的那些往事……
      1956 年6 月,当时只有16 岁的孙树清响应国家号召,从河南省禹县(现禹州市)来到了准噶尔盆地边缘的车排子第二农场(现七师一二七团)。“新疆真大、真荒凉、真艰苦。”孙树清老人至今忘不了初到农场时见到的情景,“ 我们乘坐的汽车在一片荒地上突然停了下来,有人说到地方了。大家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是什么地方?戈壁荒滩上,芦苇、红柳遍地,梭梭丛生,既看不到一间房也见不到一个人影……”就在孙树清他们不知所措的时候,一群穿黄军装的人“从地底下钻了出来”,热情地招呼他们:“快下车吧,先在这里住一夜,明天就进城了。”下车一打听才知道,这些穿黄军装的人住的是地窝子,“你们可别小瞧这地窝子,人住在里面可舒服啦,冬暖夏凉呢!”
  地当睡床天当房,钻进地窝避寒霜。有人写了打油诗:“戈壁明月光,红柳搭成房。举头望明月,低头想爹娘。”有的人后悔道:“不怨爹来不怨娘,只怨儿女腿太长,一脚踏上新疆地,又割苇子又开荒。”在开荒建场初期,苍茫无垠的天空下,一间间小小的地窝子静静地卧在亘古荒原里,那就是兵团人最初的家。
  当时,孙树清他们吃的是大锅饭,“十人一盆菜,看谁吃得快”。而用水,更是个大难题。
  因为缺水,他们十天半月不能洗脸、不能洗澡;因为缺水,他们洗不了衣服,衣服脏得又黑又硬,穿在身上极不舒服;因为不能洗头发,很多女同志索性剪掉了心爱的长头发,变成了“ 假小子”。而好不容易从水井里打上来的水,盐碱重,味道苦涩,人喝了腹胀、腹泻,洗脸洗脚后皮肤上还会裂小口子。为了解决饮用水问题,连队专门组织人员修渠引来天山上融化的雪水,但因为渠道是堆土筑成的,所以渠水浑浊,呈泥浆状,可谓是:“天山雪水进农场,一碗水来半碗浆。要想用它洗个澡,浑身上下直痒痒。”渠水经过沉淀,虽然勉强能够饮用,但泥味儿还是很重。
  要想把戈壁荒滩改造成绿洲良田,就要修渠,开荒。为此,孙树清他们夜以继日地劳动着。
  最难忘的是春灌和冬灌时,每天劳动12个小时。新疆的初春,气温仍然很低。孙树清是浇水班班长,他听领导的话,服从分配,工作积极,很能吃苦,两条腿经常被冻得裂开一道道血口子,肿得厉害,以至于蹲都蹲不下去。
  而夏天,牛虻咬,蚊子又大又多,飞起来就像一团烟云。在地里浇水,孙树清他们要先往身上抹一层泥,只露出两个眼睛,以此来抵御蚊子的侵扰。
  在开荒的日子里,孙树清他们送走了一个又一个星光下鏖战的夜晚,迎来了一个又一个朝霞中拼搏的黎明。他们的生活虽然单调、艰苦,但是充实、快乐,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总觉得身上有使不完的劲。他们怀着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豪情壮志,在人迹罕至的戈壁荒滩开荒造田、兴修水利、植树造林、盖房建场。没有工具自己造,没有耕畜人拉犁。
  孙树清的妻子也是支青,劳动时,她样样争先。每天的劳动时间都在十五六个小时以上。在那个特殊年代里,女青年们吃得苦受得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每年“ 三秋”大忙时节,抢收棉花是头等大事,要把棉花从地里摘回来,女青年们是主力军,全连上下齐上阵,轻伤不下火线,重伤继续贡献,人人出全勤。女青年们摘棉花,两头不见太阳,天不亮出工,天黑透了才收工,3 顿饭都在地里吃,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1961 年春,孙树清结婚时,单位给他分了一间地窝子。他用红柳把子和芦苇做了一张床,把他和妻子的铺盖洗干净,摆放在一起,就算把新房布置好了。婚礼办得也很简单,他们买了一些水果糖招待大家,战友们凑钱买了一件礼物——托盘送给他们。孙树清说:“这个托盘现在看来太土气了,实在拿不出手。然而,在那个年代,八九元钱的东西就算‘大礼’了,我们格外珍惜这个托盘。”
  1965 年,孙树清和妻子被抽调到四川,支援“三线”建设,后调回河南老家工作。几十年过去了,但他始终把兵团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
  人老了就喜欢怀旧,回首往昔,孙树清感慨万千。现在,他常常想起曾培养教育过自己的兵团领导,时时挂念那些兵团战友……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