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岁月往事 >

团场记忆片段(5)

时间:2016-01-15 21:38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本站 点击:
团场记忆片段(5) 难忘病号饭 癞蛤蟆爬上了脸 麻雀窝里掏出蛇
     难忘病号饭
    上世纪60年代,我在一四九团十七连大车班赶牛车,一赶就是七年。
    最让我难忘的是1965年冬天,我和韩月云同志赶着牛车拉包谷秆。那年冬天十分寒冷,一般的天气都在零下 28摄氏度到38摄氏度之间,最冷可达零下42摄氏度左右。一天拉两趟,每车需要3小时左右。
    那天,韩月云同志在车上装,我从车下往车上抱包谷秆,秆子上有厚厚的一层雪,于是,我脱下棉衣,用镰刀将秆子扒开,一抱一抱地递给车上的老韩同志。由于用力大,累得汗流浃背,脸上直冒热气,眉毛和头发上挂上冰花。车装好了,我觉得浑身发冷,于是,马上穿上棉衣。回到宿舍后,已筋疲力尽了,四肢无力,直想呕吐。好友龚伯先把我掺扶到了卫生室,胡大夫给我量了体温,高达39.5 度,并给我打了针,开了药。老龚又给我写了一张申请病号饭的纸条,要经过四道关:班长、排长、连长、炊事班长,最后炊事班长批示:高扬病号饭面条两天六顿,病愈后扣除。
    当龚伯先递给我一碗热腾腾的葱花面条时,我感动得热泪盈眶啊!难忘的病号饭永记心中!(石河子  高扬)
 
     癞蛤蟆爬上了脸
    1968年11月初,我带着初中学生到工二师红旗农场十二连参加秋收劳动。我们自带行李,晚上就住在连队为我们临时腾出的几间破窑洞里。连队工人拉来麦草,三面环墙铺好,在另一面挡上一根长长的木头。空气中弥漫着好大一股霉味,地上则是又湿又潮。
    有天半夜里,我突然觉得有个东西爬到了脸上。我本能地抓起那东西往脚下甩去。啪地一声,那东西先是撞到墙上,然后落在地面。我翻身起来用手电一照,原来是只好大的癞蛤蟆。它趴在地上,后腿伸着,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我,肚子还一鼓一鼓的。看它那样子,这次事件的责任完全在我,好像它在等着我向它道歉呢。也罢,算我倒霉。(一五二团 姜法洪)
 
     麻雀窝里掏出蛇
    1985年4月,一三四团党委在机关大礼堂召开《除四害》动员大会,要求全团各单位积极行动起来,苦战l0 天10夜消灭四害。在“五一节”前夕,各单位要达到“五无六净,即(无蝇、无鼠、无臭虫、无麻雀、无垃圾)”“六净”、(厨房净、水源净、衣服净、用具净、环境净、炊具净)。
    有一天,生产三班和浇水班的同志在畜牧队北羊圈(现十连)掏麻雀时,王文龙对刘文义说:“洞里软呼呼的,快拿袋子来装。”他使劲往外一拉,扔到袋子一看是一条黑花蛇,嘴里还不停地往外喷着舌头,吓的他俩跑得飞快,这条黑花蛇也随机逃生了。( 一三四团 王文龙 口述 符水潮 整理)
 
    违章操作引爆炸
    1967年,我在兵团工二师十三团二营工作。当时有两个连队在呼图壁南面天山深处雀儿沟河畔,担任代号为 0602的国防战备工程施工。
    春节刚过不久的一天,工地上还未到工间休息时候,突然“轰”地一声巨响,只见天空乱石衣物横飞,惊慌失措的施工人员四散躲避飞石。当一条人腿掉在一女二班工地时,就有女工被吓哭了。
    当时引爆药用的是电雷管,电源是 12 节普通手电用一号干电池串联组成。为预防瞎炮,炮手们采取自认为安全的通电方法测试雷管性能。当时他们三人都蹲在已装填好炸药的炮位上,不慎将雷管线碰在了不该触及的电池组上引起了爆炸。(克拉玛依 陈本模)
 
        一年闯过了“三关”
    1964年金秋的一天,七师五五农场(现一二九团)良种队来了一批大学生。他们来自河南农学院、八一农学院(今新疆农业大学)等院校。连长把这些大学生直接安排到班组,和职工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当天下午,连队集中劳力到六斗一号地突击平整土地,这是大学生们第一次拿起坎土曼,和职工一起参加大田劳动。经过一下午的劳动,年龄最小的邢海洲双手打起了血泡,鲜血染红了工具把子。
    经过一年艰苦锻炼,这批大学生闯过了“三关”,即劳动关:和职工一样苦活脏活抢着干;生活关:和职工一样吃大食堂,没有任何特殊;气候关:不论三九严寒酷暑盛夏,和职工一样坚持下地劳动。(记者 朱放宁 通讯员 朱雪莲)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