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岁月往事 >

连队的大场

时间:2016-01-23 23:10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肖 帅 点击:
连队大场 作者 肖 帅
      大场像一条连队女人的方巾,平摊在连队的外面,没有院墙,无需遮拦,一面靠路,三面庄稼。这里是连队堆放收成、承载欢乐的地方。最热闹的时候是秋天,那时麦子、油菜、棉花等农作物堆放成山,和远山相接,融入流动忙碌的职工身影,组成一道喜悦的风景。
  更长的日子里,大场就是大场,在原野绿变黄的时候它是一段空白。连队不缺这一块土地,连队的地很多,从跟前一直延伸到山边看不见的地方。那一眼望不到头的条田是连队几代人开荒的结果。春天的地种得很远,但近处大场里却空着,像一个空守闺房的农妇,似乎被人们遗弃了。当其他土地由于受孕而逐渐丰腴起来,大场却要命中注定地过一段寂寞的日子。月亮照过来,平常丑陋的地块在夜风里都风情万种,但大场上却只是一片冰凉,就像撂在月光下的一块馕饼。白日里,大场更像一张被风吹皱的纸,好像被人随意丢弃在那儿,只等岁月把它销蚀干净。也许有几株蝎子草红柳条,悄悄从土下钻出,在大场的边边角角蓬勃起来,填补了它的苍白,但掩饰住了它的失落。这么肥沃的一片地就这么闲着,就这样一直平静。
  更长的日子里,大场更像连队的一段往事。停留在大场边废弃的石磙已是一段往事,曾经有过让人难忘的岁月,随着大型收割机的进入,它就闲置起来,冰凉地停留在那儿,任风吹雨淋,容颜逐渐消瘦;靠在圆盘耙也是一段往事,堆放的一些往年麦草如同一个弃儿,头发凌乱,目光空洞没人理睬,招来几只老鼠在下面做窝,还有几只吃饱离群的羊躺在上面懒洋洋地望着那绿透的地;站在大场边的那棵老胡杨也像一段往事,老人们说他们当年开荒时就有这棵树了,当时他们给连队还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一棵树。这老树也有年轻的时候,但那只属于记忆,随着连队人的更替,它也渐渐老了,老态从它的枝叶间冒出来,从它曾经挺拔的枝干上冒出来,一道道皱纹,一片片伤痕,都仿佛在诉说着一段往事。
  最富诗意的季节是在秋收以后。新疆只种一季庄稼,麦子玉米大豆高粱往往是在一个时段里进场,棉花稍晚些。忽然一天,遗忘了那么久的大场突然之间仿佛又被人发现了。最好是在一场秋雨后,连队的大型播种机套上犁铧,翻松了大场上的土地,然后套上石磙,一遍又一遍把大场碾成一面镜子。麦子一袋袋从收割机里卸下来,一车车涌进了大场里;玉米则是掰好的棒子,在车上码得整整齐齐,拉到大场的一角,上去几个小伙子打开车斗,哗啦一下全部倒在地上,等着晒干了脱粒。忙的时候,大场上的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活儿,大人小孩男人女人,都各干其宜。所有的庄稼下来的时候确有百川入海的气概,但更让人奇怪的是,在条田里成一片汪洋的麦子,汇集到一块儿,却让职工们心有不甘,仿佛一下子少了,一片汪洋成了一块湖泊。于是有人叹息有人感慨,但不过更多的还是欢喜,因为一年的劳作终于有了眉目。这时大场的寂寞消失了,大场在不知不觉间慢慢长大了,像连队里最矮的孩子长成最壮实的男人。一个个装麦子玉米的麻袋垛在大场里拔地而起,如一座座山,引来白云留恋。常听城里有人教训小儿,不听话就到连队种地,岂不知种地在连队职工的眼里也是一种艺术,能把收成堆成山的职工本身就是一名热爱生活的艺术家。在连队从没有一个职工把自家的收成扔得乱七八糟,这源于连队职工是军人的后代,骨子里有一种方正的要求。
  大场的地面慢慢被水泥覆盖,场的边上盖了一溜高大的库房,但躺在场边的石磙仍然注视着大场的变化,它知道它永远被大场遗忘了。但它不甘心,它总是用那种永不变动的姿势永不放弃地坚持告诉走来的人,我曾经是大场存在的见证。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