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岁月往事 >

平房记忆

时间:2017-05-06 21:04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彭宪光/ 点击:
平房记忆
      1978年7月,我来到九师一六七团七连。这里的一切都让我感到新鲜和好奇,吃得新鲜——白面馒头,玩得新鲜——打“尜尜”,听得新鲜——连队的大喇叭,更好奇的是兵团人住的一排一排的平房。
      在老家独门独户,出去玩耍要走出院门上街。在这里,走出家门就可以和屋外的伙伴们玩耍。
      平房是兵团人自己修建的土木结构房屋,用大土块砌成。房梁是水泥檩子,有7根,因为没有椽子,中间间隔的距离较短,把十几厘米长的苇把子密密地排在一起,再铺上麦草,抹上泥。房泥不能抹太厚,否则容易压垮房顶,通常两到三年上一次房泥。一排平房居住8户人家,家里人口不管多少,就一间房子。房子里面由火墙分割成两部分,外间是厨房,空间小一些,里间是卧室,稍微大一些。房间宽度为3.3米左右,长度7米左右,面积为20多平方米。
      平房是我来兵团后印象最深的建筑。每到夏天,平房里总会飘出馒头的香味,那是我最喜欢的味道。刚出笼的香喷喷的白面馒头,抹上两勺猪油,再摘个辣子就着吃,味道真是美极了。
      平房后面,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哗哗的流水声,总是在清晨特别响亮,家家户户都在这里挑水,特别热闹。
      后来连队修通了管道,从山上把水引到连队,职工群众吃上了纯净甘甜的山泉水。我们在这里成长,喝这里的水长大。我知道这水很甘甜,也知道这水来之不易。
      还记得平房的东头有一棵野杏树,那便是我们这些孩子玩耍的好去处。摘杏子、掏鸟窝成了一种乐趣。我们爬上爬下,脸上被树枝刮得没有一处好的地方。狗尾巴草在平房后的小路上随风摇曳,从清晨到傍晚摇个不停,落下自己的种子,种子发芽、开花、结果。
      野杏树结出的杏子不甜,很酸。每到杏子成熟的季节,酸味几乎能把平房东头的那间小房子里的人酸倒,于是,我们童年的岁月流逝在酸酸的气味里。紫色的牵牛花总喜欢开在凉爽的清晨,而粉红色的喇叭花一直开到太阳直射头顶。居住在平房里的孩子们,汗流浃背地玩着自己喜欢的游戏,无论冬夏,都是浑身是汗,满脸尘土。
      第一次玩打“尜尜”时的情景,我至今记忆犹新。几个伙伴拿出一个大约15厘米长的两头尖的小棍子和一个像瓦刀一样的小板子,说要打“尜尜”,我也参与了。第一次玩这个游戏,觉得很有意思,不知道这玩个游戏要有一定的技巧。因为不会玩,我输了五六盘。我一口气从平房的东头跑到西头,又从西头跑到东头,脸憋得紫紫的,累得直咳嗽,差点晕过去,吓得伙伴们好久不敢和我玩这个游戏。
       平房旁还有几棵大树,大树深深扎根于大地,高高耸立在连队的路口,守护着连队。
      后来,平房后面的那条小路变成了柏油大道。再后来,平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农家小院,养花种草各有特色。现在,人们都搬到城镇住宅小区,住进了楼房。令我魂牵梦绕的平房,只留存在了美好的记忆中。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