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岁月往事 >

团场记忆-饭票解饥荒 我的药箱 风箱记忆

时间:2017-06-13 17:14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兵团/ 点击:
1饭票解饥荒●李国伟 口述 张杰 整理 2我的药箱●王玉梅 口述 杜兰萍 整理 3风箱记忆●彭宪光
饭票解饥荒●李国伟 口述 张杰 整理
      随着岁月的流逝,许多往事已渐渐模糊,但当年和我在同一个连队开荒的女青年在自己都吃不饱的情况下,将饭票捐给男青年的往事,每每想起,我心中总会激起一阵温暖和感动。
      1954年,20岁出头的我在农八师二十二团(今八师一四二团)工作。大家每天一起开荒造田,早出晚归,非常辛苦,一天要工作14至16小时。
      由于每天的工作量太大,连队的伙食油荤又少,大家常常吃不饱肚子。每人每月只有36斤饭票,平日里省了又省,却总是熬不到月底,饭票就用完了。
      连队里有60多个壮小伙,大家都很仗义,遇到谁的饭票先用完了,便会相互接济。可到后来,大家都变成了“月光族”。在壮小伙们的饭票都用完的时候,每顿就只能喝野菜汤,大家饿得眼冒金星、苦不堪言,眼巴巴地盼着下个月发饭票的日子快点到来。
      一天,连长召集大家开会,布置当月的工作任务。随后,指导员又做了热情洋溢的号召,可整个会场鸦雀无声。当连长最后问大家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时,角落里不知谁回了一句:“饭票都吃光了,好饿哩!”连长无奈地说:“组织上也很困难,大家私下里相互借用一下。”
      这时,一位女青年站起来说:“姐妹们,男同志平常完成任务时可是没少帮咱们,咱们是不是应该帮帮他们呀?”她的建议立刻得到其他女青年的响应。“我捐3张!”“我这里还有6张!”“我捐10张!”每一位女同志都毫不犹豫地拿出几张饭票,送到指导员手里。指导员把饭票分发到小伙子手里,我当时分到了10张饭票。
      之后的日子里,大家相互鼓劲,相互帮助,尽管仍时常感觉饥肠辘辘,但到月底时,大家都顺利完成了工作任务。
 
我的药箱●王玉梅 口述 杜兰萍 整理
      药箱,顾名思义,是装药物以及卫生器械的药具。我的药箱是棕色的牛皮制成的箱子,长34.5厘米、宽15厘米、高25厘米,里面装着听诊器、止血带、消毒玻璃瓶、剪刀、急救药品等。
      1959年2月26日,我跟随丈夫来到了农七师车排子第四农场(现七师一二八团)。作为一名医务人员,我每天挎着药箱,不分昼夜地为军垦战士服务,解除他们的病痛。到了1960年,我所在的医务所盖起了十几间土坯房,设立了简易病房。那时,护士多数是自己培养的,我带出了17名护士。大家喝的是涝坝水,点的是煤油灯。到了冬季,烧着土坯火墙,用枯死的梭梭、红柳点燃取暖。每天12小时值班,治疗护理病人时还要加班,忙了就没有星期天。那时,我的药箱被护士们当作“百宝箱”,谁头疼脑热,总能在药箱里找到相应的药物、器械来救急。
      上世纪60年代,团场的很多单位都建起了卫生室。每个卫生室有1至3人,兼管本单位的卫生防疫工作。卫生室的工作人员都随身带着和我一样的药箱,方便处理各种常见病、多发病,药箱里的药物也越来越齐全。
      1963年,随着团场职工数量的不断增加,现有的病房逐渐不够用了,团里把卫生所搬迁到有40多间房的基建连。1964年,车四场和车五场合并,医护人员增加,两场的医护人员合在一起,成立了卫生队。我也跟随卫生队迁入场部。那年,场部新建病房1080平方米,有病床50张。第二年,团里又盖起1600余平方米土木结构的大病房,改善了病人的住院条件。但药箱始终在我身边,只是里面又多装了一些常用药物,如感冒冲剂、阿司匹林、黄连素、红药水、碘酒等。
      时代在变,医疗设备也在不断更新,但我的药箱却从未过时。小小药箱伴随医务人员下连队,为职工群众解除病痛,的确发挥了大作用。
 
风箱记忆●彭宪光
      1978年,父亲回老家的时候,顺便请老木工师傅做了一个小风箱。因要带回团场,所以风箱做得小了一点。这一年,父亲回团场的时候带上了我,我背着风箱和炉灶门踏上了西去的列车,来到了农九师一六七团(现九师一六七团)。从此,我在兵团有了家。
      那年,父亲专门请人砌了一个新灶台,将我家的抽风灶台改造成了风箱式灶台。灶台砌起来还挺麻烦,炉齿下面用泥巴做出一个凹形碗状的模子,泥巴里还要添加头发和食盐,否则做出来的灶台不结实,容易坏。灶台旁边开一个孔,能伸进一个套筒连接风箱口。碗状的灶台下面还要留一个圆形小孔,用于漏灰。在煤炭还未燃尽时,可以把小孔用一个圆形石头堵上,避免漏风,影响火力。这个圆形的石头,老家人亲切地称之为“漏灰蛋蛋”。
      炉灶打好后,安上风箱,放上锅,带有风箱的炉灶就大功告成。
      风箱的风力足以让每一小块煤炭都燃烧得彻底,偶尔有没有烧尽的,母亲用一个小撮箕簸一簸,再拣掉炉渣,将没烧尽的煤炭倒回煤箱里。有了风箱,做饭就方便多了。以前都是烧炉子做饭,炉火旺的时候才能炒菜做饭,做一顿饭耗时耗力,父亲常常赶不及吃饭,只得拿着馒头、咸菜在上班的路上吃。
      有了风箱,我和妹妹也能给忙碌的父母做上一顿可口的饭菜。
      记得有一次,我蒸馒头,让小妹烧火,她坐在小凳子上只顾添柴火,就是不加煤。因为加煤炭要拉风箱,她懒得拉。眼看馒头就要上锅了,水还没烧开。我一气之下,用沾满面粉的手打了小妹一巴掌,小妹满脸是面粉,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我一看,哭就哭吧,我自己来,我加上煤炭,拉着风箱,继续蒸馒头。小妹坐在柴火边,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我看着小妹挺可怜的,把小妹抱起放在床上,自责地想,小妹实在太小了,才6岁,确实干不了这样的活。
      时间过得飞快,上世纪80年代,团场人的生活变了模样。走在街头,喇叭裤、烫卷发、三接头皮鞋、皮夹克、录音机、自行车等新物件随处可见,有的人家还买了电视机。
      生活节奏在加快,烧火做饭的用具也在逐渐变化。
      1983年,风箱退出了我家的生活舞台,手摇鼓风机走进了我们的视野。手摇鼓风机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连续不断地吹,不像风箱那样推拉时才有风。
      手摇鼓风机“咕噜咕噜”地用了不到三年,又被淘汰了,家家户户的灶台旁安上了电鼓风机。屯垦戍边初期,兵团人修建水库,现在,水库能供几十万亩的农田用水。团场还修建了水力发电站,有了水电,原来的定时送电变成了长明电。电鼓风机的使用大大节约了人力,一个人就可以做一桌饭菜。我再也不用求着小妹烧火了。
      用惯了电鼓风机,偶尔停电时,人们还不高兴:“咋又停电了?咋做饭呀?”可想想手拉风箱、手摇鼓风机的年代,偶尔停电算得了什么呀。
      进入上世纪90年代,风箱几乎绝迹。上世纪90年代出生的兵团孩子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风箱,更没见过风箱的样子,因为家家户户都用上了煤气灶。在我们团,家家户户都用天然气做饭,就连手摇鼓风机、电鼓风机也无影无踪。
      如今的风箱,只能在回忆里寻找。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