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岁月往事 >

团场记忆-赶牛车

时间:2017-07-09 20:02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马启恒刘玉燕 彭宪光 点击:
团场记忆-赶牛车 马启恒刘玉燕 彭宪光
赶牛车(马启恒 口述 李学延 整理 )
      1972 年,我在一四三团二中当校工。那时,我们学校重要的交通工具就是一辆牛车。
      学生的课本、伙房的面粉都要靠牛车拉回来。拉面粉时,我一个人赶牛车去,一次要拉30 袋,还有清油和其他东西。牛拉起车来,大气都不用喘,一步一挪的,像在路上溜达着玩一样。我性子急,少不了打它两鞭子,可是牛依然还是那么慢。每次到团部拉东西,来回也不远,就得用一上午时间。
      后来,牛车渐渐被小四轮和汽车代替了。赶牛车的经历,也成了我的回忆。
 
妹妹“丢”了(刘玉燕 口述 金月 整理) 
      1976 年夏天的一个晚上,连队放电影。我带着妹妹去看,那时妹妹还小,只顾四处玩耍,我一心看电影,也没注意妹妹在干什么。
      那天放映的电影是《花木兰》,我一直看到银幕上出现 “再见”的字幕,才伴着月光,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走上了回家的路。一路上,我还在想着花木兰替父从军的精彩片段,想着自己是不是也可以从军保家卫国,根本没注意身边少了妹妹。
      等我回到家,妈妈问: “你妹妹呢?”我一下慌了神,完了,忘记把妹妹带回来了。这可急坏了家里人。我拔腿就跑去找,深怕妹妹被坏人抱走了。
      一路上,我边跑边喊:“香香!香香!”我一直跑到连部院子门口,看到墙边有个小孩子在玩耍,我赶紧过去,一看是妹妹,我才舒了一口气。
      从那以后,只要妹妹跟我一起出去,我就紧紧拽着她,生怕再把她“丢”了。

记忆里的风箱(彭宪光 )
      1978 年,父亲回老家时,请木工师傅做了一个风箱。这一年,我背着风箱随父亲踏上了西去的列车,来到了九师一六七团。从此,我在兵团有了家。
      那年,父亲专门请人砌了一个新灶台,将我家的抽风式灶台改造成了风箱式灶台。灶台砌起来还挺麻烦,炉齿下面用泥巴做出一个凹形碗状的模子,泥巴里还要添加头发和食盐,否则做出来的灶台不结实,容易垮塌。灶台旁边开一个孔,能伸进一个套筒连接风箱口。碗状的灶台下面还要留一个圆形小孔,用于漏灰。炉灶打好后,安上风箱,放上锅,带有风箱的炉灶就大功告成了。
      风箱的风力足以让每一小块煤炭都燃烧彻底,偶尔有没燃尽的,母亲用一个小撮箕簸一簸,再拣掉炉渣,将没烧尽的煤炭倒回煤箱里。有了风箱,做饭也方便多了。我和妹妹也能给忙碌的父母做上一顿可口的饭菜。
      记得有一次,我蒸馒头,让小妹烧火,她坐在小凳子上只顾添柴火,就是不加煤炭。因为加煤炭要拉风箱,她懒得拉。眼看馒头就要上锅了,水还没烧开。我一气之下,用沾满面粉的手打了小妹一巴掌,小妹满脸是面粉,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我自己动手加煤炭,拉风箱,继续蒸馒头。小妹坐在柴火边,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我看着小妹样子挺可怜的,就把她抱起放在床上,自责地想,小妹实在太小了,才6 岁,确实干不了这样的活。
      时间过得飞快,上世纪80 年代,团场人的生活变了模样。走在街头,喇叭裤、卷头发、三接头皮鞋、皮夹克、录音机、自行车等新事物随处可见,有的人家还买了电视机。
      生活节奏在加快,烧火做饭的用具也在逐渐变化。1983 年,风箱退出了我家的生活舞台,手摇鼓风机走进了我们的视野。手摇鼓风机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连续不断地吹风,不像风箱那样推拉时才有风。
      手摇鼓风机“咕噜咕噜”地用了不到3 年,又被淘汰了,家家户户的灶台旁安上了电鼓风机。团场还修建了水力发电站,有了水电,原来的定时送电变成了长明电。电鼓风机的使用大大节约了人力,一个人就可以做一桌饭菜。我再也不用求小妹烧火了。
      用惯了电鼓风机,偶尔停电时,人们还不高兴:“咋又停电了?咋做饭呀?”可想想手拉风箱、手摇鼓风机的年代,偶尔停电算得了什么呀?
      进入上世纪90 年代,风箱几乎绝迹。那时出生的兵团孩子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风箱,更没见过风箱的样子,因为大多数人家都用上了煤气灶。如今,在我们团,家家户户都用天然气做饭,就连手摇鼓风机、电鼓风机也无影无踪了。
      如今的风箱,只能在记忆里寻找。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