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岁月往事 >

团场记忆-奖励一条毛巾(3则)

时间:2017-08-02 17:38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李新疆/ 点击:
团场记忆-奖励一条毛巾(3则)
奖励一条毛巾(李新疆 口述 刘盈 整理)
  1964年,我在一六六团机关工作。这年夏收,我和其他干部到连队参加夏收劳动。
  我被分配到五连参加麦收。麦田里金黄色的麦穗一眼望不到边,一派丰收景象。
  虽然我以前参加过割麦劳动,但因为长时间没干了,不到半天,我就感觉腰酸背痛,双手乏力,手掌还打起了血泡。
  当时,我们割麦的任务是每人一天1亩地。
  我咬紧牙关坚持着,暗下决心,一定不能落在别人后头。几天下来,我割麦的速度明显加快,我每天割麦都在1 亩以上。
  麦收结束后,由于我的成绩突出,机关给我奖励了一条毛巾。
 
生产运动会(李伯英 马冰)
  团场开荒初期,为了向荒地要粮,锄草、压草成为田间管理的首要任务,于是生产运动会便产生了。
  生产运动会效仿体育运动会的形式,主办方首先选好场地——草大的条田,随后在地头插上红旗和各种标牌(标语口号等)。参赛选手一般少则几十人,多则上百人。比赛开始前,选手们各持一把锄头,站立地头,一字排开,只听发令哨声“嘟”地一响,运动员立刻俯背弓腰,挥动锄头“噗嗤噗嗤”入地有声。
  担任宣传的文教拿着喇叭紧随其后。其实,他就是一个讲解员,不断向大家播报选手们的进展情况:谁冲到最前面,谁落在最后一个,谁锄草干净,谁锄草不干净,关键时刻,谁超过了谁……文教边播报边监督,这样,他不但可以纵观全局,而且还能督促后进,不让一个运动员掉队。在条田中段,比赛已到了白热化程度,几个职工会上前给选手们送凉开水。
  选手们个个不甘示弱,领先的选手锄到地头时,便立刻调回头锄新的一行。如此来回往复,直至锄完自己所分的行子。选手的成绩以计时员的时间为准。
  等所有运动员完成比赛后,这块条田的锄草任务也完成了。
 
张存兰:胶筒提水浇麦苗(胡友才)
  1966年,兵团独立团(现八师一五二团)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到一营一连慰问演出,其中有一首歌的歌词是这样:“一连战士骨头硬,吃苦耐劳干革命;红山脚下垦荒地,人拉牛犁不停顿;要数风流人物,看我一连女兵;胶筒提水浇麦地,水到苗旺保丰收。”这首歌唱出一连女兵的干劲,也唱出她们的心声。
  时隔50多年,一连女兵的风采,仍让我记忆犹新。
  那是1965年,兵团独立团一营官兵奉命驻扎红山嘴,开荒造田3000亩,第一年播种冬小麦。因条田坡度大,盐碱重,土层薄,浇水困难重重。漫灌时,由于水量大,不是将麦地冲成大沟,就是将麦苗冲得无影无踪,给连队生产带来了严重损失。
  为保全苗,必须改进浇水方法。当时,全连干部战士纷纷提议,将粗放灌溉改为细流灌溉。就是把毛渠修成梯田式,一层层浇地,水量减小了,就不会再发生冲沟拉苗的现象了,但不足是浇水进度缓慢了。这不,已经临近11月,还有400多亩小麦没有完成冬灌。为赶进度,青年班班长张存兰主动请缨,要求参与小麦冬灌工作。
  11月5日,副团长孙永功来一连8 号地检查冬灌情况。他老远看见地里有一群人来来往往,好像在运什么东西,走到跟前才看清,原来是女兵正用胶筒提水,给麦地高包浇水呢,她们的腿脚被冻得通红。孙永功问:“谁叫你们用胶筒提水浇地啊?这样,可对身体不好啊!”
  班长张存兰对孙副团长说:“孙团长,没人叫我们这样做,是我自己想的。我看麦地里好多高包浇不上水,情急之下,就用胶筒装水来浇灌了,后来大家也跟着我学了。您看,不到半天功夫,麦地里60多个高包,全被我们‘消灭’了。”
  孙永功望着湿润的麦地,感慨地说:“你们真不简单,个个都是‘英雄好汉’,你们不是顶半边天,而是顶大半边天。”
  就这样,在全连干部战士的努力下,我们连的3000亩小麦冬灌工作于11月10日结束,为来年小麦丰收奠定了基础。
  后来,用胶筒提水浇高包的故事在全团传开。在一五二团年终总结时,张存兰被评为“三八红旗手”,她带领的班也被授予“三八红旗班”。正是有了胶筒提水浇麦苗的故事,才有了文章开头文艺演出队那段歌词。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