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知青支青 >

想起一个叫季国强的上海知青

时间:2010-06-29 09:53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侯安山 点击:
想起一个叫季国强的上海知青 作者侯安山
 
 
                           
         近来参与《农七师简史》的编写,多看了一些历史资料,便觉得作为农七师人,实在不能忘了一个叫做季国强的上海知青。
        季国强者,何许人也?恐怕在今天的农七师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了。但在一九九五年出版的《农七师志》人物传一章中,却有着这样的记载:
       季国强,上海静安区万航街道康家桥人,生于1948年。
       1966年6月,支援边疆建设由上海进疆,在二十五团(即现在的一二五团)十一连当职工。
       1970年8月,全师抽调8000人会战,在奎屯河上游修建32公里长的“团结大渠”,一二五团组织500人的施工队伍赶赴工地。
       8月31日,奎屯河山洪暴发,在河床担任修路任务的13名职工来不及撤出,被洪水围困在河中的一个孤岛上,生命受到严重威胁。
       9月1日上午9时,吴锦贵和季国强决心从以每秒3米向下倾泻的洪水中探出一条路来,尽快把13位战友抢救上岸。季国强首先跳下水探路,吴锦贵想到季国强的安全,接着也跳进急流。他们冲过一个又一个巨浪,离孤岛越来越近,岛上的战友向游在前面的季国强伸出手,准备拉他上岛。这时,季国强回头看到吴锦贵又被急流卷向下游,他立即转身扑进急流去救吴锦贵。又一个巨浪向吴锦贵、季国强盖去,他俩被冲向下游,在水中被滚动的卵石撞击受重伤,经抢救无效,光荣牺牲。 
       史书中记载的这段季国强与吴锦贵牺牲的事实,无论是以当时的标准还是以现今的目光,都可以称得上是撼天动地的壮举。实在应该大张旗鼓的予以宣传和表彰。将季国强的事迹与同时期在国内各大报纸、电台广为宣传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典范——金训华相比,同为上海知青,不仅毫不逊色,而且更为突出。那个时期过来的人都还记得反映金训华牺牲壮举的那幅著名的油画。滔滔洪水中,金训华高扬着一只手臂,追逐的是漂浮在水中的一根原木,因为那是集体的财产。如果我们把季国强英勇牺牲的那一瞬也绘成一幅油画,画中季国强高扬的一只手臂,追逐的则是13加1个鲜活的生命。孰轻孰重,不言自明。然而,金训华成了一个时代的英雄。季国强呢,与吴锦贵一起被安葬在一二五团公墓,一杯黄土,一块粗糙的水泥碑。碑上刻的是“季国强烈士之墓”,然而一查档案才知道,直到1973年1月18日,季国强与吴锦贵才被一二五团追认为二等功。
      古人云:聪明秀出谓之英,胆力过人谓之雄。英雄者,乃一个时期的典范也。要么是改朝换代、抵御外侮、推动历史前进的主角,要么是有着撼天动地壮举的烈士。像季国强这样的一个小人物,既然烈士做不成,自然也成不了英雄了。是季国强平时的表现不佳吗?不是。是季国强的牺牲不够壮烈吗?不是。季国强牺牲的奎屯河畔我去过几次,从天山峡谷喷涌而出的奎屯河水,不仅冰冷刺骨而且水势湍急,站在岸边不仅能听到震耳欲聋的激流轰鸣,脚下还能感到巨大的卵石在水中翻滚的颤动。斯情斯景,足以令人胆战心惊。而一个活生生的人却要跳到这样的水中去援救他人,岂不壮哉!
       然而,中国人崇尚的是时势造英雄。原来,英雄除了要有撼天动地的壮举外,还要有人造势。特别是对于一个已经死去的人,能否成为英雄,则要看当时活着的、乃至于有相当影响力的人是否去造势了。
       曹操与刘备煮酒论英雄,那是为自己造势。阮籍登广武,观楚汉战处,叹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发泄的是对一些所谓时代英雄的蔑视。影响中国、扬名世界的为人民服务的典范——雷锋,不也是差一点被某些领导当成一个意外事故的殉难者而湮灭吗。而与季国强同时代的一个在考场上交了白卷的知青,却能堂而皇之的被捧为反潮流的英雄。
       七十年代初,正是“文革”所掀起的极左思潮泛滥成灾之时,也是人造英雄层出不穷之期。按季国强与吴锦贵救人牺牲的事迹,即使不被奉为轰动全国的英雄而广为宣传,起码被评为烈士应是有关部门努力去争取的吧。但季国强、吴锦贵为什么最终没有被授予烈士呢?考察历史,我才发现,这可能与另一桩涉及吴锦贵的历史事件有关。
      《农七师志》人物传一章中对吴锦贵是这样记载的:
      吴锦贵,男,江苏省松江县人,1934年生。1950年1月6日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同年到上海市提篮桥区公安分局任实习警察,后调上海市公安局刑警处任三等警士。
      1955年押送遣犯进疆,在农七师二十团任分队长、测量员。
      1957年反右派斗争中,下放园艺队生产劳动,无论分配什么工作,都能愉快接受,顺利完成。
       读到这儿,我算弄明白了,像吴锦贵这样一个在新中国甫一成立即被吸收为青年团员,并且有幸成为新中国第一代警察的热血青年。在1957年反右派斗争中无非是说了几句真话,或是对某位领导提了几条意见,虽然没被扣上一顶右派分子的帽子,但也被不明不白的弄个右倾什么的,从一个劳改队的管教干部(一个正式的人民警察)下放到连队改造思想去了。按当时的说法,即便不是个右派,也是一个不能被信任,不能被重用的人。说白了,就算是被打入另册了。吴锦贵在涉河救人的时候并不是无牵无挂,他的家中还有3个大的不到十岁,小的不满二岁的幼女,妻子体弱多病,可他,为了救援13个危在旦夕的战友,义无反顾地跳进了奎屯河。然而,对于这样一个在政治上被打入另册的人,无论他牺牲得是多么的壮烈,恐怕也没人去捧他,树他。偏偏季国强又是和他一起以同样的方式牺牲的,于是,季国强只能和吴锦贵一起,在牺牲二年之后,仅仅被追认一个二等功而已。好在农七师的史学工作者良心未泯,未受当时的政治气候所左右,还把季国强和吴锦贵壮烈牺牲的事实如实地记录在了农七师的史志上,让如今的人还能够凭自己的良心来回顾这段惨烈的史实。
        四十年过去了,季国强和吴锦贵的土墓默默地兀立在一二五团公墓的盐碱地里,风吹雨淋,盐碱侵蚀,当年竖立的那块水泥墓碑早已酥碎倒地了。季国强22岁牺牲,在新疆未有一个亲人。早些年还有一些与他同时进疆的上海知青在清明节时去祭扫一番。如今,上海知青均已退休返回了黄浦江畔,便剩下了季国强一缕孤魂,一座荒冢,无人知晓,无人打理了。
         四十年过去了,抚史吁叹,我之所以写下这篇短文,实在是想说,当我们捧起一杯清凉甘冽的奎屯河水时,不要忘了四十年前一个叫季国强的上海知青!还有一个叫吴锦贵的,也算是上海第一代知青吧。他们把自己最宝贵的青春和生命奉献给了这杯水,历史不应该落寞了他们!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49)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