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知青支青 >

梦归北屯——连队趣事

时间:2011-04-03 23:58来源:北屯在线 作者:陈秀英 点击:
梦归北屯——连队趣事

       从60年代末到文革结束前,支青对政治荣誉是非常看重的,谁能获得一张奖状寄回上海那是多么光荣啊,上海父母兄弟也跟着光荣无比。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无论我怎么努力,总是得不到奖状,评比时总是‘漏网’之鱼。我常下决心一定要找机会好好表现,总有一天奖状会“飞”到我手中。
    1968年夏天正是麦子灌溉的关键时刻,我团的三干总渠决口了,洪水象脱疆的野马直冲向哈萨克牧民的草场和住房,而戈壁上的麦子却快要干死了。团里总动员,要求连队所有能上干渠抡修抗洪的男子汉都上去,并强调共产党员、共青团员要起模范作用带头上干渠,我们这些支青也参加了。
    在三干渠的缺口处,我看了一下缺口有20多米宽,前面的突击队堵口子的方案失败后留下了一些材料在上面,洪水仍然在冲下去。新的方案下来了,即用十只木马架在缺口处,再用苇子捆和树枝捆堵住,而后再用石头压上去,最后用土填上。
    团部修理连在上游做了十只大木马,随水放下,可是到了离缺口十来米处给卡住了,无法拉过来。于是,这个任务交给了十连突击班,新上任的文革组长兼任支部书记,战前动员先是毛主席语录,“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等等,他喊道:“贫下中农、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们这是战场,也是党和人民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你们要向前冲!”
    可是这个突击队里的出身好的党员团员都是四川山区、山东农村来的,基本上都是旱鸭子不会游泳,吓得一个个不敢靠近洪水。我和张若强、李双强都是洋泾浜里泡大的,这点水算什么,可是领导要求是出身好的冲在前面,我们只能跟在后面。在当时,他们不说,我们是不能往前冲的。这时我问文革组长: “我们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能否向前冲”?组长楞了一下说: “可以”。这下我们可有用武之地了,脱了衣服拿了一根约5公分粗的棕绳,要往水里跳,老班长走过来给我们每人一瓶土烧酒,烧酒很浓‘65’度,我们不想喝,他叫我们温温身子再下水,我把酒从头倒了下来,从头泼到脚面都是烧酒味,我用手搽了一把脸,命令道“下水”,四个上海支青跳下激流,我和张若强用嘴巴咬住绳子,以蛙泳的游法向前游去。
    新疆的水确实冰冷,但是当我一想到这次有拿奖状的机会时,浑身有了劲,根本不觉得冷了。岸上一面放绳子一面叫:“加油!加油!”我们终于把综绳送到木马边用活扣扎好,我们推着木马,指挥岸上的人拉木马,我坐木马头上喊:“一、二,一、二”张若强他们压住马尾巴,调准方向。
    就这样第一只木马终于竖在了缺口上。有了第一只的经验,以后的几只不在话下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把八只木马全部安放到位,团参谋长一声令下,后面的各连突击队把树枝捆苇把子都送到缺口处堵住。推土机将石块泥土推到口子边,架子车送土,人多力量大,在天黑前终于将缺口堵住了。
    应该说我和张若强是这次堵口子的功臣,可是到了连队开总结大会时,我们仅仅得到了一个口头表扬。别人有奖状我们没有,在团部的总结大会上也提到十连上海青年程平、张若强表现突出。我们就找参谋长要奖状,他讲:“已经发到连队了”。我们却没收到,后来补发给我一张‘抗洪突击手’。
    这是我拿到的第一张奖状,心里别提多兴奋了,马上寄回上海,给我母亲、姐姐一个安慰。我姐写信还表扬了我,在连队别人可以轻而易举的拿到奖状,有的班长家里多得拿奖状糊墙壁,而我呢?拼命地干才能得到奖状,这张奖状的含金量多重啊!
    我收到从上海姐姐寄来的表扬信,说我的奖状贴在家里很光彩,我特别高兴,决定在夏收中再夺一张喜报,寄回家中,再叫上海的亲人高兴一阵。但是这次我失败了,而通过这次的失败,以后我再也不想去争取什么喜报、奖状之类的荣誉。
    那是麦收的前阶段,一般的麦田只要康拜因能进的条田,都用机械化收割,连队也专门留出一块大条田人工收割,搞擂台赛,夺奖状。有时还奖励带有“夏收先进”“夏收突击手”等字样的背心。我心动了,心想,这次拼命也要夺一次奖状。那天我清晨四点钟起床,把昨天磨好的两把镰刀带上,背上水壶和吃饭的用具,想好好干他十八个小时,一定能成功。我那时确实有点拼劲,天亮时我已经干完了八分地,吃早饭时我已经是全班第一。但是我没发现我的“左派’班长很生气,吃醋了,他倒不是与我争奖状,而是这奖状不能落在我这个出身不好的人头上,在他看来我只有干活的权利,没有荣誉的权利。
    我也没有想那么多,一直干到下午四点多,我估计今天一定能达到三亩的指标,这三亩地按平方算,一亩是200平方三亩是600多平方,我开始捆麦子,收拾堆好麦子,计分员开始丈量,结果是三亩三分,是全连最高的。我一边捆一边暗暗高兴,这下子奖状该没有问题了。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班长弄了几个‘极左’的骨干,到我的地方检查质量,按规定每平方米不能超过三个麦穗头,而他们在我的工作面上每平方米找出20几个麦穗头,这下子可有辫子抓了,“什么浪费粮食”、“破坏农业学大寨啊”都用上了,我当时也不服,因为我还没有来的及收拾完,本应该我自己检查好了,你班长才能来验收。他看我不服气,马上叫全班十几个人都集中到我的工作面上开现场批评会,可又开不下去,连队文革组也来人参加,他们当然是支持班长的,那天把我搞得灰溜溜的,有但没有拿到奖状,反而惹了一肚子了气。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