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支边青年 >

梦归北屯:阿勒泰、柯鲁木特河照相

时间:2011-10-19 02:07来源:北屯在线 作者:程平 点击:
梦归北屯:阿勒泰、柯鲁木特河照相

    我闯荡新疆,在阿勒泰地区时每到一个地方,不但能赚到钱而且也会给我留下难忘的回忆。这就是我的新疆生活会有那么丰富的内容。
    在阿勒泰深山老林中,紧靠蒙古边境有一个称之新疆有色局三矿的单位,这个矿是与可可托海矿称之为姐妹矿,生产的产品都是用于国家高科技上天入地的原材料,属国家保密单位,代号303矿。在矿的不远处有中蒙边界的红山嘴边防站。这些地方属于边境禁区,一般人是不允许进入的。为了谋生和看看外面世界,我办了边境通行证和新疆军垦报给我的采访证,决定闯闯这神秘的地方。在没有去的前期,我了解到那个矿知青有不少青年人是从内地城市招去的矿工,还有当地哈萨克族矿工,也有几个上海知青。这是新疆的特点,无论你走到什么单位,总会有几个上海同乡。
    这个矿的产品是国家全包的,所以经济条件很好,从来也不拖欠职工工资。在那个年代叫作“旱涝保收”的单位,既然有钱而且又有青年,那儿的风景又好,我相信,我去那儿一定能够挣到钱。
    我找到矿部的林旭科长,他是上海虹口区支边进疆的,到乌市后分配到三矿。他把我介绍给卡车司机,并给矿上的上海哥们写了封信,要他们照应一下我的生活,就这样我带上摄影器材,搭上卡车进山了。
    120公里的山路走了7个小时,一路上我看到美如仙境的风景,蓝天白云、松树参天、白桦婀娜多姿,满山遍野的牡丹花,各种奇草异木,靠右边是额尔齐斯河的源头,雪水奔腾,哗哗直响,翻起水花,路边的岩石中到处涌着泉水,清澈甘甜,不时可以看到迎面而来的哈萨克牧马人,羊群在山坡上吃草,也看到在森林中的蒙古包。这是他们的临时住房,我看的都着了迷,叹息:“新疆阿勒泰真美啊!”如果我一直在团场的戈壁滩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看不到这么好的风景,作为支边到新疆的上海青年真是太遗憾了。回上海亲友同学们问起来新疆怎么样好?我都无法回答他们。我走出农场终于亲临其景,外面的世界多好啊!一路上,我给驾驶员讲笑话,唱歌,司机可高兴了!因为新疆路途遥远,一般汽车都要走好几个钟头,如果一路上死气沉沉,司机容易打瞌睡,象我这样的乐天派,司机当然愿意带我了。
    到了矿上,我先找地方住下,第二天开始贴广告,“为大家服务”、“先照相,满意付钱”,我这一手还真管用,有几位青年来试试。我到晚上架起小型放大机把照片放成4寸的黑白照。那时没有彩照,能有4寸的黑白照片已经是很不错的了,而且价格也便宜,大家都能接受。一连几天下来,我的生意火起来了,计划10卷胶卷不到一星期全照完了,我又托司机到山下城里带胶卷。第一个回合在矿上照了半个月的相,也确实挣了些钱,那时钱很耐用,按当地的黄金价每克25元,我每天收入50元,这在当时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可笑的是,那里没有邮局、银行,那时也没有100元的大钞,最大的是“大团结”——10元面值,我身上有将近1000元钱,也不方便,我分别在顶棚上,或者在土墙上挖个洞把钱藏在里面,再用泥糊上,白天出去照相,晚上回来先检查钱的地方有无异样才放心,直到准备离开矿山时,才全部挖出来带走。
    8月份我再次上矿山照相时,遇上阿尔泰山上发洪水,这山洪如同野马一样,连吼带叫冲下山淹没了一切河沟和草地。冲坏公路,交通中断了,与山下城里的联系只有高频电话了。我一看傻了眼,怎么办?这下子困在山里了。面粉是足够大家吃的,但是蔬菜和其他副食品没有了,只能啃咸菜了。我赶紧到供销店里把以前库存的罐头买了一箱子,每天馍馍夹罐头食品过日子。一个多星期水退下去了,但是路给冲坏了,矿上组织‘开路先锋’带上炸药和修路工具,推土机跟上走一路修一路,我也跟着修路队下山,本来可以用6-7小时走完的路,这下子需要走二天。在路上碰到石头挡路,立即打眼放炮炸开,然后用推土机推开,汽车再上路。我们在半路的一个中转站——库马拉山的地方住下。那时8月份山上已经开始下雪了,真是饥寒交迫,熬过了难忘的一夜,第二天的下午才走出险区。“解放啦!”这汽车走出山时如同一头老黄牛,全部是泥浆水里泡出来的!到了217国道,我可以换班车回北屯了,约有35公里。我们挥手告别了矿上的哥们,在路边上等交通车,我拿出剩下的一只罐头,用石头敲开,也不知道是什么味,痛饮一番,庆贺自己的这次遇险的经过。那时我才领悟到,人啊!只有经历过风险才知道平安是多么的幸福!
    1984年7月1日是党团组织活动的日子,三矿领导决定到中蒙边界著名的阿拉山温泉区活动。由于这温泉太靠近国界,所以外面的人极少去,大多数是哈萨克牧民,夏天是治疗关节炎、皮肤病、心脏病的修养地。也有从地区行署来的干部疗养。我们坐车来到阿拉山下就要步行上去,约45度的陡坡要走一个小时才能到达温泉,我在农场从来没有到过温泉,只是听说过有座山里有一股滚烫的泉水流出来能把鸡蛋煮熟,还能治百病……这次真有机会去那里,心里感到特别高兴,再累也甘心。
    温泉在半山腰的一小块平地的积水池里,供人们用。我问管理人员为什么不把温泉接到山下?他回答:“到了山下,水就凉了。”温泉到这里正好60-62度,是最适合人们享用的。到这里的人来到的第一个事是泡脚,解脱疲劳!而后再去泡温泉澡。我看到在半山腰有很多的临时帐房,都是来求愿的牧民,而且都在外面的松树上扎一条红布条,也有扎白绸布哈达的,都是求吉祥如意的心愿。这里也有一排比较好的木房子,是供上面的领导干部用的。而且修了一个平台,围上铁栏杆是供大家休息观景的地方。泡脚的池子里有人扔的硬币。奇怪!在牧区一般很少见到硬币,而且也有外国硬币,这是牧民为了祝愿,可能费了很大功夫才换来的硬币,这温泉呈淡清色,用脚捣一下,会出现乳白色,捧起来喝一口有股硫磺味,难以入口。
    7月份山里的气温一般在20度左右,很舒服!我们几个男同志,花了5角钱交给管理人员就进入洗澡的房间。洗澡房间是用木头建成的,每个小木屋里有二只白色的搪瓷浴缸,这在当时是很新鲜的玩意儿。在这深山老林的半山腰,竟会也有浴缸,我不禁有些诧异。我走进一间正有一位哈萨克干部在洗澡,只见他穿着长裤在泡澡,我感觉这也是一件怪事!我看到有一只浴缸是空的,就走了过去,水是一根根管件接进来,有个木塞子扳开,温泉就流出来了,这既原始也方便。放满一缸,我试了下还真有些烫手。那个哈族干部讲有个冷水管子,拉过来可以放冷水,我找到那根橡皮管,放了冷水。泡在温泉里全身有说不出的爽,这水是滑溜溜的,不用肥皂也能洗掉脏物,感觉有点像泡在药水里一样令人陶醉!一个多小时的泡洗,走出来时,人轻飘飘的,好似入了仙境。管理员说:“要坐在那里休息才能恢复正常。”我看大伙都在平台上午餐,于是我拿出自己的干粮和罐头远离他们,找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会儿,这样可以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因为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是上山来挣钱的,他们是党团支部庆祝党的生日来搞活动的。(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