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知青支青 >

聂忠根坚守了35年不变的友情

时间:2012-02-23 12:13来源:兵团农一师 作者:龚喜杰、李怀生 点击:
为了一个承诺,聂忠根坚守了35年不变的友情 聂忠根上海知青

 

      2009年4月27日,一个简朴的葬礼在314国道沙井子段的农一师二团墓地举行。葬礼上,一位头发斑白的六旬老人凝望着棺材中的死者,两行混浊的泪水缓缓顺着脸颊往下淌。

←上海老知青聂忠根

  “老聂,你伺候朋友35年,已经仁至义尽了。朱永康地下有知,会感激你的,你就不要伤心了。”一位年轻人劝说着。

  “我伺候他35年,是我的缘分。如今他一个人去了,我心里空落落地难受。”老人哽咽着说。

  老人名叫聂忠根。从1974年冬天起,他和朋友辛银龙夫妻先后伺候着双腿残疾、同为上海知青的朱永康,一直到朱永康去世。

  命运使他们成了朋友

  1963年9月,16岁的聂忠根和众多知识青年一起,坐上西去的列车,来到新疆。到达阿克苏垦区农一师二团4连时,接待他的是两个小伙子,其中一位叫朱永康,另一位叫辛银龙。他们比聂忠根早一个月来到这里。

  “当时,老朱握着我的手说,我们都是上海来的,以后要相互帮助。”没有见过土坯房、大通铺的聂忠根,听了朱永康的话,格外亲切,把朱永康和辛银龙当成了亲人。

  朱永康人虽然小,但很机灵,还有文化。每天晚上,他都要给大家讲故事,讲《水浒传》《三国演义》,还教大家学英语。

  “那时候没有电,更谈不上电视、收音机了,大家全靠他的故事来丰富生活。”聂忠根说,由于和朱永康铺挨着铺,平时两人有什么知心话,也共同分享。

  “文革”中朱永康成了残疾人

  随着“文革”中武斗的不断升级,25岁的朱永康遭受到了严重的政治打击。小伙子被孤立了起来。

  从那以后,大家很少看到朱永康的身影。聂忠根到他那里几次,都看到他的门上着锁。

  那年12月底的一天,趁着星期天,聂忠根悄悄来到朱永康住的地方,见门没有挂锁,就喊了几声,却没有人答应。然而,一股臭味却从门缝里飘了出来。

  “他出什么事了?”聂忠根脑子里一激灵,推开房门闯了进去。房子里冷冰冰的,又阴又暗。他点亮马灯,见床上躺着一个人。

  “我一看是朱永康,叫了他一声,他看看我,没有吭声。我忙掀开被子,见床上都是屎尿,结成了冰坨。”聂忠根说。

  大家把朱永康送到了医院。

  但是,由于冻得太久,朱永康的下肢已经发黑,彻底坏死,医生不得不给他做了截肢手术。

  然而,更为严重的是,朱永康由于过度压抑,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头脑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伯父,你就将永康交给我好了”

  一个下不了床的精神病人,谁又愿意服侍他呢?连队派了好几个小伙子,有的害怕站错了队伍受到牵连,有的受不了朱永康犯病时的疯狂,有的受不了他拉在床上的屎尿臭味,都不愿意去。

  聂忠根说,“我说我去吧。主要是我想起了他说过的那句话,以后无论有什么难,都要相互帮助,所以我不能离开他。”

  疯疯癫癫的朱永康,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双腿已经残废。他经常往床下跳,有时候自言自语,一口饭也不吃,饿三四天也没有反应。

  “他跳下床,摔得双腿血肉模糊。医生就把他拴在床上。我哪里也不敢去,整天守着。”聂忠根说。

  从1973年到1976年,聂忠根先后带着朱永康到农一师医院和乌鲁木齐、石河子等地医院看过病,两人有1000多天都是在医院里度过的。

  1976年秋,朱永康的父亲从上海赶到农一师二团,看望自己瘫痪在床的儿子。见到儿子神志不清、疯疯癫癫的样子,他痛哭了一天。

  看到朱永康父亲爬上了头顶的白发,聂忠根说:“伯父,要是你放心的话,就将永康交给我好了。我只要在这儿一天,就和他吃住在一起,照顾他一天。”

  看着一脸平静的聂忠根,老人扑通一声跪倒在聂忠根面前。

  在场的领导关切地问:“小伙子,你能行么?”

  “行,革命战士没有什么不行的!”聂忠根响亮地回答。

  粗心小伙子变成了“假婆娘”

  从此后,聂忠根默默地承担了护理朱永康的全部责任:抱朱永康起睡、翻身,为朱永康理发、洗脸、刷牙、把屎、把尿、喂饭、洗衣服等等,成了他每天的必修课。

  有时候,朱永康并不领情。喂他饭,他不吃;喂他水,他不喝;给他洗澡,他不干。有时还骂聂忠根。

  经过聂忠根的耐心劝导,朱永康才消除了敌意,把聂忠根当成了唯一的亲人。如果聂忠根有事委托他人代喂,他就死活不吃。

  “那时候,都是大锅饭,饭菜天天都差不多。为了让他吃一点好的,我花两块钱买了口锅,经常买一点肉,给他炖着吃。”聂忠根说。

  朱永康长期瘫痪在床,不能运动,每次大便都十分困难,憋得肚子鼓起来,痛苦地呻吟。聂忠根就把朱永康放在高一点的地方,自己趴在地上用手去帮他抠。

  “我们看一个大小伙子,比一个女人还耐心,当时就取笑聂忠根,说要是谁嫁给他,那可有福气。”已经90高龄、曾经担任过上海知青班班长的文典支老人说。

  为此,聂忠根还落下一个“假婆娘”的外号。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