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疆兵团 > 知青支青 >

一个柳沟知青的随想曲

时间:2012-06-10 11:02来源:125团 作者:徐根宝 点击:
知青支边随想曲 1、美丽的歌曲、 2、深情的一别 3、西行记。作者 徐根宝 生活在柳沟125团唯一的上海知青

1、美丽的歌曲

      1966年3月的小阳春,悄悄地来到了中国的大都市上海,到处都是春天的气息,空气适宜,人们的精神愉悦,公园里的老头们舞箭弄刀的,提笼架鸟的,老太太们漫步走游的,坐下闲谈的……南方青枝绿叶显现出大都市风景的一角。
       刚开学,学校里新老同学和老师的认识,座位的改变,班级之间的交流等等。一片热闹的景象,充实着校园每个角落。

      我们班的主任老师在教室上课前,对全班的同学说:“今天下午三点,我们全校到《百乐门》大戏院开会,看电影不要迟到。现在上课。”下午三点正全学校的师生准时来到大戏院门口排队入场。看电影的还有其他学校的学生和老师。进了大戏院,我们坐在楼上的第四排,我往下一看整个大戏院,坐无虚席满满当当的,戏院的音响播放着“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我们年轻人,有颗火热的心‘等红极一时的歌曲。三点半,有个干部走上台来说”各位同学,各位老师们,今天我们区教委组织各学校来到这里开个动员大会,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党中央的号召,要求年轻人应该志在四方到边疆去,到新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下面由静安区委书记作动员报告大家欢迎!在大家的掌声中,区委书记走上了讲台... ...。大会开了一个半小时,接近尾声,干部主持人说“同学们,老师们,大会结束后,有个电影,希望大家好好的认真的看看,谢谢”。
       下午五点一刻,随着音乐声的传来,银幕上出现《军垦战歌》的片名,内容现在还能记得一些:大致是粮满仓,鱼满船,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大路宽宽,条田方方,棉花白白,稻麦金黄,城市整洁交通繁忙。一片美丽的丰收景象。在一个粮满仓,鱼满船的镜头下,渐渐传来美丽动人的歌声:“人...人那都说江南好,我说边疆赛江南,哎...来来也哎赛呀赛江南... ...。一曲《边疆处处赛江南》在当时不满16岁的我的脑海里,深深的烙下了印象。
      影片放完了,人们都散场了,我还在座位上回味这美丽动人的影片和乐曲。就这一曲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不归之路——走啊——新疆去!

  2、深情的一别    

          父亲,母亲。在人们的眼中是最崇高的:因为他(她)们给了下一代宝贵的生命,因此在下一代的心目中对自己父母是永远的敬仰,崇拜和呵护。
       善良的父亲非常疼爱我,父亲的书法文笔是我的偶像,但我永远也学不象。

       在以后的五年中我和父亲相依为命的生活着,每天父亲去上班,我收拾完家务,也背上书包去学校上学。每逢星期天、过年过节,我总是要彻底地打扫卫生,洗完衣服做好饭,等着父亲下班。这时父亲总会给我一个惊喜:从他的微薄的工资里给我买个笔,砚,本什么的......

       当父亲得知我要去新疆时,跟我谈了好长时间的话,知道我的决心-一切都无法挽回时,我父亲转身伤心地流下了眼泪。在我母亲有病逝世时,我父亲没流眼泪,三年灾害生活困难时也没流眼泪,这次却流下了眼泪。多么深情的眼泪。我却体会不到当时的情感。
     经过两三个月的准备和手续,我终于要踏上西去的旅程了。
     1966年7月7日晚上11点45分。我永远忘不了这一晚,在上海老北站西去《上海—乌鲁木齐》的列车上,我站在车箱门口,望着送我的父亲,他眼眶里的眼泪在闪动。随着列车的徐徐开动,锣鼓参天,人们欢送的呼声中,我似呼感觉到---我的父亲慢慢的瘫坐在站台上------。
     我脑海里一片空白和轰鸣。我从没流过泪的眼睛里这时也流下了泪水,不知感情的泪水。
     今天,39年后的今天,我才懂得,那是多么苦涩的泪水,辛酸的泪水啊

     我父亲和我那最后相依为命的深情一别的泪水......。
                                                                                   2004年12 月       


      3、西行记

       列车慢慢驶出了上海站正在加速往西而去,车厢里热闹非凡。支青们还沉浸在欢乐中 ,有的唱歌,有的谈抱负,有的谈理想,有的在小声的哭,有的在吃零食,真是什么都有。我却在沉默中思想,到底在想什么,我也不知道。头脑中一片空白,渐渐地疲倦了,困了,不知不觉的坐在椅子上睡着了......。“怎么停车了啊”?突然有人喊,我被惊醒了,我们支青谢立苏说:“ 到了我国的古都南京”。(原来在60年代南京长江大桥还没有建起来,长江南北要靠轮渡船的开行才能交通。后来建了南京长江大桥长江南北才畅行无阻了那是后话。)这时我问谢立苏:“几点了”,谢立苏说快六点了。天刚蒙蒙亮。到了六点零五分时,列车被解列了,一辆一辆的用火车头推上了轮渡船,等列车全上了轮船后,船就开动了向对面行去。到了对面,列车一辆一辆被火车头拉出轮船编好组,这时已经七点半了,过了大约十分钟列车就开动了,直向对面的浦口站开去......。支边的第一天就这样渡过的。
       从河南的郑州站起到新疆的哈密站止,一路上 大约经过148个山洞,这是我和同座位的一个小青年共同努力记录下来的,数据到了甘肃的乌梢岭我们的列车都是一火车头在前,一火车头在列车尾,牵引着列车时而盘山而上,时而“之”字形而下,看到这美丽而惊险的场景,这大山这铁道这车站,展现了修路科学家的智慧和胆量。
       列车经过三天四夜的奔波终于到了新疆的乌鲁木齐车站。我们这些支青骄子们走进了新疆兵团招待所。经过两天的休整,就坐上早已准备好的解放车,向西一路颠簸着向我们的终点站-——第二故乡125团(原25团),奔弛而去......。
       一路上看到的是麦子黄了,油菜黄了,棉花正青枝绿叶,玉米开花的景象。那时的一路很荒凉,没有高楼没有大厦,经过一天的奔波,我们来到了125团的老团部招待所。还没下车,就听的了锣鼓震天响,红旗招展,125团的人很热情,夹道欢迎,从柳沟大桥一直排到老团部招待所,这时我仔细观察了一下,人们很热情,场景很排场的欢迎我们从大上海来的支边青年们。但周围的房屋却是土坯盖的很破烂,只有招待所还算是比较好的,商店小小的,邮局矮矮的,银行在一间旧土坯房里,加上招待所,这就是125团的原来的25团的司令部。这天我们虽然吃的很好,休息的也很好,但我们这些上海来的支青娇子们,却高兴不起来,有的还偷偷的哭了,明天,明天会是什么样子呢。电灯,电话在哪里?楼上楼下又在哪里?...... 
                                                                                                   2004年12月20日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6)
66.7%
踩一下
(3)
33.3%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